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作者/出處
顯示全部...
隱藏...
夫何一佳人兮,步逍遙以自虞。魂踰佚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獨居。言「我朝往而暮來」兮,飲食樂而忘人。心慊移而不省故兮,交得意而相親。夫何一佳人兮,步逍遙以自虞1魂踰佚而不反兮,形枯槁2而獨居。言「我朝往而暮來」兮,飲食樂而忘人3。心慊移4而不省故兮,交得意而相親。
一位美好的女子,在緩步,在默默自思。她的心魂似乎遠去不回;她的形貌正在孤獨中憔悴。她想着:記得君王曾經說每天總會來,但現在酒宴歡樂,便忘記了我。君王的心思已經轉變,再不想起舊人;他只是和得他心意的人去親近。
伊予志之慢愚兮,懷真慤之懽心。願賜問而自進兮,得尚君之玉音。奉虛言而望誠兮,期城南之離宮。修薄具而自設兮,君曾不肯乎幸臨。伊予志之慢愚兮,懷真慤之懽心。願賜問而自進兮,得5君之玉音。奉虛言而望誠兮,期城南之離宮6。修薄具7而自設兮,君曾不肯乎幸臨。
我仍然是那樣痴,總抱着真誠的心思;總希望君王會賜問使我能見他,總希望能奉到君王的詔諭。我記着他從前的空話便真真在希望,在城南的離宮裏我等候君王;我自己準備了菲薄的菜餚,但君王並不曾來到。
廓獨潛而專精兮,天飄飄而疾風。登蘭臺而遙望兮,神怳怳而外淫。浮雲鬱而四塞兮,天窈窈而晝陰。雷殷殷而響起兮,聲象君之車音。飄風廻而赴閨兮,舉帷幄之襜襜;桂樹交而相紛兮,芳酷烈之誾誾。廓獨潛而專精兮,天飄飄而疾風。登蘭臺而遙望兮,神怳怳而外淫8。浮雲鬱而四塞兮,天窈窈而晝陰。雷殷殷而響起兮,聲象君之車音。飄風廻而赴閨兮,舉帷幄之襜襜9;桂樹交而相紛兮,芳酷烈之誾誾10
我獨自憂思,別的甚麼都不想;天空又忽然有一陣風過去。走上蘭台我眺望遠處,心神在震動中似乎散去。四方厚重的雲塞住天空,雖是白日天色已經昏沉;正有一陣陣雷響,好像是君王的車聲。微風吹過重門,掀動帷帳;外面的桂樹雜發,正散出濃香。
孔雀集而相存兮,玄猿嘯而長吟。翡翠脅翼而來萃兮,鸞鳳翔而北南。心憑噫而不舒兮,邪氣壯而攻中。孔雀集而相11兮,玄猿嘯而長吟。翡翠脅翼而來萃兮,鸞鳳翔而北南。心憑噫而不舒兮,邪氣壯而攻中。
幾隻孔雀飛來,似乎在一起互相問候;幾頭黑猴子鳴嘯,似乎牠們在吟詩;翡翠鳥歛翼飛聚,鸞鳳或南或北地高飛。我長長吁氣,又覺得一陣不安,似乎愁思在攻入我心。
下蘭臺而周覽兮,步從容於深宮。正殿塊以造天兮,鬱並起而穹崇。間徙倚於東廂兮,觀夫靡靡而無窮。擠玉戶以撼金鋪兮,聲噌吰而似鐘音。刻木蘭以為榱兮,飾文杏以為梁。下蘭臺而周覽兮,步從容於深宮。正殿塊以造天12兮,鬱並起而穹崇。間徙倚於東廂兮,觀夫靡靡13而無窮。擠玉戶以撼金鋪14兮,聲噌吰15而似鐘音。刻木蘭以為16兮,飾文杏以為梁。
從蘭台下來我環顧四方,慢慢地走遍整個宮廷。這裏高大的正殿直接天空,那樣大又那樣高;歇一會兒我在東廂徘徊,靜看無限景色的精細美好。我靠着玉門去搖動門上的金環,噌吰之聲就像鐘音一樣。這裏雕刻了木蘭樹材作屋椽,漆飾了文杏木來作屋樑,
