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classicalchineseliterature.org
子卿足下︰勤宣令德,策名清時,榮問休暢,幸甚幸甚。遠托異國,昔人所悲;望風懷想,能不依依!子卿足下:勤宣令德1策名清時2,榮問休暢3,幸甚幸甚。遠托異國,昔人所悲;望風懷想,能不依依!
子卿足下:想你現在一定勤奮宣揚優美的品德,在國家承平的時代,建立了光榮的令譽,很好很好。像我,遠遠地淹留在不是本國的土地上,這是從前人們感到悲哀的事;遙望着南天,怎麼能不對好友懷念!
昔者不遺,遠辱還答,慰誨懃懃,有踰骨肉,陵雖不敏,能不慨然!自從初降,以至今日,身之窮困,獨坐愁苦,終日無覩,但見異類。韋韝毳幙,以禦風雨;羶肉酪漿,以充饑渴。舉目言笑,誰與為歡?昔者不4遠辱還答5,慰誨懃懃6,有踰骨肉,陵雖不敏,能不慨然!自從初降,以至今日,身之窮困,獨坐愁苦,終日無覩,但見異類7韋韝毳幙8,以禦風雨;羶肉酪漿9,以充饑渴。舉目言笑,誰與為歡?
先時承你不棄,從遠地寄給我回信,懇切地勸慰我,殷勤地教誨我,真比骨肉還親,我雖愚蠢,怎麼能不感歎!自從投降到今天,我一直是窮困潦倒,自己坐着愁苦不堪,整日看不到自己的人,看到的只是異族。穿着獸皮,住在氈帳裏,躲避風雨;吃着腥臭的肉,喝着牛羊的乳,充飢解渴。仰起臉來看看,又有甚麼人能跟我談心笑樂?
胡地玄冰,邊土慘裂,但聞悲風蕭條之聲。涼秋九月,塞外草衰;夜不能寐,側耳遠聽,胡笳互動,牧馬悲鳴,吟嘯成羣,邊聲四起。晨坐聽之,不覺淚下。嗟乎子卿,陵獨何心,能不悲哉!胡地玄冰10邊土慘裂11,但聞悲風蕭條之聲。涼秋九月,塞外草衰;夜不能寐,側耳遠聽,胡笳12互動,牧馬悲鳴,吟嘯成羣,邊聲四起。晨坐聽之,不覺淚下。嗟乎子卿,陵獨何心,能不悲哉!
這種胡人的地方,冬天奇冷無比,冰都厚得發黑,地都凍得裂開縫,只聽見淒厲蕭颯的風聲。一到秋天九月,天氣就冷起來,塞外的草枯萎了;夜裏不能睡,側着耳朵向遠處聽聽,嗚嗚的胡笳聲,牧馬也在成羣地呼嘯着,這種邊地的聲音,便從四面八方一齊響了起來。一直到早晨起身坐着,仍然聽到這種聲音,不禁流下淚來。唉唉,子卿,我有甚麼心,能不悲痛呢!
與子別後,益復無聊,上念老母,臨年被戮,妻子無辜,並為鯨鯢,身負國恩,為世所悲。子歸受榮,我留受辱,命也如何!身出禮義之鄉,而入無知之俗,違棄君親之恩,長為蠻夷之域,傷已!與子別後,益復無聊,上念老母,臨年被戮13,妻子無辜,並為鯨鯢14,身負國恩,為世所悲。子歸受榮,我留受辱,命也如何!身出禮義之鄉15,而入無知之俗16,違棄君親之恩,長為蠻夷之域,傷已!
自從和你分別以後,越發感到無聊。想想年老的母親,這樣大的年紀遭到殺戮,無辜的妻兒,也被當作罪人處死,本身辜負了國恩,空給世人傷悲。你回去得到榮耀,我留下受盡恥辱,這全是命呀,又能怎樣呢!生在禮義之邦,卻來到這野蠻風俗的地方,違棄了君親的恩惠,永遠留在蠻夷的國度,傷痛極了!
令先君之嗣,更成戎狄之族,又自悲矣!功大罪小,不蒙明察,孤負陵心區區之意,每一念至,忽然忘生。陵不難刺心以自明,刎頸以見志,顧國家於我已矣,殺身無益,適足增羞,故每攘臂忍辱,輒復苟活。先君17之嗣,更成戎狄之族,又自悲矣!功大罪小,不蒙明察,孤負陵心區區18之意,每一念至,忽然忘生。陵不難刺心以自明,刎頸以見志,顧國家於我已矣,殺身無益,適足增羞,故每19臂忍辱,輒復苟活。
