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作者/出處
顯示全部...
隱藏...
先君子嘗言︰鄉先輩左忠毅公視學京畿,一日,風雪嚴寒,從數騎出;微行入古寺廡下。一生伏案臥,文方成草;公閱畢,即解貂覆生,為掩戶。叩之寺僧,則史公可法也。先君子1嘗言:鄉先輩2左忠毅公視學京畿3,一日,風雪嚴寒,從數騎出;微行入古寺廡4下。一生伏案臥,文方成5;公閱畢,即解6覆生,為掩戶。7之寺僧,則史公可法8也。
先父曾經說起:同鄉前輩左忠毅公當年主持京畿一帶地方的考試,有一天,風雪交加,天氣很冷,他帶了幾個衛隊騎馬出門,秘密走進一所古寺的廊房。一個投考的學生伏在桌子上瞌睡,身旁故着一篇剛打好草稿的文章;左公把文章看完,便脫下貂皮袍子蓋到學生的身上,給他關上門。問了間寺裏的和尚,原來就是史公可法。
及試,吏呼名至史公,公瞿然注視。呈卷,即面署第一;召入,使拜夫人,曰︰「吾諸兒碌碌,他日繼吾志事,惟此生耳。」及試,吏呼名至史公,公瞿然9注視。呈卷,即面10第一;召入,使拜夫人,曰:「吾諸兒碌碌11,他日繼吾志事,惟此生耳。」
到了考試,司儀官唱名唱到史公,左公驚異地向他注視。交卷時,當面題為第一名;又召到府裏,使他拜見夫人,說:「我的幾個兒子都很凡庸,將來承繼我的志向和事業,只有這個學生了。」
及左公下廠獄,史朝夕獄門外。逆閹防伺甚嚴,雖家僕不得近。久之,聞左公被炮烙,旦夕且死;持五十金,涕泣謀於禁卒,卒感焉。及左公下廠獄12,史朝夕獄門外。逆閹防伺13甚嚴,雖家僕不得近。久之,聞左公被炮烙14,旦夕且死;持五十金,涕泣謀於禁卒,卒感焉。
後來左公被捕到東廠的監獄裏,史公朝朝暮暮在獄門外邊。逆閹戒備得很嚴密,就是家裏的僕人也不准接見。日子久了,聽說左公受了炮烙的苦刑,早晚就要死;便拿着五十兩銀子,哭着向獄卒要求,獄卒終於感動了。
一日,使史更敝衣草屨,背筐,手長鑱,為除不潔者;引入,微指左公處,則席地倚牆而坐,面額焦爛不可辨,左膝以下,筋骨盡脫矣。一日,使史更敝衣草屨15,背筐,手長16,為除不潔者17;引入,微指18左公處,則席地倚牆而坐,面額焦爛不可辨,左膝以下,筋骨盡脫矣。
一天,獄卒叫史公換上破衣草鞋,背着筐,手裏拿着長鑱,裝作掃除垃圾的人;把他引進來,暗暗指給他左公的地方,原來左公在那裏倚着牆坐在地上,面孔已經燒得焦爛看不出,左膝下面的筋骨完全脫落下來了。
史前跪,抱公膝而嗚咽。公辨其聲,而目不可開,乃奮臂以指撥眥,目光如炬,怒曰︰「庸奴!此何地也,而汝來前!國家之事,糜爛至此。老夫已矣,汝復輕身而昧大義,天下事誰可支拄者?不速去,無俟姦人構陷,吾今即撲殺汝。」史前跪,抱公膝而嗚咽。公辨其聲,而目不可開,乃奮臂以指撥19,目光如20,怒曰:「庸奴21!此何地也,而汝來前!國家之事,糜爛22至此。老夫已矣,汝復輕身而昧大義23,天下事誰可支拄者?不速去,無俟姦人構陷24,吾今即撲殺汝。」