羅丰茸之游樹兮,離樓梧而相撐。施瑰木之櫨欂兮,委參差以槺梁。時彷佛以物類兮,象積石之將將。五色炫以相曜兮,爛耀耀而成光。緻錯石之瓴甓兮,象瑇瑁之文章。丰茸之游樹17兮,離樓梧18而相撐。施瑰木之櫨欂19兮,委參差以槺梁20。時彷佛以物類兮,象積石之將將21。五色炫以相曜兮,爛耀耀而成光。緻錯石之瓴甓22兮,象瑇瑁23之文章。
那樣多的成羣浮柱,還有許多木柱支在斜柱兩旁;另有瑰奇的樹材作成壁柱,來承住上面的虛樑。恍惚地我看着這樣的建築,心情像流水一樣地不寧。五色的光華閃耀,溝底磚石上是玳瑁花紋。
張羅綺之幔帷兮,垂楚組之連綱。撫柱楣以從容兮,覽曲臺之央央。白鶴噭以哀號兮,孤雌跱於枯楊。日黃昏而望絕兮,悵獨托於空堂。張羅綺之幔帷兮,垂楚24之連綱。撫柱楣以從容兮,覽曲臺之央央25。白鶴26以哀號兮,孤雌27於枯楊。日黃昏而望絕兮,悵獨托於空堂。
懸掛着絲織的帷幔,繫着帷幔的是南方的寬長絲帶。摩索着柱子我來往徘徊,忽然覺得迴曲的台殿太大。白鶴發出嗷嗷的哀鳴,孤獨的雌鳥停在枯萎的楊樹上。已經日近黃昏再看不見遠處,只我獨自在空堂中惆悵。
懸明月以自照兮,徂清夜於洞房。援雅琴以變調兮,奏愁思之不可長。按「流徵」以卻轉兮,聲幼妙而復揚。貫歷覽其中操兮,意慷慨而自卬。左右悲而垂淚兮,涕流離而從橫。舒息悒而增欷兮,蹝履起而彷徨。懸明月以自照兮,徂清夜於洞房。援雅琴以變調兮,奏愁思之不可長。按「流徵」28以卻轉兮,聲幼妙29而復揚。貫歷覽其中操兮,意慷慨而自30。左右悲而垂淚兮,涕流離而從橫31。舒息悒而增欷兮,蹝履32起而彷徨。
明月掛在天空照我一人,房中又是長夜淒清。取琴來彈一個異常的調子,奏出我愁思的不能再深;我彈一曲「流徵」音響低徊,由微細的音轉往高音。一節節依次下去我尋覺一個中操,心意又抗揚激厲。左右的人聽着都悄悄垂淚,我也流涕。我悒悒地歎息增高了啜泣的餘聲,用足趾挑起鞋子彷徨起步;
揄長袂以自翳兮,數昔日之諐殃。無面目之可顯兮,遂頹思而就牀。摶芬若以為枕兮,席荃蘭而茝香。忽寢寐而夢想兮,魄若君之在旁。惕寤覺而無見兮,魂迋迋若有亡。眾雞鳴而愁予兮,起視月之精光。揄長袂以自翳兮,數昔日之33殃。無面目之可顯兮,遂頹思而就牀。摶芬若34以為枕兮,席荃蘭而茝35香。忽寢寐而夢想兮,魄若君之在旁。惕寤覺而無見兮,魂迋迋36若有亡。眾雞鳴而愁予兮,起視月之精光。
拉起自己的長裙掩面,將舊日的罪過一一默數;我已然覺得無面見人,只好放開思慮上牀去。作席枕的都是香草——有芬若,有荃蘭;不知不覺地入睡了,夢中恍見君王在我旁邊。驚醒來並不見君王,心魂在驚懼裏如有所失。一片雞鳴撩起我的愁情,又起來看明朗的月色。
觀眾星之行列兮,畢昴出於東方。望中庭之藹藹兮,若季秋之降霜。夜曼曼其若歲兮,懷鬱鬱其不可再更。澹偃蹇而待曙兮,荒亭亭而復明。妾人竊自悲兮,究年歲而不敢忘。觀眾星之行列兮,畢昴37出於東方。望中庭之藹藹兮,若季秋之降霜。夜曼曼其若歲兮,懷鬱鬱其不可再更。澹偃蹇而待曙兮,荒亭亭而復明。妾人竊自悲兮,究年歲而不敢忘。
我看見天上眾星成行;那是畢星和昴星,已經出現在東方。遙望庭院中的陰陰淡月,似乎是深秋時正下秋霜。漫長的夜真是如年,不堪經受不解的憂傷。曙光點點搖露,從遠處漸漸天明;我悄然地自己哀憐,這樣窮年累月不敢忘君。