叫先父的後嗣,變成了戎狄的同族,自己想想就更加悲哀了。功大罪小,卻不蒙明察,辜負了我心裏那一點區區的微意,每逢想到這裏,便突然忘記還在活着。我本來很容易地可以自殺,來表明我自己的心跡,只是想想國家對於我已經完了,自殺不但無益,正足以增加羞辱,所以每逢打算自殺時,都是勉強忍住悲憤,於是便苟且貪生地又活了下來。
左右之人見陵如此,以為不入耳之歡,來相勸勉,異方之樂,祗令人悲,增忉怛耳。左右之人見陵如此,以為不入耳之歡20,來相勸勉,異方之樂,祗令人悲,增忉怛21耳。
左右的人們看見我這個樣子,就說出一些不能入耳的、想使我歡笑的話來勸勉,只是他們認為快樂的事,徒使我悲傷,更加增我的痛苦罷了。
嗟乎子卿,人之相知,貴相知心。前書倉卒,未盡所懷,故復略而言之。嗟乎子卿,人之相知,貴相知心。前書倉卒,未盡所懷,故復略而言之。
唉唉,子卿,朋友彼此相知,貴在能夠互相了解彼此的心。上次寫給你的那封信,因為寫時很倉猝,沒有把我心裏的話說完,所以現在再簡略地談談。
昔先帝授陵步卒五千,出征絕域,五將失道,陵獨遇戰。而裹萬里之糧,帥徒步之師,出天漢之外,入強胡之域。以五千之眾,對十萬之軍;策疲乏之兵,當新羈之馬。然猶斬將搴旗,追奔逐北,滅跡掃塵,斬其梟帥,使三軍之士,視死如歸。先帝22授陵步卒五千,出征23域,五將失道24,陵獨遇戰。而裹萬里之糧,帥徒步之師,出天漢25之外,入強胡之域。以五千之眾,對十萬之軍;策疲乏之兵,當新26之馬。然猶斬將搴旗,追奔逐27滅跡掃塵28,斬其梟帥29,使三軍之士,視死如歸。
當年先帝給我步兵五千人,出征絕遠的匈奴,因為五位將領迷失了道路,未能依期會合,結果是只有我這一支部隊獨力與敵人交戰。帶着萬里長途行軍所需的食糧,領着徒步走路的隊伍,走出天漢的國境以外,進入強悍的胡人的地區。只用五千人來迎戰對方十萬大軍,驅使已經疲乏了的士兵來抵擋對方新訓練好了的戰馬。可是還能殺死他們的大將,拔掉他們的旗幟,乘着勝利進軍,追趕敗逃的敵人,就像滅跡掃塵那樣輕易快捷,斬了他們兇猛的統帥,使他們全體士兵,都拚着性命死戰。
陵也不才,希當大任;意謂此時,功難堪矣。匈奴既敗,舉國興師。更練精兵,強踰十萬;單于臨陣,親自合圍。客主之形既不相如,步馬之勢又甚懸絕。疲兵再戰,一以當千,然猶扶乘創痛,決命爭首。死傷積野,餘不滿百,而皆扶病,不任干戈。陵也不才,希當30大任;意謂此時,功難堪31矣。匈奴既敗,舉國興師。更練精兵,強踰十萬;單于臨陣,親自合圍。客主之形既不相32,步馬之勢又甚懸絕。疲兵再戰,一以當千,然猶扶乘創痛33決命爭首34。死傷積野,餘不滿百,而皆扶病,不任干戈35
我沒有甚麼才略,本來很難擔負這樣艱鉅的重任;因此心想這一次的戰功,一定是無可比擬的最輝煌的勝利了。匈奴被打敗之後,便全國出兵,更加選練精銳,人數超過十萬以上,由單于親自統率着,把我軍團團包圍。這時敵我的形勢既不相同,而騎兵和步兵的實力也大相懸殊,雙方簡直無從比較。我們疲乏的士兵再次應戰,等於一個人抵敵一千人,可是仍然扶着創傷,忍住痛苦,不顧生命的危險,爭着向前同敵人決戰。結果是死的傷的堆積在戰場上,剩下的不足一百人,也都扶着病,不能拿動武器了。
然陵振臂一呼,創病皆起,舉刃指虜,胡馬奔走。兵盡矢窮,人無尺鐵,猶復徒首奮呼,爭為先登。當此時也,天地為陵震怒,戰士為陵飲血。單于謂陵不可復得,便欲引還,而賊臣教之,遂使復戰,故陵不免耳。然陵振臂一呼,創病皆起,舉刃指虜,胡馬奔走。兵盡矢窮,人無尺鐵,猶復徒首36奮呼,爭為先登。當此時也,天地為陵震怒,戰士為陵飲血37單于謂陵不可復得38,便欲引還,而賊臣教之39,遂使復戰,故陵不免40耳。