史公向前跪下去,抱着左公的膝蓋哭泣起來。左公聽出是他的聲音,可是不能睜開眼,便吃力地抬起胳膊,用手指撥開眼眶,目光像火,怒斥他說:「無用的東西!這是甚麼地方,你竟然到這裏來!國家的情形,敗壞到這種地步。我是完了,你又自暴自棄,不明白應該走的正道,天下的事情還有誰來支持呢!如果你不趕快走,免得惡人來誣陷你,我現在就把你打死。」
因摸地上刑械,作投擊勢。史噤不敢發聲,趨而出。後常流涕述其事以語人曰︰「吾師肺肝,皆鐵石所鑄造也。」因摸地上刑械,作投擊勢。史25不敢發聲,趨而出。後常流涕述其事以語人曰:「吾師肺肝,皆鐵石所鑄造也。」
便摸起地上的刑具,像就要投擊的樣子。史公閉着嘴不敢出聲,跑了出來。以後他常常流着淚述說這件事情,對人說:「我老師的肺肝,都是鐵石鑄造的。」
崇禎末,流賊張獻忠出沒蘄、黃、潛、桐間,史公以鳳廬道奉檄守禦。每有警,輒數月不就寢,使將士更休,而自坐幄幕外;擇健卒十人,令二人蹲踞而背倚之,漏鼓移則番代。崇禎26末,流賊張獻忠出沒蘄、黃、潛、桐27間,史公以鳳廬道奉檄28守禦。每有警,輒數月不就寢,使將士更休29,而自坐幄幕30外;擇健卒十人,令二人蹲踞31而背倚之,漏鼓移則番代32
崇禎末年,流賊張獻忠在湖北的蘄州、黃州、安徽的潛山、桐城一帶出沒騷擾,史公奉令在鳳陽、廬江兩府地區守禦。每逢有匪警,就一連幾個月不去牀上睡覺,叫將士們輪班休息,自己卻坐在帳幕外面;挑選了十個壯健的兵,使兩個人蹲下,用背倚着他,按着時刻換班。
每寒夜起立,振衣裳,甲上冰霜迸落,鏗然有聲。或勸以少休,公曰︰「吾上恐負朝廷,下恐愧吾師也。」每寒夜起立,振衣裳,甲上冰霜33落,鏗然34有聲。或勸以少休,公曰:「吾上恐負朝廷,下恐愧吾師也。」
每逢在寒冷的夜間從座位上起來的時候,一振動衣裳,軍裝上的冰霜迸落到地下,鏗鏗地響。有人勸他休息一會,史公說:「我恐怕上面對不住朝廷,下面對不住我的老師啊。」
史公治兵,往來桐城,必躬造左公第,候太公、太母起居,拜夫人於堂上。史公治兵,往來桐城,必躬造左公第,候太公、太母35起居,拜夫人於堂上。
史公行軍,往來經過桐城,必定親去左公府上,向太老師、太師母問安,給師母行禮。
余宗老塗山,左公甥也,與先君子善,謂獄中語乃親得之於史公云。宗老塗山36,左公甥也,與先君子善,謂獄中語乃親得之於史公云。
我族中有位年老的長輩,名叫塗山,是左公的外甥,和先父很要好,說是左公在獄裏說的那些話,是親自聽見史公說的。

