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作者/出處
顯示全部...
隱藏...
徐渭,字文長,為山陰諸生;聲名籍甚。薛公蕙校越時,奇其才,有國士之目。然數奇,屢試輒蹶。中丞胡公宗憲聞之,客諸幕。文長每見則葛巾烏衣,縱談天下事,胡公大喜。徐渭,字文長,為山陰諸生1聲名籍甚2薛公蕙校越3時,奇其才,有國士之目。然數奇4,屢試輒蹶。中丞胡公宗憲5聞之,客諸幕6。文長每見則葛巾烏衣,縱談天下事,胡公大喜。
徐渭,字文長,是山陰的秀才;名聲很高。薛公蕙在浙江作主考的時候,對他的才學大以為奇,稱他為國士。可是他運氣不好,屢次應考都失敗了。巡撫胡公宗憲聽說,便邀他去作幕客。文長每次謁見,都是頭帶麻布頭巾,身穿青色衣服,縱談天下大事,胡公非常欣賞他。
是時公數督邊兵,威鎮東南,介胄之士,膝語蛇行,不敢舉頭;而文長以部下一諸生傲之。議者方之劉真長、杜少陵云。是時公數督邊兵,威鎮東南,介胄之士,膝語蛇行7,不敢舉頭;而文長以部下一諸生傲之。議者方之劉真長、杜少陵8云。
那時胡公已經數次督師邊疆,在東南一帶威勢很重,手下的軍官都是跪着稟事,匍匐進退,不敢抬頭;文長不過是部下一個秀才,而竟和他傲然相見。別人把他比作劉真長、杜少陵一流的人。
會得白鹿,屬文長作表。表上,永陵喜。公以是益奇之,一切疏計,皆出其手。文長自負才略,好奇計,談兵多中,視一世無可當意者,然竟不偶。會得白鹿,屬文長作表。表上,永陵9喜。公以是益奇之,一切疏計,皆出其手。文長自負才略,好奇計,談兵多中,視一世無可當意者,然竟不偶。
那時偶而擒到一隻白鹿,命文長作一個奏表,報告皇上。奏表上去後;世宗皇帝很喜歡。胡公因此也更愛重文長,一切奏疏計劃,都由他經手草擬。文長自負有才華、能謀略,喜歡設計奇特的計謀,討論軍事問題也多半很中肯;他看天下人都沒有夠他標準的,可是終於無所遇合。
文長既已不得志於有司,遂乃放浪麯糵,恣情山水,走齊魯燕趙之地,窮覽朔漠。其所見山奔海立,沙起雷行,雨鳴樹偃,幽谷大都,人物魚鳥,一切可驚可愕之狀,一一皆達之於詩。其胸中又有勃然不可磨滅之氣,英雄失路、托足無門之悲。文長既已不得志於有司10,遂乃放浪麯糵11,恣情山水,走齊魯燕趙12之地,窮覽朔漠。其所見山奔海立,沙起雷行,雨鳴樹偃,幽谷大都,人物魚鳥,一切可驚可愕之狀,一一皆達之於詩。其胸中又有勃然不可磨滅之氣,英雄失路、托足無門之悲。
文長在政界既不得志,於是放縱地飲酒,任意遊山玩水,到華北一帶,遠遊沙漠。他所見的山奔海嘯,沙飛雷鳴,驟雨狂風,幽谷大城,人物魚鳥,一切可驚可愕的情狀,都一一用詩來表達。他心裏又有一腔蓬勃不可磨滅的氣勢,和英雄窮途、無處託身的悲憤。
故其為詩,如嗔如笑,如水鳴峽,如種出土,如寡婦之夜哭,羈人之寒起。雖其體格時有卑者;然匠心獨出,有王者氣;非彼巾幗而事人者,所敢望也。文有卓識,氣沈而法嚴,不以摸擬損才,不以議論傷格,韓曾之流亞也。故其為詩,如嗔如笑,如水鳴峽,如種出土,如寡婦之夜哭,羈人13之寒起。雖其體格時有卑者;然匠心14獨出,有王者氣15;非彼巾幗而事人者,所敢望也。文有卓識,氣沈而法嚴,不以摸擬損才,不以議論傷格,韓曾16之流亞也。
所以他所作的詩,像有一股怒氣,也像對人世傲笑,像江水出峽的激流,也像新苗破土的茁長,像寡婦在午夜的怨泣,也像旅客在霜晨的哀感。雖然所採的體裁格調有時比較卑下,但是有其獨特的巧思,不是那些像婦人女子一樣柔順阿諛的文人所能望其項背。他的文章有高明的意見,氣勢沈雄而章法謹嚴,文章形式雖或有所模仿,但並無損於其才情,文章內容雖或充滿議論,但並無傷於其風格,可說是韓愈、曾鞏一流的大家。
