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作者/出處
顯示全部...
隱藏...
隋煬帝之幸江都也,命司空楊素守西京。素驕貴,又以時亂,天下之權重望崇者,莫我若也,奢貴自奉,禮異人臣。每公卿入言,賓客上謁,未嘗不踞牀而見,令美人捧出。侍婢羅列,頗僭於上。末年愈甚,無復知所負荷,有扶危持顛之心。隋煬帝之幸江都1也,命司空楊素守西京2。素驕貴,又以時亂,天下之權重望崇者,莫我若也,奢貴自奉,禮異人臣。每公卿入言,賓客上謁,未嘗不踞牀而見,令美人捧出。侍婢羅列,頗僭於上。末年愈甚,無復知所負荷,有扶危持顛之心3
隋煬帝巡幸江都時,命司空楊素留守西京。楊素因為自己是先朝佐命功臣, 平日態度很是驕傲;又因時局紛亂,滿朝文武誰也沒他權大,所以私生活非常豪華,氣派簡直就如皇帝一般。每當公卿來談公事,或者客人上門拜會,總是蹲在牀上,教一羣美人抬出來見客;客廳裏面,丫鬟使女,排列成行;排場比皇帝還要闊綽。到了晚年,更不成話;簡直不知道自己所負職責的重大,對國家對皇室一點責任感也沒有。
一日,衞公李靖以布衣上謁,獻奇策。素亦踞見。公前揖曰︰「天下方亂,英雄競起。公為帝室重臣,須以收羅豪傑為心,不宜踞見賓客。」素斂容而起,謝公,與語,大悅,收其策而退。一日,衞公李靖4布衣5上謁,獻奇策。素亦踞見。公前揖曰:「天下方亂,英雄競起。公為帝室重臣,須以收羅豪傑為心,不宜踞見賓客。」素斂容6而起,謝公,與語,大悅,收其策而退。
有一天,衞國公李靖,以平民身份上門拜見,準備貢獻他的意見書。楊素照舊驕傲地踞坐着接見。李靖看了,也就不行大禮,只上前作了一個揖說︰「天下正在動亂中,英雄們都已起來。大人是帝室重臣,應該存心收羅豪傑,不該蹲坐接見客人。」楊素聽了為之肅然,起身道謝。會談之下,非常高興,接受了他的 意見書而退。
當公之騁辯也,一妓有殊色,執紅拂,立於前,獨目公。公既去,而執拂者臨軒指吏曰︰「問去者︰處士第幾?住何處?」公具以對。妓誦而去。當公之騁辯也,一妓有殊色,執紅拂7,立於前,獨目公。公既去,而執拂者臨8指吏曰:「問去者︰處士第幾?住何處?」公具以對。妓誦而去。
當李靖施展雄辯的時候,一個非常美麗的藝妓,手執紅拂塵,站在面前,目不轉瞬地注視他。李靖告辭以後,她又跟着趕到前軒指給侍衞官說︰「問走出去的那人,甚麼姓名,住甚麼地方?」李靖一一答覆,這藝妓才默記而去。
公歸逆旅。其夜五更初,忽聞叩門而聲低者,公起問焉。乃紫衣戴帽人,杖揭一囊。公問︰「誰?」曰︰「妾,楊家之紅拂妓也。」公遽延入。脫衣去帽,乃十八九佳麗人也,素面畫衣而拜。公驚,答拜。曰︰「妾侍楊司空久,閱天下之人多矣,無如公者。絲蘿非獨生,願託喬木,故來奔耳。」公曰︰「楊司空權重京師,如何?」曰︰「彼屍居餘氣,不足畏也。諸妓知其無成,去者眾矣,彼亦不甚逐也。計之詳矣。幸無疑焉。」問其姓。曰︰「張。」問伯仲之次。曰︰「最長。」觀其肌膚、儀狀、言詞、氣性,真天人也。公不自意獲之,愈喜愈懼,瞬息萬慮不安。而窺戶者無停屨。數日,亦聞追討之聲,意亦非峻。乃雄服乘馬,排闥而去,將歸太原。公歸逆旅。