然而我舉起胳臂一招呼,這些傷病的便全起來,拿着刀向敵人直衝,逼得胡馬奔逃。刀箭全用盡了,人連一點武器也沒有了,還光着頭大聲呼叫,爭先向前上。當這個時候,天地都為我震怒,戰士都為我悲憤。單于擔心我們有埋伏,以為不可能生擒我,便打算收兵回去,不料那個該死的賊臣,向他吐露了我方的虛實,教他再戰,所以我才終於不免。
昔高皇帝以三十萬眾困於平城,當此之時,猛將如雲,謀臣如雨,然猶七日不食,僅乃得免。況當陵者,豈易為力哉。而執事者云云,苟怨陵以不死。然陵不死,罪也;子卿視陵,豈偷生之士而惜死之人哉?昔高皇帝以三十萬眾困於平城41,當此之時,猛將如雲,謀臣如雨,然猶七日不食,僅乃得免。況當陵者,豈易為力哉。而執事者云云4243怨陵以不死。然陵不死,罪也;子卿視陵,豈偷生之士而惜死之人哉?
從前高皇帝帶着三十萬人被困在平城,那個時候,跟隨的猛將們多得像雲,謀臣多得像雨,可是還弄得七天沒有飯吃,僅僅免於危險。何況處在我這種情形,哪裏就會好辦呢!可是那些執政的大臣們卻紛紛議論,像都怨我沒有犧牲。不過我不死,的確是罪;子卿看着我,難道是那種偷生惜死的人嗎?
寧有背君親,捐妻子,而反為利者乎!然陵不死,有所為也;故欲如前書之言,報恩于國主耳!誠以虛死不如立節,滅名不如報德也。昔範蠡不殉會稽之恥,曹沬不死三敗之辱,卒復勾踐之讎,報魯國之羞。區區之心,竊慕此耳。寧有背君親,捐妻子,而反為利者乎!然陵不死,有所為也;故欲如前書之言44,報恩于國主耳!誠以虛死不如立節,滅名不如報德也。昔範蠡不殉會稽之恥45曹沬不死三敗之辱46,卒復勾踐之讎,報魯國之羞。區區之心,竊慕此耳。
哪裏有違背了君親,拋棄了妻兒,卻反以為是有好處的呢!不過我不死,是有原因的,正如上次我給你的那封信中所說的,是為了想報答國主的恩典啊!我的確認為無代價的犧牲,不如建立更大的忠義;徒然使身名毀滅,不如報答國家的厚恩。從前范蠡沒有在會稽被困時殉難,曹沬沒有在三次戰敗時犧牲,終於報了勾踐的仇,雪了魯國的恥。區區的微意,只是私自羨慕這個罷了。
何圖志未立而怨已成,計未從而骨肉受刑。此陵所以仰天椎心而泣血也!何圖志未立而怨已成,計未從而骨肉受刑。此陵所以仰天椎心47而泣血也!
誰料志向還沒等達到,便已招來了怨恨;計劃還沒等實現,骨肉便已被刑。這就是我為甚麼要仰天長歎,搥胸流淚的呀!
足下又云︰「漢與功臣不薄。」子為漢臣,安得不云爾乎!昔蕭樊囚縶,韓彭葅醢,鼂錯受戮,周魏見辜;其餘佐命立功之士,賈誼亞夫之徒,皆信命世之才,抱將相之具,而受小人之讒,並受禍敗之辱,卒使懷才受謗,能不得展。足下又云:「漢48功臣不薄。」子為漢臣,安得不云爾乎!昔蕭樊囚縶49韓彭葅醢50鼂錯受戮51周魏見辜52;其餘佐命53立功之士,賈誼亞夫54之徒,皆信命世55之才,抱將相之具,而受小人之讒,並受禍敗之辱,卒使懷才受謗,能不得展。
足下來信又說:「漢朝對待功臣不薄。」你是漢臣,怎麼能不這樣說呢!從前蕭、樊的被囚繫,韓、彭的被臠割。鼂錯的被殺,周、魏的得罪;其餘那些輔佐天子建立大功的人,還有賈誼、亞夫等人,全是的確具有超邁出眾的大才,出將入相的本領,可是為小人的饞言所害,都遭受到禍患和失敗,終於使得他們懷着大才蒙受毀謗,以致抱負不能伸展。
彼二子之遐舉,誰不為之痛心哉!陵先將軍功略蓋天地,義勇冠三軍,徒失貴臣之意,剄身絕域之表。此功臣義士所以負戟而長歎者也。何謂不薄哉!二子之遐舉56,誰不為之痛心哉!陵先將軍57功略蓋天地,義勇冠三軍,徒失貴臣58之意,剄身絕域之表。此功臣義士所以負戟而長歎者也。何謂不薄哉!
他們二人這種遭遇,誰能不替他們痛心呢!我的先將軍,武功韜略遮天蓋地,忠義勇敢冠絕三軍,只因得罪了貴臣,才在遙遠的塞外悲憤自殺。這都是叫功臣義士們倚着劍戟長歎的事情,怎麼能說是漢待功臣不薄呢!