文長既雅不與時調合,當時所謂騷壇主盟者,文長皆叱而奴之,故其名不出於越,悲夫!文長既雅不與時調合,當時所謂騷壇主盟17者,文長皆叱而奴之,故其名不出於越,悲夫!
文長既然常和當時的格調不合,當時那些所謂文豪,文長都很不客氣地加以抨擊,認為不值一文;因此他的名聲不能傳到浙江以外的地區,真是可歎息的事!
喜作書,筆意奔放如其詩,蒼勁中姿媚躍出;歐陽公所謂「妖韶女老,自有餘態」者也。閒以其餘旁溢為花鳥,皆超逸有致。喜作書,筆意奔放如其詩,蒼勁中姿媚躍出;歐陽公18所謂「妖韶女老,自有餘態」者也。閒以其餘旁溢為花鳥,皆超逸有致。
他喜歡書法,筆力奔放像他的詩一樣,在蒼老遒勁之中透出秀姿,正是歐陽公所謂「美人遲暮,自有風姿」的那種。有時也以餘才來畫花鳥,都有超俗俊逸的韻致。
卒以疑殺其繼室,下獄論死。張太史元抃力解,乃得出。卒以疑殺其繼室,下獄論死。張太史元抃19力解,乃得出。
到後來,他受嫌疑謀殺他的續絃妻子,被捕下獄,判了死刑。張元抃翰林極力解救,才得釋放。
晚年憤益深,佯狂益甚。顯者至門,或拒不納;時攜錢至酒肆,呼下隸與飲;或自持斧擊破其頭,血流被面,頭骨皆折,揉之有聲;或以利錐錐其兩耳,深入寸餘,竟不得死。晚年憤益深,佯狂益甚。顯者至門,或拒不納;時攜錢至酒肆,呼下隸與飲;或自持斧擊破其頭,血流被面,頭骨皆折,揉之有聲;或以利錐錐其兩耳,深入寸餘,竟不得死。
晚年時他心中悲憤更深,更加裝瘋作癲。有時顯要的人去拜訪他,也拒絕見面;有時帶錢到酒館,叫一些販夫走卒一同喝酒;曾經自己用斧頭打破頭,血流滿面,頭骨都打碎了,揉起來發出聲音;又曾用尖錐刺自己的兩耳,插入一寸多,仍舊未死去。
周望言︰晚歲詩文益奇,無刻本,集藏於家。余同年有官越者,托以鈔錄,今未至。余所見者《徐文長集》闕編二種而已。然文長竟以不得志於時,抱憤而卒。周望20言:晚歲詩文益奇,無刻本,集藏於家。余同年21有官越者,托以鈔錄,今未至。余所見者《徐文長集》闕編二種而已。然文長竟以不得志於時,抱憤而卒。
據周望說,文長晚年的詩文更有奇氣,沒有刻印出版,只有原稿藏在家中。我同年中進士的朋友有一位到浙江作官,我託他把文長的存稿抄一份,到現在還未抄來。我所見到的《徐文長集》不過是二種殘缺不全的集子而已。而文長終於因為不得志而懷憤去世了。
石公曰︰先生數奇不已,遂為狂疾。狂疾不已,遂為囹圄。古今文人牢騷困苦,未有若先生者也!雖然,胡公閒世豪傑,永陵英主。石公22曰:先生數奇不已,遂為狂疾。狂疾不已,遂為囹圄23。古今文人牢騷困苦,未有若先生者也!雖然,胡公閒世豪傑,永陵英主。
石公評論道:先生命運壞到極點,於是成了癲狂;癲狂到了極點,於是招來牢獄之災。古今文人的困苦倒霉,沒有比先生更甚的了;雖然如此,胡公是很少有的豪傑,世宗皇帝是很英明的主上。
幕中禮數異等,是胡公知有先生矣;表上人主悅,是人主知有先生矣;獨身未貴耳。先生詩文崛起,一掃近代蕪穢之習;百世而下,自有定論。胡為不遇哉?幕中禮數異等,是胡公知有先生矣;表上人主悅,是人主知有先生矣;獨身未貴耳。先生詩文崛起,一掃近代蕪穢之習;百世而下,自有定論。胡為不遇哉?
胡公對先生特別優禮,可見胡公重視先生;皇上對先生的奏表很喜歡,可見皇上重視先生;只不過還沒有作大官而已。先生的詩文獨樹一幟,一掃近代污雜的習氣;將來自有定論。那麼又怎麼能說先生不遇呢?
梅客生嘗寄予書曰︰「文長吾老友,病奇於人,人奇於詩。」余謂文長無之而不奇者也!無之而不奇,斯無之而不奇也!悲夫!梅客生24嘗寄予書曰:「文長吾老友,病奇於人,人奇於詩。」余謂文長無之而不奇25者也!無之而不奇,斯無之而不奇也!悲夫!
梅客生曾經給我一封信,裏面說:「文長是我的老朋友;他的病比他本人更奇怪,他本人比他的詩更奇怪。」我認為文長是無一方面不奇怪的人!無一方面不奇怪,因此也無一方面不倒霉了!豈不可嘆!