其夜五更初,忽聞叩門而聲低者,公起問焉。乃紫衣戴帽人,杖揭一囊。公問:「誰?」曰:「妾,楊家之紅拂妓也。」公遽延入。脫衣去帽,乃十八九佳麗人也,素面畫衣而拜。公驚,答拜。曰:「妾侍楊司空久,閱天下之人多矣,無如公者。絲蘿非獨生,願託喬木,故來奔耳。」公曰:「楊司空權重京師,如何?」曰:「彼屍居餘氣9,不足畏也。諸妓知其無成,去者眾矣,彼亦不甚逐也。計之詳矣。幸無疑焉。」問其姓。曰:「張。」問伯仲之次。曰:「最長。」觀其肌膚、儀狀、言詞、氣性,真天人也。公不自意獲之,愈喜愈懼,瞬息萬慮不安。而窺戶者無停屨。數日,亦聞追討之聲,意亦非峻。乃雄服乘馬,排10而去,將歸太原。
李靖回到旅館。當夜五更初,忽聽得有人輕輕叩門;李靖起來察問。只見來的這個人,穿着紫色外衣、戴着帽,手扙上掛着一個衣囊。李靖問︰「是誰?」回答道︰「小妾就是今天楊家手執紅拂塵的藝妓。」李靖連忙延入,她脫去外衣, 除去帽兒,原來是個十八九歲的美麗女郎,白潤的臉龐,彩繡的衣裙,已自盈盈下拜。李靖不覺嚇了一跳,也便連忙答拜。女郎說︰「小妾侍候楊司空很久,所 見過各種各樣的人才多極了,沒有一個能像先生這樣的。絲蘿不能獨自生存,誠願附託大樹,所以來相投奔。」李靖說︰「可是楊司空在京師有權有勢,怎麼辦?」女郎道︰「他已是一個活死人,沒有甚麼可怕的。我們一班人都知道他不會有甚麼成就,出走的已很多了,他也並不怎麼追究。關於這,我已經考慮周到,請不必疑慮。」李靖問他姓甚麼,他說「姓張」;又問他排行第幾,他說「居長」。 細看他的肌膚、儀態、談吐、氣質各方面,真是天人。李靖無意中獲得這麼一位美人,越看越喜歡,越喜歡也就越害怕,一時思潮起伏,簡直難於形容。而外面不斷地有人到門口來偷看美人兒,更令他心裏惴惴不安。過了幾天,也聽得有些追索的風聲,但顯然風聲並不很緊。於是他倆索性穿了華貴衣服,騎着高頭駿馬,大搖大擺走出旅館,決定直歸太原。
行次靈石旅舍,既設牀,爐中烹肉且熟。張氏以髮長委地,立梳牀前,公方刷馬。忽有一人,中形,赤髯而虬,乘蹇驢而來。投革囊於爐前,取枕欹臥。看張梳頭。公怒甚,未決,猶刷馬。張熟視其面,一手握髮,一手映身搖示公,令勿怒。急急梳頭畢,斂袵前問其姓。臥客答曰︰「姓張。」對曰︰「妾亦姓張,合是妹。」遽拜之。問︰「第幾?」曰︰「第三。」因問︰「妹第幾?」曰︰「最長。」遂喜曰︰「今多幸逢一妹。」張氏遙呼︰「李郎,且來見三兄!」公驟拜之。遂環坐。曰︰「煮者何肉?」曰︰「羊肉,計已熟矣。」客曰︰「飢。」公出市胡餅。客抽腰間匕首,切肉共食。食竟,餘肉亂切送驢前食之,甚速。客曰︰「觀李郎之行,貧士也。何以致斯異人?」曰︰「靖雖貧,亦有心者焉。他人見問,故不言。兄之問,則不隱耳。」具言其由。曰︰「然則將何之?」曰︰「將避地太原。」曰︰「然吾故非君所致也。」曰︰「有酒乎?」曰︰「主人西,則酒肆也。」公取酒一斗,既巡,客曰︰「吾有少下酒物,李郎能同之乎?」曰︰「不敢。」於是開革囊,取一人頭並心肝。卻頭囊中,以匕首切心肝,共食之。曰︰「此人天下負心者,銜之十年,今始獲之,吾憾釋矣。」又曰︰「觀李郎儀形器宇,真丈夫也。亦聞太原有異人乎?」