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classicalchineseliterature.org
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閒引鴛鴦芳徑裏,手挼紅杏蕊。  1起,吹皺一池春水2。閒引鴛鴦芳徑裏,手3紅杏蕊。  
一陣春風突然吹來,池水蕩起道道漣漪。她手搓着紅杏的花蕊,在花香瀰漫的小徑,清閑地引逗水中的鴛鴦嬉戲。
鬥鴨闌干獨倚,碧玉搔頭斜墜。終日望君君不至,舉頭聞鵲喜。鬥鴨4闌干獨倚,碧玉搔頭5斜墜。終日望君君不至,舉頭聞鵲喜6
獨自倚靠欄杆,觀看水中鴨子追逐相鬥;頭上斜插的碧玉搔頭,都快要斜墜下來了。整日地盼望你呀,你卻總不歸,抬頭聽見喜鵲叫,知必是好消息,頓時變成歡喜。

導賞

一、這首詞寫古代貴族婦女春日獨處,寂寞無聊、思念外出未歸的愛人的戀情。
二、上片寫春景春心,下片寫癡情癡想。全詞由景入情、情景交融,用語清新自如,艷淡相宜。特別是「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詞一開頭,作者就以生花妙筆把特定環境中的春天景色用特寫的鏡頭推到讀者的面前,一下子就緊緊抓住人們的視線,給人以別開生面的感覺。但它的妙處不僅僅在於寫景,而在於它以象徵的手法,把女主人翁不平靜的內心世界巧妙地揭示出來。春風攪動了池水,春風更攪亂了思婦的心。她,一位富貴人家的少婦因為丈夫遠出,遲遲未歸,心中的掛念自不必說。隨着光陰的流逝,季節的更迭交替,春天又悄悄地來到她的身旁。春風乍起,春色迷人,這一切怎能叫她無動於衷而不勾起思春的愁緒呢!這種由景入情、以景寓情的手法,把情和景如膠似漆地揉合在一起,交織成一幅完整而鮮明的畫面,藝術上確有獨到之處。難怪唐中主李璟要以既賞識又嫉妒的口氣問:「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干卿底事?」且因而成為千古名句了。
查閱次數:755
資料來源:
朗讀:黃雅然(粵)、白雪蓮(普)
|
註釋:《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
譯文:邱鎮京、邱宜文,《古典詩詞鑑賞》,文津出版社
|
導賞:邱鎮京、邱宜文,《古典詩詞鑑賞》,文津出版社(文)、黃雅然(粵)

作者/出處

馮延巳

馮延巳(九〇四──九六〇),又名延嗣,字正中,廣陵(今江蘇揚州)人。曾官至南唐中主時宰相。學問淵博,有辯才,工文章。他是南唐詞人中時代較早,寫詞較多的一個。馮延巳詞多寫男女離別相思之情,着力刻畫人物的內心活動,描寫細緻,辭句清新秀美,絕無浮豔輕薄之習,風格近於韋莊。北宋詞人如晏殊、歐陽修等,都很喜愛他的作品,風格相近。劉熙載說:「晏同叔得其俊,歐陽永叔得其深。」(《藝概》),王國維說他:「開北宋一代風氣」(《人間詞話》)。有《陽春集》,存詞一百餘首。

查閱次數:552
資料來源:
邱鎮京、邱宜文《古典詩詞鑑賞》,文津出版社

創作背景

本調為唐詞,取義為儒生朝謁天子。毛先舒《詞學全書》:「唐樂名有『儒生謁金門』,詞沿其名。」金門即天子宮門,據《白香詞譜》:「漢武帝使學士待詔金馬門,備顧問,亦省稱金門。」金門後與玉堂並稱,見揚雄《解嘲》:「今吾子幸得應金門,上玉堂有日矣。」本調另有《垂楊碧》《花自落》《出塞》等異名。這首詞的主題是寫春閨的情懷,但卻充分暴露了作者自鳴得意而又患得患失的心境。

資料來源:
《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精讀 流動應用式
app1 app1 app3
支援Android 6丶IOS 10 或以後的版本
© 2021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私隱政策|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