導賞

左光斗和史可法,都是明代的忠烈,正史裏都有很詳盡的傳記。但他們的性格和操守,卻從正史所不錄的這些瑣事中表現得更為真切。本文意在表揚左光斗的識拔人才及其對史可法的訓誨,使後世讀書人知所取法。
本文所敍事實共包括五項:首段為左公識拔史可法,次段為史公探監報知遇之恩,三段為左公獄中訓誨史可法,四段為史公的治軍,五段為史公對其老師的感念。五項事實雖然不相連屬,但因有一個線索加以貫串,可使讀者視為一件事情的五個環節,反覺層次井然。
第一段敍左公的微行,由於下文事實的證明,可見他是意在物色人才。看到史可法的文章,馬上脫下皮衣給他蓋上,證明左公是怎樣地愛才。當日只看見文章,只知道姓名,還未得賞識史可法的儀表,所以到唱名時才「瞿然注視」,這是敍左公的細心,但也見出行文的謹嚴,穿插的巧妙。最後的幾句話,說出左公所以選才愛才的原因,是為了以後繼承自己的志事。這裏同時也表達了左光斗的磊落襟懷,公而忘私。但何以史可法會被左公看中,不只是文章好,不只是儀表好,主要在史可法的刻苦勤學。你想想,一個風雪交加的嚴寒天氣,在荒涼的古寺中,剛打好草稿就伏案睡着了,這是一種甚麼情景,不是刻苦勤學的學生能辦得到嗎?這情景,若非親自出門私訪是看不到的,左公冒着風雪出來,真可以說是「求才若渴」了。這一段不足百字,句括多少意思,細加分析,才知道本文的妙處。
第二段寫史公的探監,反映出師徒之間存在着多麼濃厚的感情。這濃厚的感情的由來,即是首段所敍的知遇,所以說事情雖不連屬,卻仍是一線相承。第三段正寫左公的訓誨,如聞其聲,叫史可法不要因為報答師恩而來探監的私念,貽誤了為國家盡力的公事,一代忠烈的性格,和盤托出。「天下事誰可支拄者」一語,可見他一向的抱負和對於史可法的期許。所謂獄中語,是全文的精華所在,後文特別指出其來源,足見作者是如何重視。第三段表面雖寫史可法,實則仍寫左光斗,因其治軍的勤勞,是直接受了老師的感染所致,所以史公有「恐愧吾師」的話,一語點明。這段回顧上文的一三兩段,證明左公選才時並未選錯,獄中訓誨雖嚴,卻成就了史可法這樣一個巨人。第五段是一附筆,寫史公的不忘老師,但老師也誠有令人不忘之故,所以仍是寫左公。末段說明這些事實的出處,意在鄭重指出其真實性而不是作者的虛構。
查閱次數:13928
資料來源:
朗讀:廖劍雲(粵)、張雅茜(普)
|
註釋、譯文:《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
導賞:《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文)、廖劍雲(粵)、白雪蓮(普)

作者/出處

方苞

方苞(公元一六六八──一七四九),字靈皋,號望溪;清安徽桐城人,寄籍上元(今江蘇江寧縣)。康熙舉人,以母病未與殿試。清康熙朝大興文字獄,戴名世所作《南山集》,採用了許多明代史料,清廷謂其有「逆」語,處死,當時牽涉了三百多人;苞曾給《南山集》作序,亦論斬,得旨寬免,隸旗籍為奴僕。雍正初,遇赦出旗,擢內閣學士;充「一統志」館總裁。乾隆時擢禮部右侍郎,尋坐營私奪職。為學根柢經史,服膺程朱;文則步趨歸有光,清淡簡遠,謹約有度,為「桐城派」古文之祖。著有《望溪文集》等。

查閱次數:2330
資料來源:
《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創作背景

本篇選自《望溪文集》。左忠毅公,即左光斗(公元一五七五──一六二五),字遺直,號浮邱,明朝安徽桐城人。明神宗萬曆年間考取進士,做了「中書舍人」,後升任「御史」;敢言直諫,不畏權要。明光宗(朱常洛)死了以後,他和楊漣協力排除了弄權的宦官,扶保幼主熹宗(朱由校)即位,安定了朝廷,當時並稱楊左。後來宦官魏忠賢得寵專權,楊漣上書彈劾,列舉了二十四條大罪;左光斗因參與預謀,同為魏忠賢所害,死在獄裏。明福王(朱由崧)時追謚「忠毅」。軼事,是正史未載的瑣事。左光斗在《明史》有傳,但無本文所敍之事,故題為「軼事」。

資料來源:
《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文精讀 流動應用程式
app1 app1app3
支援Android 6丶IOS 10 或以後的版本
© 2024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