曰︰「嘗識一人,愚謂之真人也。其餘,將帥而已。」曰︰「何姓?」曰︰「靖之同姓。」曰︰「年幾?」曰︰「僅二十。」曰︰「今何為?」曰︰「州將之子。」曰︰「似矣。亦須見之。李郎能致吾一見乎?」曰︰「靖之友劉文靜與之狎。因文靜見之可也。然兄何為?」曰︰「望氣者言太原有奇氣,使訪之。李郎明發,何日到太原?」靖計之日。曰︰「達之明日月方曙,候我於汾陽橋。」言訖,乘驢而去,其行若飛,迴顧已失。公與張氏且驚且喜,久之,曰︰「烈士不欺人,固無畏。」促鞭而行。行次靈石11旅舍,既設牀,爐中烹肉且熟。張氏以髮長委地,立梳牀前,公方刷馬。忽有一人,中形,赤髯而虬12,乘蹇驢13而來。投革囊於爐前,取枕欹臥。看張梳頭。公怒甚,未決,猶刷馬。張熟視其面,一手握髮,一手映身搖示公,令勿怒。急急梳頭畢,斂袵14前問其姓。臥客答曰:「姓張。」對曰:「妾亦姓張,合是妹。」遽拜之。問:「第幾?」曰:「第三。」因問:「妹第幾?」曰:「最長。」遂喜曰:「今多幸逢一妹。」張氏遙呼:「李郎,且來見三兄!」公驟拜之。遂環坐。曰:「煮者何肉?」曰:「羊肉,計已熟矣。」客曰:「飢。」公出市胡餅15。客抽腰間匕首,切肉共食。食竟,餘肉亂切送驢前16之,甚速。客曰:「觀李郎之行,貧士也。何以致斯異人?」曰:「靖雖貧,亦有心者焉。他人見問,故不言。兄之問,則不隱耳。」具言其由。曰:「然則將何之?」曰:「將避地太原。」曰:「然吾故非君所致也。」曰:「有酒乎?」曰:「主人西,則酒肆也。」公取酒一斗,既巡,客曰:「吾有少下酒物,李郎能同之乎?」曰:「不敢。」於是開革囊,取一人頭並心肝。卻頭囊中,以匕首切心肝,共食之。曰:「此人天下負心者,銜之十年,今始獲之,吾憾釋矣。」又曰:「觀李郎儀形器宇,真丈夫也。亦聞太原有異人乎?」曰:「嘗識一人,愚謂之真人也。其餘,將帥而已。」曰:「何姓?」曰:「靖之同姓。」曰:「年幾?」曰:「僅二十。」曰:「今何為?」曰:「州將之子17。」曰:「似矣。亦須見之。李郎能致吾一見乎?」曰:「靖之友劉文靜18與之狎。因文靜見之可也。然兄何為?」曰:「望氣者言太原有奇氣,使訪之。李郎明發,何日到太原?」靖計之日。曰:「達之明日月方曙,候我於汾陽橋19。」言訖,乘驢而去,其行若飛,迴顧已失。公與張氏且驚且喜,久之,曰:「烈士不欺人,固無畏。」促鞭而行。
行到靈石地方,找到一間小客棧;擺好了火爐,裏面燉着肉將熟未熟,張氏因為頭髮長得直拖到地,所以站在牀前梳頭;李靖則正在門外刷馬。忽然有一個人,中等身材,絡腮紅鬍子,跨着一頭跛腳驢,也來投店;把個大皮囊朝爐邊一丟,隨即取出枕兒側着身子靠在牀上,看張氏梳頭。李靖瞧見,非常生氣,一時還未決定怎樣辦,仍舊繼續刷馬。張氏仔細注視這冒失的客人,一手握着頭髮,另一隻手借身子掩蔽向李靖搖動,示意李靖不要動怒。她急忙把頭梳好,整齊衣襟上前施禮,問他貴姓。臥着的客人說︰「姓張。」她答道︰「小妾也姓張,該是妹子了。」一面說着,居然就跪拜行禮,又問他︰「行幾?」他說︰「行三。」然後反問︰「妹子行幾?」她說︰「居長。」他很高興地說︰「今天幸運遇見大妹。」張氏遙遙招呼李靖︰「李郎,快來拜見三哥!」李靖過去就跪拜。