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classicalchineseliterature.org
聽雨聽雨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1叫西風。
少年時聽雨,是在歌樓上,紅燭高燒,羅帳低垂,自由自在,無憂無慮。中年時兵荒馬亂、四海飄零,聽雨只在江上舟中。水天遼闊,風急雲低,失群的孤雁在西風中哀鳴。
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2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而今的我,在僧廬下聽雨,兩鬢已花白。悲歡離合,埋葬了少年的快樂,埋葬了壯年的憂愁。一切都已成空,任憑點點滴滴的雨聲,在階前滴到天明。

導賞

一、這首詞以聽雨為線索,用順敘的章法,寫出少年、中年和老年三個時期聽雨的不同地點、不同心情,感懷已逝的歲月,慨嘆眼前的情景,反映了他一生的歷程。這三幅象徵性的畫面,似是隨手拈來,卻形象地概括了作者從少年的浪漫生活,到中年的飄泊,亡國以後晚年的悲苦淒涼,不僅是作者自己一個人的感受,而且折射出了時代的風聲雨聲。
二、這一首詞把「過去」、「現在」、「未來」三個段落,分得清清楚楚。由第一句至第六句,即由過去到現在,都是由景生情:少年時的溫馨旖旎,由「紅燭昏羅帳」的景生出來。壯年時的磊落雄奇,由「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這種壯闊的景色產生;暮年的心情寂寞悲涼,則寓之於僧廬聽雨。三種不同時期的心境,分別在三種不同的環境中表現出來。詞句裏,無須用「溫柔」、「愉悅」、「磊落雄奇」、「淒涼蕭瑟」等等字眼,卻已使人領略到這種境界。而七、八兩句,預期到明天的雨景,則是由現在的感情,生出的將來幻景,使全篇多了一番渲染,使人更能引起共鳴。
三、南京大學中文系王希杰教授認為:這首詞的前大半部份,以詩人的身體為其論域,以「聽雨」為其視點,運用了遞進(上──中──下)和對比的詞格,揭示出生命的短暫。最後兩句擴大了論域:從身體轉向心情──精神世界。視點並沒有改變,但是由於論域的改變,同一自然現象的雨,卻獲得了完全不同的文化含義。(見文津版《古典詩詞的時空設計美學‧序》)
查閱次數:858
資料來源:
朗讀:馮倩雯(粵)、寧榮璇(普)
|
註釋、譯文:邱鎮京、邱宜文,《古典詩詞鑑賞》,文津出版社
|
導賞:邱鎮京、邱宜文,《古典詩詞鑑賞》,文津出版社(文)、馮倩雯(粵)

作者/出處

蔣捷

蔣捷,字勝欲。號竹山,生卒年不詳,常州宜興(今屬江蘇)人。度宗咸淳年間進士。恭帝德祐二年臨安陷落後,曾在江南地區流浪了一段時間。宋亡後,隱居鄉里。元成宗大德年間,有人推薦他出來做官,他堅持民族氣節,不肯接受,以宋遺民終其身。有《竹山詞》。今存詞九十餘首。其中描寫亂離之苦和抒發亡國之慟的作品最為真摯感人。在藝術上不拘一格,多所變化,或粗獷揮斥,或縝密洗煉,或輕靈圓熟,總體來說,作風稍近於辛棄疾。清代劉熙載《藝概》稱讚他為「長短句之長城」。

查閱次數:377
資料來源:
邱鎮京、邱宜文,《古典詩詞鑑賞》,文津出版社

創作背景

蔣捷生當宋、元易代之際,他本是宋度宗咸淳年間進士,幾年後南宋就滅亡了。南宋亡後,他隱居姑蘇一帶太湖之濱,漂泊不仕。他的一生在戰亂年代中顛沛流離,飽經憂患。《虞美人・聽雨》一詞是他後期的代表作,是對自己憂患一生的自述。

資料來源:
甘玉貞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精讀 流動應用式
app1 app1 app3
支援Android 6丶IOS 10 或以後的版本
© 2021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私隱政策|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