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classicalchineseliterature.org
氓之蚩蚩,抱布貿絲。匪來貿絲,來即我謀。送子涉淇,至于頓丘。匪我愆期,子無良媒。將子無怒,秋以為期。氓之蚩蚩1抱布貿絲23來貿絲,來即我謀4送子涉淇5,至于頓丘6。匪我愆期7,子無良媒。8子無怒,秋以為期9
那個憨厚的小夥子,拿着布來找我買絲。其實他不是真來跟我買絲,而是藉機來向我提婚事。我依依不捨地送你回去,不但涉過了淇水,還一直送到頓丘。並不是我要延誤婚期,實在是你沒託個好媒人來正式提親。這樣吧請你不要生氣,我們就約好秋天做為婚期。
乘彼垝垣,以望復關。不見復關,泣涕漣漣。既見復關,載笑載言。爾卜爾筮,體無咎言?以爾車來,以我賄遷。乘彼垝垣10,以望復關11。不見復關,泣涕漣漣12。既見復關,載笑載言。爾卜爾筮13體無咎言14?以爾車來,以我賄遷15
爬上那壞掉的城牆,遠遠望向你住的地方。望不到你來迎娶,我止不住淚水落個不停。終於見到了你來迎娶,我高興的邊說邊笑個不停。你占卜這親事的結果,沒有不吉的徵兆。就駕着你的車來迎娶,我收拾好財物嫁妝,登車跟你回去。
桑之未落,其葉沃若。于嗟鳩兮,無食桑葚。于嗟女兮,無與士耽!士之耽兮,猶可說也。女之耽兮,不可說也。桑之未落,其葉沃若16于嗟鳩兮,無食桑葚17。于嗟女兮,無與士耽18!士之耽兮,猶可19也。女之耽兮,不可說也。
桑樹還沒落葉的時候,它的葉子光潤肥嫩。可嘆呀那斑鳩鳥,勸你千萬不要誤食桑葚。可悲呀女孩子家們,勸你千萬別愛上男人。男人要是沉溺在愛情裏,有了過失還能彌補,女人如果為愛情昏了頭,失去貞信就沒法解脫。
桑之落矣,其黃而隕。自我徂爾,三歲食貧。淇水湯湯,漸車帷裳。女也不爽,士貣其行。士也罔極,二三其德。桑之落矣,其黃而隕20自我徂爾21三歲食貧22。淇水湯湯23漸車帷裳24。女也不25士貣其行26士也罔極27二三其德28
桑樹開始凋零了,葉子就會變黃掉落。自從我嫁到你家去,三年來都是貧困難過。(被你遺棄回娘家的路上),淇水湯湯的流着,水花濺濕我車上遮蓋的帷帳。我沒有做錯任何事情,是你改變了自己的承諾和言行。男人的心意這般難測,再三反覆不能如一。
三歲為婦,靡室勞矣。夙興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于暴矣。兄弟不知,咥其笑矣。靜言思之,躬自悼矣。三歲為婦,靡室勞矣29夙興夜寐30靡有朝矣31言既遂矣32,至于33矣。兄弟不知3435其笑矣。靜言思之,躬自悼矣36
嫁給你三年做你妻子,忙裏忙外持家這樣操心。每天早早起來很晚才睡,從沒一天能夠休息。你跟我的婚事才剛說定,就已開始對我暴虐無信。兄弟們不知我回來的原因,還以為是我不好對我訕笑嘲譏。靜下心來想想自己的遭遇,也只能自己為自己傷心。
及爾偕老!老使我怨。淇則有岸,隰則有泮!總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及爾偕老37!老使我怨。淇則有岸,隰則有泮38總角之宴39,言笑晏晏40信誓旦旦41,不思其42反是不思43亦已焉哉44
當初約好要和你一起到老,現在想起到老的誓言只能怨嘆。看那淇水雖盛還有個邊,低地雖濕還有個岸,(你的言行也應該有個止限)。小時候我們梳了總角一塊兒玩,有說有笑多麼開心;你那麼誠懇地對我立下誓言,現在卻不想想過去的情。你既然不念及舊情,我也只能就這麼算了吧!