於是三人圍着坐下。鬍子問︰「煮的是甚麼肉?」 李靖說︰「羊肉。約摸着已經熟了。」鬍子說︰「俺餓了。」於是李靖便出去買了些燒餅。鬍子抽出腰間匕首切肉,三人就大吃起來。吃完飯,鬍子把剩下的肉用匕首切碎,拿去餵驢,很快就吃完了。鬍子說︰「依俺看,李郎還是貧士,怎麼得到這樣一位天仙的?」李靖道︰「李靖雖窮,可是也是很有雄心壯志要作一番事業的。別人要問,我當然不必說;老兄問起,便不敢隱瞞了。」李靖便把始末詳細敍述了一遍。鬍子問他︰「那麼,現在準備到那兒去?」李靖說︰「準備去太原躲一躲。」鬍子說︰「如此說來,我這次不會是為你而來的。」然後又問︰「有酒嗎?」李靖說︰「店主人西邊,便是酒店。」他說着便出外沽了一斗酒回來。喝了一輪,鬍子又說︰「俺這兒有一點下酒東西,李郎能陪我吃嗎?」李靖說︰「不敢當!」於是鬍子便打開皮囊,拿出了一顆人頭和一副心肝;把頭丟回,用匕首切碎心肝,一齊吃。他說︰「這人是天下最沒良心的傢伙,俺對他已經懷恨十年,今天才得手,俺這冤氣出了!」又說︰「俺看李郎儀表氣慨,真是個丈夫;也聽得太原有甚麼特異的人才沒有?」李靖說︰「我曾經認識一個人。依我淺見,這個人確實夠得上領袖資格;其他只不過將帥人才而已。」鬍子問︰「姓甚麼?」李靖說︰「和我同姓。」鬍子問︰「多大年紀?」李靖說︰「才滿二十。」鬍子問︰「現在幹甚麼?」李靖說︰「是州將的兒子。」鬍子說︰「很像就是他。不過也得見面看看。李郎能設法讓俺見他一面嗎?」李靖說︰「我的朋友劉文靜和他最熟;找文靜介紹見面就成。但老哥為甚麼要見他?」鬍子說︰「望氣的說太原方入面有股奇氣,叫俺瞧瞧去。李郎明天動身,那一天可以到太原?」李靖略一計算,告訴了一個日子。鬍子站起身來,說︰「好吧,你到的第二天,天一發亮,在汾陽橋等俺!」說完,提了皮囊,大踏步走出店門,跨上驢背,飛也似地馳去,轉眼便沒了蹤影。李靖和張氏又驚又喜,待了好一會兒,商議說︰「這樣的烈士不會騙人的,不用怕甚麼。」於是也加快前行。
及期,入太原。果復相見。大喜,偕詣劉氏。詐謂文靜曰︰「以善相者思見郎君,請迎之。」文靜素奇其人,一旦聞有客善相,遽致使迎之。使迴而至,不衫不履,裼裘而來,神氣揚揚,貌與常異。虬髯默居末坐,見之心死,飲數杯,招靖曰︰「真天子也!」公以告劉,劉益喜,自負。既出,而虬髯曰︰「吾得十八九矣。然須道兄見。李郎宜與一妹復入京,某日午時,訪我於馬行東酒樓下。下有此驢及瘦驢,即我與道兄俱在其上矣。到即登焉。」又別而去,公與張氏復應之。及期,入太原。果復相見。大喜,偕詣劉氏。詐謂文靜曰:「以善相者思見郎君,請迎之。」文靜素奇其人,一旦聞有客善相,遽致使迎之。使迴而至,不衫不履,20裘而來,神氣揚揚,貌與常異。虬髯默居末坐,見之心死,飲數杯,招靖曰:「真天子也!」公以告劉,劉益喜,自負。既出,而虬髯曰:「吾得十八九矣。然須道兄見。李郎宜與一妹復入京,某日午時,訪我於馬行東酒樓下。下有此驢及瘦驢,即我與道兄俱在其上矣。到即登焉。」又別而去,公與張氏復應之。
