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classicalchineseliterature.org
魏文侯時,西門豹為鄴令。豹往到鄴,會長老,問之民所疾苦。長老曰︰「苦為河伯娶婦,以故貧。」豹問其故,對曰︰「鄴三老、廷掾,常歲賦斂百姓,收取其錢,得數百萬;用其二三十萬為河伯娶婦;與祝巫共分其餘錢,持歸。魏文侯1時,西門豹為鄴令。豹往到鄴,會長老2,問之民所疾苦3。長老曰:「苦為河伯娶婦4,以故貧。」豹問其故,對曰:「鄴三老、廷掾5,常歲賦斂百姓,收取其錢,得數百萬;用其二三十萬為河伯娶婦;與祝巫6共分其餘錢,持歸。
魏文侯的時候,西門豹做鄴縣的縣令。他到鄴縣就任,會見了地方上的父老,就問起他們,這裏的人民有甚麼痛苦。父老們答道:「苦在給河神娶親這件事上,所以都窮困。」西門豹問他們是甚麼緣故,他們又答道:「鄴縣的三老和廷掾,每年經常向老百姓要錢,收了他們的錢來──有好幾百萬;用二三十萬給河神娶親,其餘的就和神巫均分,拿到自己家裏。
當其時,巫行視人家女好者,云︰『是當為河伯婦。』即娉取洗沐之,為治新繒、綺、縠衣。閒居齋戒,為治齋宮河上,張緹絳帷,女居其中。為具牛、酒、飯食。行十餘日,共粉飾之,如嫁女牀席,令女居其上,浮之河中。當其時,巫行視人家女好者,云:『是當為河伯婦。』即7取洗沐之,為治新繒、綺、縠8衣。閒居齋戒9,為治齋宮河上,張緹絳帷10,女居其中。為具牛、酒、飯食。行十餘日,共粉飾11之,如嫁女牀席,令女居其上,浮之河中。
當那個時候,神巫就出來巡視,看到了人家女兒長得漂亮的,就說:「這個應當給河神做老婆。」便向人家要了來,先洗乾淨她的身體,再替她縫製新的五彩花紋綢緞衣裙。讓她閒住着齋戒,在河上建築了齋戒的屋子,裏面張掛了黃紅色的幔幕,叫這女孩子住到裏面。還給她預備了牛肉、酒、飯。這樣實行了十幾天,就又共同把她裝飾打扮起來,設備了像嫁女的牀席,叫這女孩子坐在上面,送到河裏。
始浮,行數十里,乃沒。其人家有好女者,恐大巫祝為河伯取之,以故多持女遠逃亡。以故城中益空無人,又困貧,所從來久遠矣。民人俗語曰︰『即不為河伯娶婦,水來漂沒,溺其人民』云。」始浮,行數十里,乃沒。其人家有好女者,恐大巫祝為河伯取之,以故多持女遠逃亡。以故城中益空無人,又困貧,所從來久遠矣。民人俗語曰:『12不為河伯娶婦,水來漂沒,溺其人民』云。」
起初還漂浮着,走上幾十里路,就沉沒了。凡是人家有美貌的女兒的,恐怕被大神巫看中給河神娶了去,所以大都帶着女兒向遠方逃亡。因此城裏越發顯得空洞沒人,又加上窮困,這事的由來已經很久了。這裏人民有句俗話說:『如果不給河神娶親,大水就來漂沒,淹死這地方的人民』。」
西門豹曰︰「至為河伯娶婦時,願三老、巫祝、父老送女河上,幸來告語之!吾亦往送女。」皆曰︰「諾。」西門豹曰:「至為河伯娶婦時,願三老、巫祝、父老送女河上,幸來告語之!吾亦往送女。」皆曰:「諾。」
西門豹說:「到給河神娶親的時候,希望三老、神巫、父老們都送那女孩子到河上,最好請來告訴我,我也去給那女孩子送行。」大家都說:「是。」
至其時,西門豹往會之河上。三老、官屬、豪長者、里父老皆會,以人民往觀之者三二千人。其巫,老女子也,已年七十。從弟子女十人所,皆衣繒單衣,立大巫後。至其時,西門豹往會之河上。三老、官屬、豪長者13、里父老皆會,以人民往觀之者三二千人14。其巫,老女子也,已年七十。從弟子女十人15,皆衣繒單衣,立大巫後。
到了那時,西門豹真的來到了河上。三老、衙門裏的官員、地方上的豪紳、鄉里的父老也都來了。老百姓來看的有兩三千人。那神巫,是個老女人,年紀已經有七十歲,跟從的女徒弟大約十來位,都穿着單綢衣服,站在大神巫背後。
