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classicalchineseliterature.org

逍遙遊(節錄)

惠子謂莊子曰︰「魏王貽我大瓠之種,我樹之成而實五石。以盛水漿,其堅不能自舉也。剖之以為瓢,則瓠落無所容。非不呺然大也,吾為其無用而掊之。」惠子1謂莊子曰:「魏王貽我大瓠之種2我樹之成而實五石3。以盛水漿,其堅不能自舉也4剖之以為瓢5則瓠落無所容6。非不呺然7大也,吾為其無用而掊之8。」
惠子對莊子說:「魏王送我大葫蘆種子,我把它種植起來,結出有五石之大的果實。用它去盛載飲料,可是它的堅固程度不能自我支撐。把它剖開做瓢又太大了,沒有地方可以容納得下。這個葫蘆不是不大呀,我因為它沒有甚麼用處而把它砸爛了。」
莊子曰︰「夫子固拙於用大矣!宋人有善為不龜手之藥者,世世以洴澼絖為事。客聞之,請買其方百金。聚族而謀曰︰『我世世為洴澼絖,不過數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請與之。』莊子曰:「夫子固拙於9用大矣!宋人有善為不龜手之藥者10世世以洴澼絖為事11。客聞之,請買其方百金。聚族而謀曰:『我世世為洴澼絖,不過數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12,請與之。』
莊子說:「先生實在是不善於使用大的東西啊!宋國有個善於配製防止手部凍裂藥物的人,世世代代以漂洗綿絮為職業。有個外來的人聽到這件事,願意用百金的高價收買他的藥方。他和家人聚在一起商量:『我們世世代代在河水裡漂洗綿絮,所得不過數金,現在一旦賣出藥方就可獲得百金,就賣給他吧。』
客得之,以說吳王。越有難,吳王使之將,冬與越人水戰,大敗越人,裂地而封之。能不龜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於洴澼絖,則所用之異也。客得之,以13吳王。越有難14吳王使之將15,冬與越人水戰,大敗越人,裂地16而封之。能不龜手一也17或以封,或不免於洴澼絖,則所用之異也18
客人得到藥方,便去遊說吳王。當時越國發兵攻吳,吳王命他統率軍隊,在冬天跟越軍在水上交戰,結果大敗越軍,吳王劃割土地封賞他。能使手不凍裂的藥方是一樣的,有人用它來獲得封賞,有人卻只能靠它在水中漂洗綿絮,這是因為使用方法的不同。
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慮以為大樽而浮於江湖,而憂其瓠落無所容,則夫子猶有蓬之心也夫!」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慮以為大樽而浮於江湖19,而憂其瓠落無所容,則夫子猶有蓬之心也夫20!」
現在你有五石容量的大葫蘆,為甚麼不把它繫在身上作為腰舟,而浮游於江湖之上,卻擔憂葫蘆太大無處可容呢?看來先生你的心還是茅塞不通啊!」
惠子謂莊子曰︰「吾有大樹,人謂之樗;其大本擁腫而不中繩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規矩。立之塗,匠者不顧。今子之言,大而無用,衆所同去也。」惠子謂莊子曰:「吾有大樹,人謂之樗21其大本擁腫而不中繩墨22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規矩23立之塗24,匠者不顧。今子之言,大而無用,衆所同去也25。」
惠子又對莊子說:「我有棵大樹,人們叫它做『樗』。它的主幹臃腫而不符合繩墨取直的要求,它的小樹枝彎彎曲曲,也不符合規矩取材的需要。雖然它生長在道路旁,木匠連看也不看。現在你的言論,大而無用,大家都會鄙棄的。」
莊子曰︰「子獨不見狸狌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東西跳梁,不辟高下,中於機辟,死於罔罟。今夫斄牛,其大若垂天之雲;此能為大矣,而不能執鼠。莊子曰:「子獨不見狸狌乎26卑身而伏,以候敖者27東西跳梁,不辟高下28中於機辟,死於罔罟29今夫斄牛,其大若垂天之雲30此能為大矣,而不能執鼠31
莊子說:「先生你沒見過野貓和黃鼠狼嗎?牠們低着身子伏在地上,等待那些出來閒遊的小動物;東跳西躍,不避高低,踏中獵人設下的捕獸機關,死在網羅之中。再看看那斄牛,龐大的身體就像天邊的雲;它的功能可大了,但是卻不能捕捉老鼠。
今子有大樹,患其無用,何不樹之於無何有之鄉,廣莫之野,彷徨乎無為其側,逍遙乎寢臥其下;不夭斤斧,物無害者。無所可用,安所困苦哉?」今子有大樹,患其無用,何不樹之於無何有之鄉32廣莫之野33彷徨乎無為其側,逍遙乎寢臥其下34不夭斤斧,物無害者35。無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現在你有這麼大的一棵樹,卻擔憂它沒有甚麼用處,為何不把它栽種在寬曠無人的鄉土,廣闊無邊的曠野裡,隨意地在樹旁徘徊,優遊自在地躺臥於樹下。這樣大樹就不會遭到刀斧砍伐,也沒有甚麼東西會去傷害它。雖然它沒有派上甚麼用場,但又會有甚麼困苦呢?」