在預訂的日期,他們進入太原,果然有見到了鬍子。彼此都非常高興,便同赴劉公館,假裝告訴文靜說︰「有個相法高明的朋友,想要看看公子,請接來看看怎樣?」文靜一向也對李世民另眼看待,現在聽說有人看相高明,便馬上派人去接世民。派的人回來時,世民也跟着趕到;穿着便服,敞開皮襖,很隨便地就來了;然而卻神氣揚揚,儀表截然與眾不同。鬍子沉默地坐在酒席的下位,一看就死了心。飲了幾杯酒後,便把李靖招到旁邊,說︰「這是真命天子!」李靖轉告文靜;文靜越加喜歡,自鳴得意。出了劉公館,鬍子又說︰「俺看過,大概八九成錯不了,但還要請道兄再見面看一看。李郎可以和大妹再進京;某天正午,在馬行東邊酒樓下找我。看見有這驢兒和另一頭瘦驢,便是俺和道兄都在上面;到時便可一直上去。」說完又分手,李靖和張氏仍答應着。
及期訪焉,宛見二乘。攬衣登樓,虬髯與一道士方對飲,見公驚喜,召坐。圍飲十數巡。曰︰「樓下櫃中有錢十萬,擇一深隱處駐一妹。某日,復會我於汾陽橋。」如期至,則道士與虬髯已到矣。俱謁文靜。時方弈棋,揖而話心焉。文 靜飛書迎文皇看棋。道士對弈,虬髯與公旁侍焉。俄而文皇到來,精采驚人,長揖而坐;神氣清朗,滿坐風生,顧盼煒如也。道士一見慘然,下棋子曰︰「此局全輸矣!於此失卻局哉!救無路矣!復奚言!」罷奕而請去。既出,謂虬髯曰︰ 「此世界非公世界;他方可也。勉之,勿以為念!」因共入京。虬髯曰︰「計李郎之程,某日方到。到之明日,可與一妹同詣某坊曲小宅相訪。李郎相從一妹,懸然如磬,欲令新婦祇謁,兼議從容,無前卻也。」言畢,吁嗟而去。及期訪焉,宛見二乘21。攬衣登樓,虬髯與一道士方對飲,見公驚喜,召坐。圍飲十數巡。曰:「樓下櫃中有錢十萬,擇一深隱處駐一妹。某日,復會我於汾陽橋。」如期至,則道士與虬髯已到矣。俱謁文靜。時方弈棋,揖而話心焉。文 靜飛書迎文皇22看棋。道士對弈,虬髯與公旁侍焉。俄而文皇到來,精采驚人,長揖而坐;神氣清朗,滿坐風生,顧盼煒如23也。道士一見慘然,下棋子曰:「此局全輸矣!於此失卻局哉!救無路矣!復奚言!」罷奕而請去。既出,謂虬髯曰: 「此世界非公世界;他方可也。勉之,勿以為念!」因共入京。虬髯曰:「計李郎之程,某日方到。到之明日,可與一妹同詣某坊曲小宅相訪。李郎相從一妹,懸然如磬24,欲令新婦祇謁,兼議從容,無前卻也。」言畢,吁嗟而去。
到期去訪,果然見有那兩頭牲口;便攬衣上樓。鬍子和一個道士正在對飲,見了李靖又驚又喜,招呼就座。圍着飲過十幾通,鬍子拉了道士先走,說︰「樓下櫃檯裏面有錢十萬枚,揀過僻靜地方安頓大妹。某天,再和俺在汾陽橋相會!」依期前往,道士和鬍子已先到了。便一同去找文靜。恰好碰着下棋,客氣一番後,道出來意;文靜立即寫條仔接世民看棋。道士和文靜對下,鬍子和李靖在旁觀戰。一會兒世民來到,其精神風采令人驚佩,拱了拱手,便坐下來;儀表氣道,清明爽朗;頓使大家,如坐春風;眼睛裏面更有無窮光熱攝人。道士一見,神色慘淡,下一個棋子說︰「這盤棋全輸了!真想不到在這裏輸掉了!沒法救了!還有甚麼話可說!」便停止下期,起身告辭。出來之後,對鬍子說︰「這裏的世界不是您的世界;還是去別處發展吧!好好幹,不要心裏放不開!」因即決定一同回京。分手時,鬍子又叮囑李靖說︰「約計李郎的行程,要某天才能到達。到的第二天,可和大妹同到坊角落小屋裏找俺。李郎和大妹同居,一點積蓄也沒有,怎麼成?俺要教新娘子體體面面相見,並且商量長遠的辦法,千萬別推辭!」說完,歎息而去。