西門豹曰︰「呼河伯婦來,視其好醜。」即將女出帷中,來至前。豹視之,顧謂三老、巫祝、父老曰︰「是女子不好。煩大巫嫗為入報河伯︰得更求好女,後日送之!」即使吏卒共抱大巫嫗投之河中。西門豹曰:「呼河伯婦來,視其好醜。」即將女出帷中,來至前。豹視之,顧謂三老、巫祝、父老曰:「是女子不好。煩大巫16為入報河伯:得更求好女,後日送之!」即使吏卒共抱大巫嫗投之河中。
西門豹說:「叫河神新婦來,看看她長得俊還是醜!」便把那女孩子從帷幕裏領出,來到前面。西門豹看了看,就轉過臉來對三老、神巫、父老們說:「這個女子不好,麻煩大巫婆替我們去向河神報告:我們必得另尋找一個更好的女子,到後天再送她來!」便使差役士兵等共同抱起大巫婆投到河裏。
有頃,曰︰「巫嫗何久也?弟子趣之?」復以弟子一人投河中。有頃,曰︰「弟子何久也?復使一人趣之!」復投一弟子河中。凡投三弟子。有頃,曰:「巫嫗何久也?弟子17之?」復以弟子一人投河中。有頃,曰:「弟子何久也?復使一人趣之!」復投一弟子河中。凡投三弟子。
待了一會功夫,西門豹說:「怎麼巫婆去得這樣久還不回來?徒弟們去催催她吧!」又把一個徒弟扔到河裏。待了一會功夫,西門豹說:「怎麼徒弟去得這樣久還不回來?再使一個人去催催他們吧!」又投了一個徒弟到河裏。像這樣一共投了三個徒弟。
西門豹曰︰「巫嫗弟子,是女子也,不能白事。煩三老為入白之!」復投三老河中。西門豹簪筆磬折,嚮河立,待良久。長老、吏、傍觀者皆驚恐。西門豹曰:「巫嫗弟子,是女子也,不能白事。煩三老為入白之!」復投三老河中。西門豹簪筆磬折18,嚮河立,待良久。長老、吏、傍觀者皆驚恐。
西門豹說:「巫婆和她的徒弟,都是女子,不能把事情說明白;還是麻煩三老替我們去說明這件事吧!」又把三老投到河裏。西門豹把簪筆插到帽子上,躬下腰施禮,朝着河站着,待了很久的時候。父老們、差役、旁觀的都看着害怕。
西門豹曰︰「巫嫗、三老不來還,奈之何?」欲復使廷掾與豪長者一人入趣之。皆叩頭,叩頭且破,額血流地,色如死灰。西門豹曰︰「諾!且留!待之須臾!」西門豹曰:「巫嫗、三老不來還19,奈之何?」欲復使廷掾與豪長者一人入趣之。皆叩頭,叩頭且破,額血流地,色如死灰。西門豹曰:「諾!且留!待之須臾!」
西門豹回過頭來說:「巫婆、三老不回來,怎麼辦?」意思是想再使廷掾同一位豪紳去催。他們都連忙跪下叩頭,把頭都磕破了,額上的血流到地上,臉像蒙了一層死灰。西門豹說:「好!就暫且不去!待一會兒再說!」
須臾,豹曰︰「廷掾起矣!狀河伯留客之久,若皆罷去,歸矣!」鄴吏民大驚恐;從是以後,不敢復言為河伯娶婦。須臾,豹曰:「廷掾起矣!20河伯留客之久,若皆罷去21,歸矣!」鄴吏民大驚恐;從是以後,不敢復言為河伯娶婦。
待了一會兒,西門豹又說道:「廷掾起來吧!看樣子大概是河神把客人留住了,你們都散了吧,我也回去了!」鄴縣的官民聽了非常害怕;從此以後,不敢再說給河神娶親的事。
西門豹即發民鑿十二渠,引河水灌民田,田皆溉。當其時,民治渠少煩苦,不欲也。豹曰︰「民可以樂成,不可與慮始。今父老子弟雖患苦我,然百歲後,期令父老子孫思我言!」西門豹即發民鑿十二22,引河水灌民田,田皆23。當其時,民治渠少煩苦,不欲也。豹曰:「民可以樂成24,不可與慮始25。今父老子弟雖患苦我,然百歲後,期令父老子孫思我言!」
西門豹就徵發民伕,一共鑿了十二道水渠,引出河水澆灌民田,所有的田地都得到滋潤了。不過在那個時候,人民鑿渠都覺得有點煩擾和痛苦,不大樂意去作。西門豹說:「人民只可以樂享現成,不可以和他們計劃開創的事。現在父老子弟雖然以為我使你們受了苦難,然而到百年之後,我希望父老的後代子孫想想我的話!」
至今皆得水利,民人以給足富。故西門豹為鄴令,名聞天下,澤流後世,無絕已時,幾可謂非賢大夫哉!26皆得水利,民人以給足富27。故西門豹為鄴令,名聞天下,28流後世,無絕已時,幾可謂29非賢大夫哉!
到現在,都得到灌溉的利益,老百姓家給人足,都過着富裕的生活。所以,西門豹做鄴縣縣令,他的聲名傳遍了天下,他的恩澤綿延到後世,沒有完了的時候,能說不是一位賢明的大夫嗎?