且足下昔以單車之使,適萬乘之虜;遭時不遇,至於伏劍不顧,流離辛苦,幾死朔北之野。丁年奉使,皓首而歸。老母終堂,生妻去帷。此天下所希聞,古今所未有也。蠻貊之人尚猶嘉子之節,況為天下之主乎!且足下昔以單車之使,適萬乘之虜;遭時不遇,至於伏劍不顧59,流離辛苦,幾死朔北之野60丁年61奉使,皓首62而歸。老母終堂63,生妻去帷64。此天下所希聞,古今所未有也。蠻65之人尚猶嘉子之節,況為天下之主乎!
再以足下來說,從前你只乘着一輛單車,出使到強大的敵國;碰上倒霉的事情,竟至不顧性命,拔劍自刎,以後輾轉流離,經歷多少苦難,差一點死在朔北的荒野。壯年奉命出使,直到白了頭髮才得同去。不幸老母已經去世,妻子已經改嫁。這是天下沒有聽見過的,古今從來沒有的事。就是不懂禮義的夷狄還都讚美你的節操,更何況做天下的主人的呢!
陵謂足下當享茅土之薦,受千乘之賞。聞子之歸,賜不過二百萬,位不過典屬國,無尺土之封加子之勤。而妨功害能之臣盡為萬戶侯,親戚貪佞之類悉為廊廟宰。子尚如此,陵復何望哉!陵謂足下當享茅土之薦66,受千乘之賞67。聞子之歸,賜不過二百萬68,位不過典屬國69,無尺土之封加子之勤。而妨功害能之臣盡為萬戶侯,親戚貪佞之類悉為廊廟宰70。子尚如此,陵復何望哉!
我以為足下一定得到列侯的封贈,領受千輛兵事的重賞的。但是聽說你回去之後,賞賜只不過二百萬錢,官職只不過典屬國,並沒有封贈一尺土地酬報你的功勞。可是那些對有功有本領的人橫施讒害的臣子,卻全封了萬戶侯,那些親屬外戚貪婪奸侯的傢伙,卻做了朝廷的大官。你都這樣了,我還能希望甚麼呢!
且漢厚誅陵以不死,薄賞子以守節,欲使遠聽之臣望風馳命,此實難矣。所以每顧而不悔者也。陵雖孤恩,漢亦負德。昔人有言︰「雖忠不烈,視死如歸。」陵誠能安,而主豈復能眷眷乎!且漢厚誅陵以不死,薄賞子以守節,欲使遠聽之臣望風馳命,此實難矣。所以每顧而不悔者也。陵雖孤恩,漢亦負德。昔人有言:「雖忠不烈,視死如歸。」71陵誠能安,而主豈復能眷眷72乎!
漢朝對於我未能死節,就過分地殺我全家;對於你能守節,卻賞賜的如此微薄,這樣,還想叫那些在遠方聽到這事的臣子為國家效命,就實在困難了。這是我所以每逢想到我自己的未能死節,並不後悔的緣故。我雖然對不起國家,漢朝卻也對不住我。從前有人說過這樣的話:「忠臣雖然不一定要死節,可是也並不怕死。」對於死節的事,我的確能夠安心辦到,對得起國家,可是主上還能反同頭來,眷念我,對得住我嗎!
男兒生以不成名,死則葬蠻夷中,誰復能屈身稽顙,還向北闕,使刀筆之吏,弄其文墨邪!願足下勿復望陵。男兒生以不成名,死則葬蠻夷中,誰復能屈身稽顙73,還向北闕74,使刀筆之吏,弄其文墨邪!願足下勿復望陵。
作為一個堂堂男兒,活着既然不能成名,死了便埋葬在蠻夷裏拉倒,誰能再彎下身子叩頭,回到北闕,叫那些耍筆桿的獄吏玩弄他們的文墨呢!我請求足下不要再希望我回去了!
嗟乎子卿,夫復何言!相去萬里,人絕路殊,生為別世之人,死為異域之鬼,長與足下生死辭矣!幸謝故人,勉事聖君。足下胤子無恙,勿以為念。努力自愛。時因北風,復惠德音。李陵頓首。嗟乎子卿,夫復何言!相去萬里,人絕路殊,生為別世之人,死為異域之鬼,長與足下生死辭矣!幸謝故人,勉事聖君。足下胤子75無恙,勿以為念。努力自愛。時因北風,復惠德音。李陵頓首。
唉唉,子卿,還說甚麼呢!相隔萬里,交通困難,活着是另一世界的人,死了是另一國度的鬼,無論生和死,還和足下永別了!感謝老朋友,希望你能勉力事奉聖明的天子。足下的兒子平安,不必掛念。努力自己保重吧。這時藉着北風有便,寄給你這封信,更盼望你賜給我好的訊息。