公策馬而歸。即到京,遂與張氏同往。乃一小版戶,叩之,有應者,拜曰︰「三郎令候李郎一娘子久矣。」延入重門,門愈壯。婢四十人,羅列庭前。奴二十人,引公入東廳。廳之陳設,窮極珍異,箱中妝奩冠鏡首飾之盛,非人間之物。巾櫛妝飾畢,請更衣,衣又珍異。既畢,傳云︰「三郎來!」乃虬髯紗帽裼裘而來,亦有龍虎之狀,歡然相見。催其妻出拜,蓋亦天人耳。遂延中堂,陳設盤筵之盛,雖王公家不侔也。四人對饌訖,陳女樂二十人,列奏於前,似從天降,非人間之曲。食畢,行酒。家人自東堂舁出二十牀,各以錦繡帕覆之。既陳,盡去其帕,乃文簿鑰匙耳。虬髯曰︰「此盡寶貨泉貝之數。吾之所有,悉以充贈。何者?欲於此世界求事,當龍戰三二十載,建少功業。今既有主,住亦何為?太原李氏,真英主也。三五年內,即當太平。李郎以奇特之才,輔清平之主,竭心盡善,必極人臣。一妹以天人之姿,蘊不世之藝,從夫之貴,以盛軒裳。非一妹不能識李郎,非李郎不能榮一妹。起陸之貴,際會如期。虎嘯風生,龍吟雲萃,固非偶然也。持余之贈,以佐真主,贊功業也;勉之哉!此後十年,當東南數千里外有異事,是吾得事之秋也。一妹與李郎可瀝酒東南相賀。」因命家童列拜,曰︰「李郎、一妹,是汝主也。」言訖,與其妻從一奴,乘馬而去。數步,遂不復見。公據其宅,乃為豪家,得以助文皇締構之賢,遂匡天下。公策馬而歸。即到京,遂與張氏同往。乃一小版戶,叩之,有應者,拜曰:「三郎令候李郎一娘子久矣。」延入重門,門愈壯。婢四十人,羅列庭前。奴二十人,引公入東廳。廳之陳設,窮極珍異,箱中妝奩冠鏡首飾之盛,非人間之物。巾櫛妝飾畢,請更衣,衣又珍異。既畢,傳云:「三郎來!」乃虬髯紗帽裼裘而來,亦有龍虎之狀,歡然相見。催其妻出拜,蓋亦天人耳。遂延中堂,陳設盤筵之盛,雖王公家不侔也。四人對饌訖,陳女樂二十人,列奏於前,似從天降,非人間之曲。食畢,行酒。家人自東堂25出二十牀,各以錦繡帕覆之。既陳,盡去其帕,乃文簿鑰匙耳。虬髯曰:「此盡寶貨泉貝26之數。吾之所有,悉以充贈。何者?欲於此世界求事,當龍戰27三二十載,建少功業。今既有主,住亦何為?太原李氏,真英主也。三五年內,即當太平。李郎以奇特之才,輔清平之主,竭心盡善,必極人臣。一妹以天人之姿,蘊不世之藝,從夫之貴,以盛軒裳28。非一妹不能識李郎,非李郎不能榮一妹。起陸29之貴,際會如期。虎嘯風生,龍吟雲萃,固非偶然也。持余之贈,以佐真主,贊功業也;勉之哉!此後十年,當東南數千里外有異事,是吾得事之秋也。一妹與李郎可瀝酒東南相賀。」因命家童列拜,曰:「李郎、一妹,是汝主也。」言訖,與其妻從一奴,乘馬而去。數步,遂不復見。公據其宅,乃為豪家,得以助文皇締構30之賢,遂匡天下。