導賞

這是一篇抒情的「古賦」,正如創作背景所提到,這賦是替陳皇后作的,所以全文皆就被謫后妃之悲怨下筆;而以深夜徘徊,思君不已之意作結。作者極能設身處地,想像出了陳皇后離宮自愁的心情。起初講到「雷殷殷而響起兮,聲象君之車音。」差不多一一都足以引起她的幻想。後來思念到涕淚縱橫,「忽寢寐而夢想兮,魄若君之在旁。惕寤覺而無見兮,魂迋迋若有亡。眾雞鳴而愁予兮,起視月之精光。」這又是如何地淒清孤獨!夜不成寐,起來竚立以待天明;君王的心縱如鐵石,也必為這種哀怨的痴情所銷鎔了。

查閱次數:4001
資料來源:
朗讀:(粵)、程廣寛(普)
|
註釋、譯文:《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
導賞:《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文)、楊桂康(粵)

作者/出處

司馬相如

司馬相如(公元前一七九——一一七),字長卿,漢蜀郡成都人。少好讀書,學擊劍,以貲為郎。景帝時,為武騎常侍。時梁孝王來朝,他見孝王好客,便稱病辭職,到孝王那裏做食客去,因此得和當時的辭賦作家如枚乘、莊忌、鄒陽等人相交接,這時他就寫出來了一篇《子虛賦》。後來梁孝王死了,他回到故鄉,和臨邛地方的富家女卓文君發生了戀愛。文君是一個寡婦,既然愛上相如,便跟着他逃走了。但相如家裏很窮,沒有辦法度日,只好把家私賣去,開了一家酒店,命文君當罏,自己穿了短褲做酒保。後來給卓文君的父親知道了,便分給他們些財產,相如因此就很富有了。他所寫的那篇《子虛賦》流傳到宮中,漢武帝讀了很稱讚,說:「朕獨不得與此人同時!」。時蜀人楊得意為狗監,侍武帝,便對武帝說:「這是我的同鄉司馬相如做的。」武帝於是召見相如,相如又獻《遊獵賦》,武帝大悅,命為郎,後又拜為中郎將,建節使於西南。於武帝元狩六年病卒。他所作的賦,今整篇存者,只有《子虛賦》《哀秦二世賦》《大人賦》《長門賦》四篇而已。《古文苑》載有《美人賦》一篇,恐係六朝人偽託。他的賦,敷陳辭藻,典麗華贍,極盡鋪張揚厲的能事,後世作家,凡寫遊獵之盛、宮室之美者,都逃不出他的典型。

查閱次數:1274
資料來源:
《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創作背景

長門,漢宮名。據《昭明文選》所載《長門賦》原序說,漢武帝的陳皇后,有色而頗妒,武帝別有所幸,把她貶在長門宮。她愁悶悲思,聽說武帝很愛讀司馬相如的賦,便打發人送給相如黃金百斤,請他寫了這篇賦,給漢武帝看,以感君王之心。武帝讀了,陳皇后果又得幸。可見這篇文章的力量之大,但稿費也頗為昂貴呢!

資料來源:
《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文精讀 流動應用程式
app1 app1app3
支援Android 6丶IOS 10 或以後的版本
© 2024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