導賞

本篇節錄自《莊子‧內篇‧逍遙遊》,《逍遙遊》是《莊子》的首篇,無論是思想上或藝術上,都可視為莊子的代表作。據陳鼓應《莊子今注今譯》的分析,《逍遙遊》的主旨是「說一個人當透破功名利祿、權勢尊位的束縛,而使精神活動臻於優游自在、無掛無礙的境地。」
此篇選錄的是《逍遙遊》的篇末部分,藉着莊子和惠施的對話,說出「用大與『無用之用』的意義。」
第一段藉「大瓠」之辯,說明「拙於用大」。莊子先借惠子與自己對大瓠的不同用法,帶出世人往往不善於用大的話題。相同的一件事物,在不同人的身上卻有不同的看法和效用,對於惠子來說,魏王所贈的大葫蘆種子所長出的果實,是一樣無用的東西,於是砸碎了它;可是,莊子卻能想到用它做腰舟而浮游於江湖。莊子舉不龜手之藥為例,同是預防手凍裂的藥方,有人用它來做漂洗棉絮的工作,結果世世代代所得不過數金,但是有人能想到將它做為戰時良方,用來治療士兵凍裂的手腳,因而得到封侯贈地。莊子因而譏評惠子「有蓬之心」,喻示世人心靈封閉,見小而不識大。
第二段藉「大樗」之辯,說明「無用之用」的意義。惠子舉「大樗」為例,指出一棵木瘤盤結的大樹,不合繩墨,連木匠都不屑一顧,從而批評莊子的言論「大而無用」,不為世人採用。莊子則以「狸狌、斄牛」為例作出反駁,指出野貓、黃鼠狼能伏身伺機獵取小動物,東竄西跳,不避高低,但往往觸到機關,死於網羅之中;而斄牛的身軀十分龐大,雖然不能抓老鼠,但它的功能可大了。有用者未必真的有用,無用者也未必真的無用。正如大樹一樣,如把它栽種在渺無人煙之處,或是廣大無垠的曠野上,人可以無所拘束地在其側旁休息,逍遙自得地寢臥其下。正因一點用途也沒有,因而不致遭致禍害。
綜合而論,莊子先批評惠子「拙於用大」,然後借大樹而寫出大用,由此更進一步說明「以無用為用」,指出常人眼中認為無用的,其實才是真正有大用。正如陳鼓應在《逍遙遊的開放心靈與價值重估》一文中所說:「莊子獨具慧眼,一眼透破世情,所謂「有用」,無非是被役用被奴用,不是被治者所役。便是為功名利祿所奴,身心不得自主,精神不得獨立。」
以上所論是內容,從藝術技巧而言,本篇亦具特色。在先秦散文作家之中,莊子長於說故事,他往往運用虛構的寓言,以闡明其論點。如篇中「大瓠之種」、「不龜手之藥」都是寓言,前者說明惠子的看法,指出有些東西是大而無用的;後者則帶出莊子的觀點,道出「拙於用大」與「善於用大」的人,其境遇亦大不相同。莊子筆下的寓言,形象生動、睿智深刻,既能令讀者留下鮮明的印象,也能引發讀者深思,說理效果顯而易見。
就本篇所見,莊子亦善於運用對話。篇中兩段文字,皆由莊子和惠施的對話構成,可增加故事的現場感,提高其可讀性。同時,莊子往往在對話中加插對話,如「聚族而謀曰」一節,道出宋人為了出售藥方而進行討論的過程,突出其「拙於用大」的形象,藉以諷刺世人不善於用大的效果。
在修辭方面,莊子不單善用比喻,亦善用誇張,而且能將二者結合,增加藝術上的感染力。如篇中首段「樹之成而實五石」,既以大葫蘆瓜比喻莊子「大而無用」的言論,又誇張葫蘆瓜之容量,有五石之大。次段則以死於網羅的野貓、黃鼠狼,比喻世間自以為聰明的人,卑躬屈膝,求名爭利,結果死於非命。斄牛「大若垂天之雲」是誇張,雖然不能捉老鼠,卻「能為大」,藉以比喻看似無用的言論,其實卻有大用。運用比喻,可將道理說得更加清楚,亦可加強其說服力。
此外,多用對偶,亦為本篇特色。例如「其大本擁腫而不中繩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規矩」、「中於機辟,死於罔罟」,以及「彷徨乎無為其側,逍遙乎寢臥其下」。對偶句句式工整、語言凝煉,可增強語言的表現力。
在先秦諸子中,莊子文章的文學性較強,明顯脫離「語錄體」形式,標誌着散文步入成熟階段,對後世文學的發展有較大影響。
查閱次數:636
資料來源:
朗讀:曾菀嫈(粵)、程廣寬(普)
|
註釋:張磊
|
譯文:甘玉貞
|
導賞:張磊(文)、曾菀嫈(粵)