導賞

《氓》,《衛風》,這是一首棄婦詩,描寫一女子從訂婚、嫁娶,最後終至見棄的過程。
全詩六章,第一、二章追述其與氓相愛及成婚的經過;「送子涉淇」、「乘彼垝垣」之舉,皆見女子之情意深重,適與男方「子無良媒」之無心相對。「秋以為期」則已伏下後文婚變之兆,按《周禮・地官・媒氏》:「仲春之月,令會男女。於是時也,奔者不禁。」蓋古以春為婚期,秋主肅殺,未有婚者也。第三章以鳩食桑葚之喻提出警語,追悔過去陷入愛情不能自拔的輕率決定。第四章言其見棄返家之痛。第五章述己持家之辛勞,證女方婦德無失,奈何竟遭丈夫與兄弟之不善回應;連用六個「矣」字,見其嘆息之至。第六章回述過往兩人信誓旦旦之語,和青梅竹馬的深厚情誼;蓋仍欲喚起丈夫之舊情,冀能回心轉意也。全篇布置迂迴婉曲,感人至深。
《氓》與《邶風・谷風》同為《詩經》中的棄婦詩,然其技巧與意旨均高於《谷風》。全篇以第一人稱口吻敍述,娓娓道來,令人落淚。女主人公三次提到淇水,三次皆為不同情景。首見淇水正是兩人繾綣之時,「送子涉淇,至於頓丘」,依依難捨浮於字句;二涉淇水則已見棄別離,「淇水湯湯,漸車帷裳」,以水聲與帷裳之濕隱喻其悲泣。三言淇水用嘆士人之無行,「淇則有岸,隰則有泮」以見人心難測,喜劇成悲。篇中稱其夫亦有四轉,由首章之「氓」與「子」,既而稱「爾」,復稱「士」,見二人感情之由疏見親,而又由親而疏之變化。通篇技法高超,情景相融;尤其末句溫柔敦厚,雖有痛悔,仍以良善之心作結,但求己不負人,而無報負怨恨,實為《詩經》中難得一見的敍事良篇。
查閱次數:630
資料來源:
朗讀:馮倩雯(粵)、程廣寬(普)
|
註釋:《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
譯文:邱宜文,《古詩選讀》,文津出版社
|
導賞:邱宜文,《古詩選讀》,文津出版社(文)、馮倩雯(粵)

作者/出處

《詩經》

《詩經》,原名《詩》或《詩三百》,漢儒尊稱《詩》為經,故稱《詩經》,至今相沿不改。《詩經》是我國成書最早的詩歌總集,大約成書於公元前六世紀,據說曾經過孔子的刪訂,存三百零五篇,原作者不詳。《詩經》所收詩歌產生的時代,上起西周初期,下迄春秋中葉,前後約五百年。《詩經》分《風》、《雅》、《頌》三類。《風》包括周南、召南、邶、衞、鄘、王、鄭、齊、魏、唐、秦、陳、檜、曹、豳十五部分,合稱十五《國風》,共一百六十篇。《風》是地方土調,大部分屬民間歌謠,小部分屬貴族作品。《雅》原是周代朝廷樂歌的名稱,內容以史事和祭祀為主。分《小雅》、《大雅》,共一百零五篇。《大雅》大部分是西周初年的貴族作品,《小雅》是西周末東周初之作,有部分屬民間歌謠。頌分周頌、魯頌、商頌,共四十篇,是周王和各諸侯宗廟祭祀的樂歌。

《詩經》在中國文學發展史上有極重要的地位,為研究古代詩歌的創作技巧和文字聲韻提供了詳實的資料。《詩經》的內容,包括社會各階層的活動,從多方面反映了春秋中葉以前的歷史。《詩經》遭秦火後,漢初傳《詩經》者有魯、齊、韓、毛四家。至宋初,僅《毛詩》尚傳,其餘三家已散佚,只留下少量遺說。《毛詩》傳自毛亨和毛萇。《詩經》歷來注本多不勝數,清人王先謙撰有《詩三家義集疏》,是較為普及的綜合注本。

查閱次數:923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創作背景

《氓》選自《詩經.衛風》,版本據《先秦兩漢古籍逐字索引》。《衛風》是十五國風之一。衛,國名,國都朝歌,即今河南淇縣。《毛詩序》云:「《氓》,刺時也。宣公之時,禮義消亡,淫風大行。男女無別,遂相奔誘,華落色衰,復相棄背。或乃困而自悔,喪其妃耦,故序其事以風焉。美反正,刺淫泆也。」朱熹也說:「此淫婦為人所棄,而自敘其事,以道其悔恨之意。」一般人認為是棄婦自傷之作,記述自己由戀愛、結婚而至被遺棄的不幸遭遇。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精讀 流動應用式
app1 app1 app3
© 2021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私隱政策|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