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作者/出處
顯示全部...
隱藏...
陳康肅公堯咨善射,當世無雙,公亦以此自矜。嘗射於家圃,有賣油翁釋擔而立,睨之,久而不去。見其發矢十中八九,但微頷之。陳康肅公堯咨1善射,當世無雙,公亦以此自矜2嘗射於家圃3,有賣油翁釋擔4而立,5之,久而不去。見其發矢十中八九,但微頷之6
康肅問曰︰「汝亦知射乎?吾射不亦精乎?」翁曰︰「無他,但手熟爾。」康肅忿然曰︰「爾安敢輕吾射!」康肅問曰:「汝亦知7乎?吾射不亦精乎8?」翁曰:「無他,但手熟爾9。」康肅忿然10曰:「爾安敢11吾射!」
翁曰︰「以我酌油知之。」乃取一葫蘆置於地,以錢覆其口,徐以杓酌油瀝之,自錢孔入,而錢不濕。因曰︰「我亦無他,惟手熟爾。」康肅笑而遣之。翁曰:「以我酌油知之12。」13取一葫蘆置於地,以錢14其口,徐以杓酌油瀝之15,自錢孔入,而錢不濕。因曰:「我亦無他,16手熟爾。」康肅笑而遣之17

導賞

本文通過賣油翁神乎其技的注油技術,帶出「熟能生巧」的道理。
首段落筆概述陳堯咨善於射箭,技術當世無雙,並以此自豪。接着具體展現其箭術,他曾在家中練習射箭,所發之箭十中八九。然而,駐足觀看的賣油翁只是微微點頭,不特別欣賞。
第二段記述賣油翁「但微頷之」的反應出乎陳堯咨的預期,於是他不服氣地問:「我的箭法不精湛嗎?」賣油翁淡然回應:「不過是手法熟練罷了!」陳堯咨認為賣油翁輕視自己的箭術,十分憤怒。賣油翁不慌不忙,拿出一個葫蘆放在地上,並把一枚銅錢蓋在葫蘆口上,然後慢慢地用油勺舀油,將油從錢孔注入葫蘆,銅錢竟沒有沾到半點油。之後說:「我(注油的身手)也沒甚麼了不起,只是工多藝熟而已。」陳堯咨因而有所領悟,明白熟能生巧的道理,於是不再生賣油翁的氣,笑着讓他離開。
文章借事說理,故事生動有趣,道理具體深刻。
作者是個說故事的能手,短短百多字中,製造了不少懸念和衝突,使情節緊湊,引人入勝。首先,他落筆寫陳堯咨箭術當世無雙,並以此自豪,就已製造懸念,吸引讀者想看看他有多厲害;然後寫陳堯咨顯露身手,的確箭術非凡,但是奇怪的是,賣油翁看着只是「微頷之」,並不怎麼欣賞,因而令他感到不忿,於是質問:「我的箭術不精湛嗎?」賣油翁竟淡然說:「沒甚麼了不起,熟能生巧而已。」自負的陳堯咨聽着自然憤怒,故事的矛盾衝突乃由此而生,氣氛亦於此變得緊張。出人意表的是,賣油翁卻不慌不忙,來了一場精彩的注油表演,向陳堯咨說明箇中道理,化解衝突,給讀者帶來驚喜。
故事的人物形象也十分鮮明。作者寥寥數筆即把陳堯咨的自矜、質疑、忿然,以至於了然而笑的心理歷程,具體展現。當中刻劃細膩,照應周全,如寫他自矜,就以他射箭十中八九證明;寫他對賣油翁的輕視而提出質疑與感到忿然,就與前段「善射,當世無雙」照應,使人物變得更為立體。通過這些刻劃,陳堯咨自負、好勝的形象,就生動地活現紙上。作者對賣油翁的描述,亦十分細緻具體。「睨之」、「微頷之」,簡潔具體地描摹賣油翁的神情和心理,顯示他對陳堯咨的箭藝並不感到驚奇。注油一段情節,則用「取」葫蘆、「置」地、以錢「覆其口」、「酌油」、「瀝之」,精確地描摹了賣油翁注油的動作,展現其熟練靈巧;「徐以杓」酌油,就更呈現他的從容不迫。通過這些描述和故事情節,賣油翁不亢不卑、深藏不露的形象,就躍然紙上了。
兩個人物,一個是箭術當世無雙的康肅公陳堯咨,一個是不見經傳的賣油翁,兩人偶然相遇,展開了一段故事,而故事的結局是,不見經傳的賣油翁啟發了康肅公,使他明白:凡事熟能生巧,無須自恃的道理。本文的對話,也精彩絕妙。「汝亦知射乎?吾射不亦精乎?」兩個問題,生動地表達陳堯咨對不被欣賞的質疑;「爾安敢輕吾射」語帶反詰,具體寫出一向自負的他,因受到輕視的不忿。「無他,但手熟爾」,「我亦無他,惟手熟爾」兩句極其簡單的話語,帶出賣油翁的看法,前後呼應,凸顯主題:凡事熟能生巧,射箭和注油道理一樣。這些對話不但呈現人物的心理狀態,也有助推動情節,帶出主題。

查閱次數:1190
資料來源:
朗讀:中國語文課程建議篇章,香港教育局(粵、普)
|
註釋:中國語文課程建議篇章,香港教育局
|
譯文:
|
導賞:中國語文課程建議篇章,香港教育局(文)、李婉華(粵)、白雪蓮(普)

作者/出處

歐陽修

歐陽修,生於北宋真宗景德四年,卒於北宋神宗熙寧五年(一〇〇七──一〇七二),字永叔,號醉翁,晚年號六一居士,廬陵(今江西吉安)人。北宋仁宗天聖八年(一〇三〇)舉進士,初任西京推官,歷任樞密副使、參知政事、刑部尚書及兵部尚書等職,官至太子少師。歐陽修出身寒微,了解民生疾苦與社會弊端。政治上,他支持改革派的范仲淹推行變法,曾因此數度被貶。晚年因與王安石政見不合,辭官歸隱。

歐陽修是北宋文壇巨擘,與尹洙、梅堯臣等同倡平易樸實的詩文,反對當時奇澀險怪的文風。他又主張文章應「明道致用」,繼承韓愈文以載道的精神。歐陽修被尊為唐宋八大家之一,無論散文、詩、詞都有很高成就。歐陽修也精於史學,曾奉詔修《新唐書》,又自撰《五代史記》。有明天順(一四五七──一四六四)間刊本《歐陽文忠公集》一百五十三卷《附錄》五卷傳世。

查閱次數:3573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創作背景

本文選自《歐陽文忠公文集》卷一百二十二之《歸田錄》。《歸田錄》共兩卷,乃歐陽修晚年所作。其於自序中云:「《歸田錄》者,朝廷之遺事,史官之所不記,與夫士大夫笑談之餘而可錄者,錄之以備閒居之覽也。」由書中可窺探當時的人物軼事、典章制度、文化風俗等,並對北宋的社會風貌有大致了解。

在體例上,《歸田錄》與唐代李肇的《唐國史補》相似,屬於歷史筆記範疇,亦近小說體例,因書中資料豐富,可補史官之闕。原書各則,本無標題,文題「賣油翁」乃編者所定。

資料來源:
中國語文課程建議篇章,香港教育局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文精讀 流動應用程式
app1 app1app3
支援Android 6丶IOS 10 或以後的版本
© 2024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