導賞

本篇乃李陵在還答蘇武的信中,為其敗降匈奴作辯解。雖係偽作,但揣摩當時李陵心情,頗合情理。所敍事實亦不悖正史。且辭采壯麗,音句流靡,是以自古推為名作。
本篇以議論──答辯──為骨幹,輔以記敍。分為下列十段:
(一)祝頌蘇武建立令名美譽,並道懷念之意。
(二)感謝蘇武的安慰與教誨,並記述自投降以來心情、生活的愁苦以及眼前環境的惡劣。
(三)歷數各種不幸的遭遇,並說明忍辱苟活的原因。
(四)言「人之相知,貴相知心」,故一再向知己表白心境,引出下文主題。
(五)記敍出師,殺敵及兵敗被俘的經過。
(六)用高皇帝被困平城事,以說明自己兵敗之不足怪異。同時,提出「范蠡不殉會稽之恥」「曹沫不死三敗之辱」事蹟,以諭自己之屈降,非為惜死,實有所為。最後慨歎「志未立而怨已成,計未成而骨肉受刑」。
(七)列舉本朝史實,反駁蘇武「漢與功臣不薄」之語。
(八)再以蘇武本身遭遇,指證漢朝薄待功臣。
(九)表示自己雖未能死節,但並不後悔,亦不打算回漢。
(十)最後一段為結束語,包括道別、道珍重、盼覆信等意。
查閱次數:555
資料來源:
朗讀:馮倩雯(粵)、白雪蓮(普)
|
註釋、譯文:《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
導賞:《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文)、馮倩雯(粵)

作者/出處

李陵

李陵(公元前?──前七四),字少卿,漢成紀(今甘肅泰安縣北)人;乃名將李廣嫡孫。武帝時拜騎都尉,率步卒五千人,與匈奴十餘萬人戰,屢敗強敵。適有漢軍候(偵探)管敢降匈奴,具言陵無後援,再攻可破。單于益騎進攻,陵寡不敵眾,矢盡拔絕,力竭而降。武帝聞之,誅其全家。單于壯其勇,以女妻之,封右校王,在匈奴二十餘年卒。

查閱次數:260
資料來源:
《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創作背景

本文選自《文選》,《藝文類聚》及《全漢文》均收入,標題均作「重報蘇武書」,惟《史記》《漢書》中之《李陵傳》不載。唐劉知幾,宋蘇軾,清章學誠,均疑為後人偽作,今已成為定案。蘇武(公元前?──前六四)字子卿,漢杜陵(今陝西長安縣東南)人。武帝時以中郎將出使匈奴,單于迫降不屈,遂被幽囚,後徙於北海,前後十九年之久。值昭帝與匈奴和親,始得歸國。

李陵降胡後,單于曾迫其向蘇武勸降,蘇武竣拒。後蘇武歸國,李陵曾為餞行,二人在國外相與,同處患難,或有相當友誼。本文即係假藉敗降匈奴的李陵,回覆經已回漢的蘇武的信。

資料來源:
《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精讀 流動應用式
app1 app1 app3
支援Android 6丶IOS 10 或以後的版本
© 2021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私隱政策|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