李靖騎馬回來,一到京,便和張氏同往;原來是一間小木屋;上前叩門,有人答應;門一開,即跪迎說︰「三郎吩咐候李郎和大少奶奶的駕多時了。」當即領着穿過幾重大門,越後越大。約莫四十多個丫鬟排隊迎候在大庭前;另有約莫二十個小厮,把李靖引進東廳;一應陳設,華麗非常;箱櫳裏面化妝品、帽兒、鏡兒、首飾,應有盡有,簡直不像人工所能製作的東西。整巾櫛髮粧飾完畢,小厮再請換衣,衣服又是華貴非凡。一切弄好之後,便聽得傳呼說︰「三郎來了!」只見鬍子戴着紗帽兒敞着皮襖走來,也有龍行虎報的派頭,大家當即高高興興地見過。鬍子又催他的太太出來見禮,原來也是天仙化人一般。於是齊度中堂飲宴,餚饌的豐盛名貴,縱使王公貴人家裏也沒法相比。四人相對吃過,便有女子樂隊二十人,前來演奏,音節超妙,直似天上降下,不是人間曲調。吃過後,再飲酒。這時,忽見家丁從東堂抬來二十架牀,上面都用錦繡帕子覆蓋。擺好之後,揭開帕子,全都是些文簿鑰匙之類。鬍子說︰「這都是寶貝錢幣數目;俺的全部財產,都送給你們二位。為甚麼這樣?因為我本打算要再世界建立事業,少不了惡鬪三二十年,才談得上建些小功業。如今這片世界既有主子了,俺還停在這裏幹甚麼?太原那個姓李的,確是英明的君主;三五年內,定然可以太平。李郎以奇特的才幹,輔助清平的君主,竭心盡力,必然位極人臣。大妹妹以神仙的姿質,絕世的聰明,做李郎賢內助;將來也妻從夫貴,鼎盛榮華。不是大妹不能賞識李郎,不是李郎也不能榮貴大妹;可稱佳偶天成,神仙眷屬。眼見不久機會就要到來,英雄豪傑,各顯身手,吐氣揚眉;真不是偶然的。正可以把俺的贈物,去輔助真主,建功立業。好好努力吧!十年之後,東南幾千里外如果聽得有特殊變化,便是俺成功的時候;大妹和李郎那時可以把酒洒向東南方賀俺。」隨又教慵人一齊跪下,說︰「從今天起,李郎和大少奶便是你們主人!」說完,帶了太太和一個小廝,出門上馬而去,才過幾步,便看不見了。李靖佔有了這宗財產;立即變成豪家,才得幫助世民打江山,成為佐命元勳,終於統一中國。
貞觀十年,公以左僕射平章事,適南蠻入奏曰︰「有海船千艘,甲兵十萬,入扶餘國,殺其主自立。國已定矣。」公心知虬髯得事也,歸告張氏,具衣拜賀,瀝酒東南祝拜之。乃知真人之興也,非英雄所冀。況非英雄乎?人臣之謬思亂者,乃螳臂之拒走輪耳。我皇家垂福萬葉,豈虛然哉!或曰︰「衞公之兵法,半乃是虬髯所傳耳。」貞觀十年,公以左僕射平章事31,適南蠻入奏曰:「有海船千艘,甲兵十萬,入扶餘國32,殺其主自立。國已定矣。」公心知虬髯得事也,歸告張氏,具衣拜賀,瀝酒東南祝拜之。乃知真人之興也,非英雄所冀。況非英雄乎?人臣之謬思亂者,乃螳臂之拒走輪耳。我皇家垂福萬葉,豈虛然哉!或曰:「衞公之兵法,半乃是虬髯所傳耳。」
貞觀十年,李靜官拜左僕射平章事,適逢南蠻遣派使臣入奏,說是有海船千艘,甲兵十萬,侵入了扶餘國,殺了國王自立,已經安定下來了。李靖心裏知道這是鬍子事業得手,回來連忙告訴張氏;夫婦二人穿了禮服,把酒遙洒東南祝拜。由此看來,大凡真命天子興起,確有天命存在,不是英雄人物就能希望得到的,何況並非英雄之流呢?那些為人臣下而妄想造反作亂的,只不過像螳螂用臂膀抵擋車輪而已。我們皇家所以能夠福澤萬年,豈是僥倖得到的嗎?有人說︰衞公的兵法,也大半都是鬍子傳授的呢。

導賞

本篇主題乃代統治者說教;虛構生動的故事,說明「天命有歸」,雖英雄亦無如何,遑論其他?末段「真人之興」云云,正是畫龍點睛處。大概乃杜氏唐時所作。
