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classicalchineseliterature.org
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相去萬餘里,各在天一涯。行行重行行1,與君生別離2,相3萬餘里,各在天一涯4
遠行啊遠行,你不斷地離此遠去,我和你就這樣硬生生地被迫分離。相隔已有萬里那麼遙遠,我們已經各在天涯的兩邊,
道路阻且長,會面安可知。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道路阻且長5,會面6可知。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7
道路充滿着阻礙又如此漫長,不知何時才有重聚的一天?北方來的馬兒總是依戀着北風的方向,南方飛來的鳥兒都會朝向南方築巢。(而你怎麼都不會想要回來呢?)
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浮雲蔽白日,遊子不顧反。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8浮雲蔽白日,遊子不顧反9
我們的距離一天遠過一天,我身上的衣帶也一天比一天寬鬆。浮雲遮擋了明亮的太陽,而你又是被甚麼迷惑而忘了回鄉。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思君令人10,歲月忽已晚11棄捐12勿復道,努力加餐飯13
思念你令人加速蒼老,瞬間就已喪失了年華。唉!算了吧別再說了!還不如保重身體,盡力多吃一餐!

導賞

「古詩十九首」是「漢代」五言詩的代表作。東漢以前流行的是四言詩,《詩經》絕大部份就是四言詩。梁‧鍾嶸《詩品》把「古詩十九首」列為詩中上品,並讚美為「驚心動魄,一字千金」,本篇即為「古詩十九首」之首篇,可知其地位。
全篇以第一人稱的寫法,表現思婦對遠行丈夫的相思之苦與眷戀之情。分為兩個部份:前六句寫離別,後十句寫相思。首句五字,連疊四個「行」字,僅以一「重」字綰結。「行行」言其遠,「重行行」極言其遠,兼有久遠之意,翻進一層,不僅指空間,也指時間。於是,複沓的聲調,遲遲的節奏,疲憊的步伐,給人以沉重的壓抑感,痛苦傷感的氛圍,立即籠罩全詩。
中段插入比興,表達出作者因久別所生之憂思:「胡馬」,「越鳥」二句,由鳥獸能戀故土,興起遊子不當忘歸之意;「浮雲」、「白日」之喻,則暗示了遊子遠遊他鄉可能受到的誘惑,表現出作者對愛情因久別而可能動搖的擔憂。「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二句,將兩人間的距離與相思之情做相對比重,不言己之消瘦,卻言衣帶日益寬鬆。至「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二句,客觀的時間作用已因主觀的情感作用而變化了;尤其在「已晚」上加一「忽」字,凸顯歲月的瞬間流逝,道出了思婦的心境,因丈夫不在身邊而覺芳華虛度的失落感受。結尾轉趨積極正面,「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然而「加餐飯」又何需「努力」呢?此正見相思之深而致食不下咽也。全詩語言質樸,情意深重;雖然沒有強烈的字眼,也不直言其憂傷,卻更具感染力量。
查閱次數:4312
資料來源:
朗讀:盧健安(粵)、白雪蓮(普)
|
註釋、譯文:王鏡瑜,《古詩選讀》,文津出版社
|
導賞:王鏡瑜,《古詩選讀》,文津出版社(文)、盧健安(粵)

作者/出處

古詩十九首

「古詩十九首」,始見於梁‧蕭統所編的《文選》,十九首詩未題作者,非一人一時之作,多視為東漢末年無名氏文人的創作。內容大多寫夫妻朋友間的離愁別緒和仕途失意的感慨悲哀,反映了當時社會的動盪不安;其中也有人生無常的體悟,和宣揚及時行樂的消極思想。詩歌藝術上繼承了《詩經》、《楚辭》的傳統,吸取了樂府民歌的營養。《詩經》的賦、比、興表現手法,在「古詩十九首」中得到廣泛運用。清‧沈德潛曰:「古詩十九首,不必一人之辭,一時之作。大率逐臣棄妻,朋友闊絕,遊子他鄉,死生新故之感。或寓言,或顯言,或反復言;初無奇闢之思,或驚險之句,而西京古詩皆在其下,是為國風之遺。」

「古詩十九首」情意真切,書寫婉轉,語言質樸自然,代表了當時五言詩的最高成就,也影響了之後建安文人五言詩的發展,具有啟示性。因此,劉勰推崇它為「五言之冠冕」,鍾嶸稱它「驚心動魄,可謂幾乎一字千金」。

查閱次數:1745
資料來源:
邱宜文,《古詩選讀》,文津出版社

創作背景

《行行重行行》是「古詩十九首」的第一首,抒寫家中思婦對遠行丈夫思念眷戀的複雜感情。「古詩十九首」的作者已不可考,後人從詩中表現的感情、所反映的生活和寫作的技巧,總結認為這些詩歌應是東漢末年(約140──190年)的作品。而且,這些作品與樂府民歌有別,應出自文人手筆。「古詩十九首」原無詩題,後世習慣上以詩的首句作為標題。

資料來源:
甘玉貞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精讀 流動應用式
app1 app1 app3
支援Android 6丶IOS 10 或以後的版本
© 2021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私隱政策|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