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作者/出處
顯示全部...
隱藏...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斯是陋室1,惟吾德馨2苔痕3上階4綠,草色5簾青。談笑有鴻儒6,往來無白丁7
山不必怎樣的高,只要上頭有仙就出名;水不必怎樣的深,只要其中有龍就顯靈。這雖然是一座陋室,但只要我能發出德行的芬芳,使人遠遠地聞到就成。碧綠的苔痕,爬上了土階;青翠的草色,映入了簾櫳。談談笑笑的全是博學的雅士,來來往往的沒有粗鹵的俗人。
可以調素琴、閱金經。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南陽諸葛廬,西蜀子雲亭。孔子云︰「何陋之有?」可以調素琴8、閱金經9。無絲竹10之亂耳,無案牘11之勞12南陽諸葛廬13西蜀子雲亭14。孔子云:「何陋之有15?」
可以彈彈素雅的古琴,可以讀讀佛家的經典。沒有嘈雜的樂器擾亂你的耳朵,也沒有官署的公文勞苦你的身心。這簡直是南陽諸葛隱居的茅廬,也像是西蜀揚雄著書的玄亭。孔先生說過這樣的話:「這又有甚麼簡陋?」

導賞

劉禹錫一生寫了不少諷刺時政的詩篇,並且因此得罪權要,正在壯年有為之時,遭謫在外,以致悒鬱苦悶,無以自遣。本文乃藉為陋室作銘,以吐胸中塊壘。顯示所居雖陋,而主人不俗,並且所居因主人之不俗而亦不陋。言外之意,即自己不與世俗為伍,而超然物外,其人格之清高一塵不染,又豈是凡庸所能知。
本文只有八十一字,但寫出不少意思。開頭四句,以山與水陪襯陋室,以仙與龍陪襯自己。如山與水無仙與龍,亦徒有其高與深,如有仙與龍則山與水不高亦高,不深亦深。「斯是」二句,正面提出陋室與其主人,人既德馨,室雖陋亦不陋;反之,如人無德馨,則室雖不陋而亦陋。「苔痕」二句寫陋室之景,苔綠上階,草青入簾,優美之極,實寫陋室不陋。「談笑」二句寫屋主人之交往,雅而不俗。「可以」二句寫屋主人雅事,「無絲竹」二句寫陋室環境之靜幽,不受世俗之干擾。「南陽」二句,乃以諸葛廬、子雲亭比陋室,實則顯以孔明、揚雄自比。末二句引述聖人之言,肯定此陋室實不陋也。既不以為陋,何又名之為陋室,此即劉禹錫作此銘之意義所在。那就是我不與世俗之見相同,人以為陋者,我以為不陋;人以為不陋者,我卻以為陋;即此陋室可見我言之非虛。不信,可以看看住在裏面的人,看看陋室的景致和環境,看看來往的人,看看屋主人做些甚麼事,誰能說它陋呢?雖然不能說它陋,可是在世俗人的眼光中,它建築得如此簡陋,仍是一座陋室。
另外,我們從這篇短文中,還可以獲得一種啟發。那就是作為一個人,應該注意品德的修養,不可單在物質享受方面着想。如果一個品德不好,縱然住在華貴的高樓大廈,又有甚麼意思?但願我們都能像劉禹錫一樣,能說出「惟吾德馨」來,那就住在甚麼房屋,也就不覺其簡陋了。住屋如此,穿衣、吃飯亦莫不如此。
查閱次數:1554
資料來源:
朗讀:莫菁兒(粵)、程廣寬(普)
|
註釋:《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
譯文:《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
導賞:《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文)、莫菁兒(粵)、程廣寬(普)

作者/出處

劉禹錫

劉禹錫、生於唐代宗大曆七年,卒於唐武宗會昌二年(七七二──八四二)。字夢得,彭城(今江蘇徐州)人。唐德宗貞元九年(七九三)舉進士,初任淮南節度使杜佑的記室,後入朝任監察御史,受主政的王叔文器重。唐憲宗即位(八〇五)後,王叔文失勢,禹錫被貶朗州司馬,此後十餘年,先後多次貶謫。晚年回洛陽,官至檢校禮部尚書兼太子賓客。

劉禹錫是中唐時期的著名詩人,與白居易時相唱和,世稱「劉白」。他擅長七律和七絕,又擅於模仿民歌的語氣,寫出很多傳誦一時的樂府。有一九一三年董康影印宋刻蜀大字本《劉賓客文集》正集三十卷和外集十卷。

查閱次數:1652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創作背景

本篇選自《全唐文》卷六百八。銘是古代文體的一種,鏤刻在金屬器物或碑石上面,主要用來頌揚祖德,昭明鑒誡,兼有自勉之意。《陋室銘》是作者描寫自己所居住的簡陋房子,藉此表達不同流俗的志趣和坦蕩樂天的襟懷。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精讀 流動應用式
app1 app1 app3
支援Android 6丶IOS 10 或以後的版本
© 2022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