作者/出處

莊子

莊子,姓莊,名周。生於周烈王七年,約卒於周赧王二十九年(西元前三六九──前二八六?)。戰國時代宋國蒙(今山東曹縣,一說今河南商丘)人。莊子曾任蒙漆園吏。楚威王曾以厚幣請他為相,不就。從此隱居著述。他主張齊萬物、一死生、絕聖棄智、養生盡年之道。 《莊子》一書,今存三十三篇,計內篇七,外篇十五,雜篇十一。內七篇為莊子所作,外篇和雜篇出自門人及後學之手。莊子為文汪洋恣肆,想像豐富,機趣橫生。又擅用寓言和譬喻,引出玄妙的哲理,對後世文學語言及思想皆有深遠的影響。莊子與老子並稱「老莊」,為道家哲學的宗師。注本今有晉郭象《莊子注》、唐成玄英《南華真經注疏》、清王先謙《莊子集解》和郭慶藩《莊子集釋》等。

查閱次數:556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創作背景

本篇節錄自《莊子‧內篇‧逍遙遊》,《逍遙遊》是《莊子》的首篇,無論是思想上或藝術上,都可視為莊子的代表作。據陳鼓應《莊子今注今譯》的分析,《逍遙遊》的主旨是「說一個人當透破功名利祿、權勢尊位的束縛,而使精神活動臻於優游自在、無掛無礙的境地。」

此篇選錄的是《逍遙遊》的篇末部分,藉着莊子和惠施的對話,說出「用大與『無用之用』的意義。」

資料來源:
張磊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精讀 流動應用式
app1 app1 app3
© 2021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私隱政策|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