本文敍事採順序法,由李靖見楊素起,到如何紅拂憐才私奔,如何逆旅遇虬髯客,如何兩度入太原見李世民,如何虬髯贈產以及成功海外瀝酒遙祝等,皆就事態的發展順序。此等敍法最易流為板滯,而此文卻唯見其流利生動,毫無板滯之處。其次,本文寫虬髯客,只抓住其豪爽與飄忽兩個突出點寫,使英雄氣慨躍然紙上。即旅店啗仇,京宅贈產,乃寫其豪爽;四個「而去」︰一、「乘驢而去」,二、「又別而去」,三、「吁嗟而去」,四、「乘馬而去」乃寫其飄忽。又次,篇中對人物抑揚,全用比較暗示法;如同一豪華,而暗示楊素不如虬髯;同一「裼裘而來」,寫世民則「神氣揚揚,貌與常異」;寫虬髯客僅「亦有龍虎之狀」;同一美貌,寫紅拂則「真天人也」,寫虬髯之妻僅「蓋逆天人耳」;兩「亦」字,不特描寫入骨,而且前後呼應緊湊,在文章結構上萬不可少。最後,承議論之後,結以「或曰」云云,仍然回到本題,似結非結,亦有餘情蕩漾之妙。

查閱次數:7714
資料來源:
朗讀:盧健安(粵)、程廣寬(普)
|
註釋、譯文:《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
導賞:《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文)、盧健安(粵)、程廣寬(普)

作者/出處

杜光庭

杜光庭(公元前八五零──九三三),字聖賓(一作「賓至」)唐末處州縉雲(今浙江縉雲縣)人。懿宗(李漼)時,他應舉不第;入天台山(在浙江天台縣北)為道士。後入蜀,僖宗(李儼)時,曾蒙召見;官麟德殿文章應制。唐亡,王建據蜀,他累官戶部侍郎,賜號「廣成先生」。後主(王衍)立,以為「傳真大師」,崇真觀大學士,封蔡國公。後解官,隱青城山(在四川灌縣西南,亦名丈人山,為岷山第一峯,作者有《青城山記》)之白雲溪,自號東瀛子。著述甚多,有《諫書》一百卷,《歷代忠諫書》五卷,《道德經廣聖義疏》三十卷,《錄異記》十卷,《廣成集》一百卷,《壺中集》三卷,此外言道教儀則、應驗、及仙人靈境者尚有二十餘種,八十餘卷。又嘗作《王氏神仙傳》一卷,以悅蜀王。年八十五卒。

查閱次數:2271
資料來源:
《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創作背景

《虬髯客傳》不在杜集中。《宋史藝文志》小說類著錄《虬髯客傳一卷》。宋程大昌《攷古篇》﹙九﹚作《虬鬚傳》。《說郛》及《唐人說薈》以為乃張說撰,非。此傳影響藝壇甚廣,後來衍為戲劇,明張鳳翼張太和皆有《紅拂記》,凌初成有《虬髯翁》,馮夢龍有《女丈夫》,而歷代畫家所繪之「風塵三俠」,亦以此傳為題材。

這篇文章在形式上是短篇小說,而且是我國最早期的短篇小說之一;至於內容性質,則屬於傳奇故事一流。

資料來源:
《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文精讀 流動應用程式
app1 app1app3
支援Android 6丶IOS 10 或以後的版本
© 2024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