導賞

本文為傳記體。記述一位先輩文人的遭遇與詩文造詣,以傳之後世。以記敍為主,參雜作者自己的評論。
本文可分四大段。第一大段(至「然竟不偶」)寫徐文長壯年的遭遇和表現。第二大段(至「皆超逸有致」)寫徐文長詩文書畫的成就。第三大段(至「抱憤而卒」)寫徐文長晚年的遭遇與表現。第四大段對徐文長一生作一總評。
徐文長是一個奇士、狂士;作者對他的處事為人,並不贊同,因此在文內隱寓微詞;例如在前段指出,胡宗憲對徐文長特加賞識,而徐文長自負才略,看不起天下所有人,因而與胡宗憲決裂;後段再補述:「胡公閒世豪傑」,暗示徐文長之失意,由於過份狂傲,應自己負責。
對於徐文長的詩文,作者雖然很讚賞,但也有微詞;例如說他的詩「體格時有卑者」,說他的文章有些模擬古人之處。
對於徐文長晚年的瘋狂行為,作者不忍直述,所以用「佯狂」字樣為之文飾。事實上,徐文長晚年是真正瘋狂了,殺害他自己的妻子大概也是神經錯亂時作出的,用斧頭利錐作自殺企圖,更不是佯狂的表現。因此作者雖然在前段說是「佯狂益甚」,到末段則補明「遂為狂疾」,而且牢獄之禍也是由於狂疾。
本文大體平平,比較精采的是討論徐文長詩文的那一段。

查閱次數:1728
資料來源:
朗讀:龔廣培(粵)、白雪蓮(普)
|
註釋、譯文:《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
導賞:《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文)、龔廣培(粵)、白晶(普)

作者/出處

袁宏道

袁宏道(公元一五七八──一六一零)字中郎,號石公,明公安(今湖北公安縣)人。年十六做學生的時候,就在城南組織了一個社團,自己做首領。常寫作詩歌古文,在本地有了一點聲名。他和他的哥哥宗道(伯修),弟弟中道(小修),被當時人稱為「三袁」。萬暦二十年(公元一五九二)舉進士,選為吳縣知縣。他做官清廉,遇事處理得快捷,因此政務清閒,天天和士大夫們談詩說文。以後做到吏部考功員外郎,擬訂「歲終考察群吏法」,成為明末的定制。後來因病辭職,在湖北的沙市修建了一座「硯北樓」,他住在裏面專門著述,但不久就死了。他們兄弟三人,對於當時的復古文學,都極力反對,主張詩文以清新輕俊,出自性靈為主。一時學者都樂於從其風格,稱他們所寫的詩文為「公安體」。著有《敝篋集》、《錦帆集》、《解脫集》、《瓶花齋集》、《瀟碧堂集》等。

查閱次數:1722
資料來源:
《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創作背景

徐文長(公元一五二一——一五九三),名「渭」,是一個比袁宏道年長四十七歲的文壇怪傑,他去世時七十二歲,袁宏道那時二十五歲。作者有感於徐文長的身世,所以為他作了這篇傳記。

資料來源:
《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文精讀 流動應用程式
app1 app1app3
支援Android 6丶IOS 10 或以後的版本
© 2024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