導賞

本文表揚西門豹在鄴革除陋俗、為民興利的政績,同時也揭穿了神巫和地方豪紳假借河神,串通着剝削民眾的黑幕。
本文一開始,就先敍西門豹到鄴就任,向父老們垂詢民間疾苦,足證西門豹是一個很好的地方官。繼由父老們的回答中,點出了河伯娶婦的惡俗及其內幕,並人民所受的災害。積習既久,相沿成風,人民雖受了水患的威脅,竟也安之若素。西門豹完全了解了這一情況以後,他立時想出了對策,這就表現了他的特殊的聰明和機智。以後繼續敍其一舉革除陋俗的事實經過,妙在即借河神殺掉了那些神巫和豪紳,竟然不費吹灰之力,使大眾懾服。而這一相沿已久的河伯娶婦,也就根本廢除了。這是消極方面的破壞工作,但只有消極工作,沒有積極的建設,仍表現不出西門豹的幹練有為。所以在最後一段敍述了興修水利的政績,並以贊歎的話來作結,使讀者對於西門豹其人其事獲得一個非常深刻的印象。
查閱次數:468
資料來源:
朗讀:曾菀嫈(粵)、白雪蓮(普)
|
註釋、譯文:《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
導賞:《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文)、曾菀嫈(粵)

作者/出處

褚少孫

褚少孫,西漢時沛(今江蘇沛縣)人,曾同當時的《詩經》權威學者王式學「魯詩」(詩經學在西漢共分四派:魯詩、齊詩、韓詩、毛詩。前三派為官學,在太學裏講授),後於元帝時,與唐長賓一同應「博士弟子選」,遂成「博士」。從此,「魯詩」中有褚氏之學。司馬遷的《史記》,在當時就缺少十篇,只有篇目沒有文:即一、景帝本紀,二、武帝本紀,三、漢興以來將相名臣年表,四、禮書,五、樂書,六、律書,七、三王世家,八、蒯成侯傳,九、日者列傳,十、龜策列傳。褚少孫在做「博士」的時候,就把這十篇補足了。此外,在其他篇中,也有他加入的話。

查閱次數:357
資料來源:
《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創作背景

西門豹,戰國時魏人,曾做過鄴令。他是魏文侯時一個幹練的政治人才,在鄴令任內,曾改革了當地河伯娶婦的惡俗,引水灌溉田地,人民蒙受很大福利。鄴地,在今河南臨潼縣境。本文就是敍述的他在鄴的政績,是一篇很有趣味的故事。本文是褚少孫對《史記・滑稽列傳》的補充,附在原文的後面。坊間一般選本,多妄事增刪,擅改語句,今照《四部備要》本,妥為訂正,用以存真。

資料來源:
《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精讀 流動應用式
app1 app1 app3
支援Android 6丶IOS 10 或以後的版本
© 2021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私隱政策|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