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作者/出處
顯示全部...
隱藏...
西都作西都作
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懶慢帶疏狂。曾批給露支風敕,累奏留雲借月章。我是清都1山水郎2,天教懶慢帶疏狂3曾批給露支風敕,累奏留雲借月章4
我是天宮中管山水的郎官,秉性懶散又疏狂。天帝曾特別批給我管領風露的詔命,我也曾為了留雲借月,上了幾次奏章。
詩萬首,酒千觴。幾曾着眼看侯王?玉樓金闕慵歸去,且插梅花醉洛陽。詩萬首,酒千觴。幾曾着眼看侯王?玉樓金闕56歸去,且插梅花7醉洛陽。
吟詩萬首,飲酒千觴,那曾正眼看過將相侯王?白玉樓、黃金闕,我都懶得歸去,只願頭簪梅花,醉倒在洛陽。

導賞

這首詞的上片通過浪漫的想像,把自己塑造成「懶慢帶疏狂」,不受禮法拘束的天宮浪子,只管風露雲月的生活,活潑地抒發了詞人的隱逸情懷。下片專抒自己陶醉在詩酒生活天地的豪曠,並以「幾曾着眼看侯王」,顯示公侯帝王,都不在眼裏,只願「且插梅花醉洛陽」,凸出本詞的主旨。整首詞灑脫爽利,清新脫俗,是一首極為出色的婉麗小令。

查閱次數:5909
資料來源:
朗讀:錢景亮(粵)、張雅茜(普)
|
註釋、譯文:邱鎮京、邱宜文,《古典詩詞鑑賞》,文津出版社
|
導賞:邱鎮京、邱宜文,《古典詩詞鑑賞》,文津出版社(文)、馮倩雯(粵)、程廣寬(普)

作者/出處

朱敦儒

朱敦儒(一〇八一──一一五九),字希真,號岩壑老人,河南洛陽人。志高行潔,有名望。欽宗靖康年間,召至東京,將授以學官,他推辭不受。金人南侵,北宋覆亡,他逃難客居南雄州(今廣東南雄一帶)。高宗紹興年間,因大臣薦舉,被召見,議論明暢,得到高宗的賞識,賜進士出身,為秘書省正字。累遷至兩浙東路提點刑獄(掌管本路司法、刑獄,監察地方官員)。因主張抗金,與主戰派大臣李光交結,遭到秦檜黨徒的彈劾,被罷官。晚年畏懼秦檜的權勢,受其籠絡,出任鴻臚寺少卿(鴻臚寺是掌管外交、祭祀、皇族及大臣喪葬等事務的機構,少卿為副長官),成了他一生的污點。秦檜死後,再次罷官。他擅長詩詞,詞名尤卓著。有《樵歌》。今存詞二百四十餘首,多隱逸之作,清曠明潔。南渡初期,也寫過一些憂傷國事的詞篇,沉鬱而悲涼。

查閱次數:2293
資料來源:
邱鎮京、邱宜文, 《古典詩詞鑑賞》,文津出版社

創作背景

此詞原題「西都作」。西都是指洛陽。據《宋史‧文苑傳》載:「靖康中召朱敦儒至京師,將處以學官。敦儒辭曰:麟鹿之性,自樂閑曠,爵祿非所願也,固辭還山。」這首詞大約是南渡前,從汴京回洛陽後所作。詞中充分表現出他那超脫不羈,卑視權位的個性。

資料來源:
邱鎮京、邱宜文,《古典詩詞鑑賞》,文津出版社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文精讀 流動應用程式
app1 app1app3
支援Android 6丶IOS 10 或以後的版本
© 2024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