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classicalchineseliterature.org
郭橐駝,不知始何名。病僂隆然伏行,有類橐駝者,故鄉人號之駝。駝聞之曰︰「甚善!名我固當。」因捨其名,亦自謂橐駝云。橐駝1,不知始何名。病2隆然伏行3,有類橐駝者,故鄉人號之駝。駝聞之曰:「甚善!名我固當。」因捨其名,亦自謂橐駝云。
郭橐駝,不知原來叫甚麼名,因為他曲背,背上高起來了一塊肉,走路時臉朝着地,有點像橐駝,所以鄉裏人們都叫他橐駝。他聽見了,就說:「好極,用這個名叫我,原是非常之恰當。」於是便捨棄了他的本名,也自己叫起橐駝來了。
其鄉曰「豐樂鄉」,在長安西。駝業種樹,凡長安豪家、富人為觀遊及賣果者,皆爭迎取養。視駝所種樹,或移徙,無不活;且碩茂,蚤實以蕃。他植者雖窺伺、傚慕,莫能如也。其鄉曰「豐樂鄉」,在長安4西。駝業種樹,凡長安豪家、富人為觀遊5及賣果者,皆爭迎取養。視駝所種樹,或移徙,無不活;且碩茂6蚤實以蕃7。他植者雖窺伺、傚慕,莫能如也。
他的家鄉叫「豐樂鄉」,在長安的西邊。橐駝以種樹為業,凡是長安的豪富人家,為了觀賞游樂而種樹的,和為了賣果而種樹的,都爭着請他去。看看橐駝經手種的樹,或是他經手移植的樹,沒有不活的;並且都高大而茂盛,早早地結果子蕃殖。別的種樹的雖然暗暗地看他怎麼做,也跟着仿傚他怎麼做,可是總不如他種得好。
有問之,對曰︰「橐駝,非能使木壽且孳也;能順木之天,以致其性焉爾。凡植木之性,其本欲舒,其培欲平,其土欲故,其築欲密。既然已,勿動勿慮,去不復顧。其蒔也若予,其置也若棄,則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故吾不害其長而已,非有能碩茂之也;不抑耗其實而已,非有能蚤而蕃之也。他植者則不然,根拳而土易;其培之也,若不過焉則不及。苟有能反是者,則又愛之太恩,憂之太勤,旦視而暮撫,已去而復顧;甚者爪其膚以驗其生枯,搖其本以觀其疏密,而木之性日以離矣。雖曰愛之,其實害之;雖曰憂之,其實讐之;故不我若也。吾又何能為哉?」有問之,對曰:「橐駝,非能使木壽且8也;能順木之9,以致其性焉爾10。凡植木之性,其11欲舒,其12欲平,其土欲13,其14欲密。既然已,勿動勿慮,去不復顧。其蒔也若予15,其置也若棄,則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故吾不害其長而已,非有能碩茂之也;不抑耗16其實而已,非有能蚤而蕃之也。他植者則不然,根17而土易;其培之也,若不過焉則不及。苟有能反是者,則又愛之太18,憂之太勤,旦視而暮撫,已去而復顧;甚者爪其膚19以驗其生枯,搖其本以觀其疏密,而木之性日以離矣。雖曰愛之,其實害之;雖曰憂之,其實讐之;故不我若也。吾又何能為哉?」
有因此問他的,他答道:「橐駝,並不是能夠使樹木有壽並且繁盛的呀;不過能夠順着樹木的自然,使其本性充分發展罷了。大凡樹木的本性,樹根要舒暢,培壅要平坦,泥土要原來的土,填泥防護要週密。既然種好了,就不要動它,也不要掛慮它,走開不必回顧。種上的時候,像是有了寄託一樣;種完的時候,像是拋棄了東西一般;那麼,它的先天就能保全,它的本性就能舒展了。所以我只是不妨害它的生長罷了,並不是能夠使它高大而茂盛;不損傷它的果實罷了,並不是能夠使它早結而蕃殖。別的種樹的就不是這樣,樹根弄得拳曲着,泥土常常換新的;培土的時候,不是太多,就是不夠。即便有不這樣的,卻又愛護得太段勤,掛慮得太過分,早晨看看,晚上摸摸,已經走開,再回頭瞧瞧;更厲害的是,拿手指甲弄破樹皮看看是死是活,搖動搖動樹幹,看看埋的泥土是疏是密,這樣一來,樹木的本性便一天一天地逐漸失去了。雖說是愛它,其實是害了它;雖說是掛慮它,其實是仇視它;所以才不如我的。我又哪裏有甚麼特別的技術呢?」
問者曰︰「以子之道,移之官理,可乎?」駝曰︰「我知種樹而已,官理非吾業也。然吾居鄉,見長人者好煩其令,若甚憐焉,而卒以禍。旦暮,吏來而呼曰︰『官命促爾耕,勖爾植,督爾獲,蚤繰而緒,蚤織而縷,字而幼孩,遂而雞豚。』鳴鼓而聚之,擊木而召之。吾小人輟飧饔以勞吏者,且不得暇,又何以蕃吾生而安吾性邪?故病且殆若是。則與吾業者,其亦有類乎?」問者曰:「以子之道,移之官理20,可乎?」駝曰:「我知種樹而已,官理非吾業也。然吾居鄉,見長人者21好煩其令,若甚憐焉,而卒以禍。旦暮,吏來而呼曰:『官命促爾耕,22爾植,督爾獲,蚤繰而緒23,蚤織而2425而幼孩,遂而雞豚26。』鳴鼓而聚之,擊木而召之。吾小人輟飧饔27以勞吏者,且不得暇,又何以蕃吾生而安吾性邪?故病且28若是。則與吾業者,其亦有類乎?」
問的人說:「把您這種樹的道理,挪用到政治上去,行不行?」橐駝道:「我只知道樹罷了,政治不是我的職業。不過我住在鄉裏,看見做官的喜歡發出一些煩瑣的命令,像是很愛惜人民似的,可是人民終於受到禍害。無論白天晚上,總有差役來喊着說:『官府有命令,催促你們耕田,勉勵你們種植,督催你們收穫,早些繅你們的絲,早些織你們的布,教養你們的小孩,餵大你們的雞豬。』敲着鼓打着梆子,召集人民開會。我們這些小百姓,為了接待侍應差役,飯都來不及吃,忙得一點閒空也沒有,更怎麼能使我們的生活過得好,我們的性命得到安寧呢?所以大家都才這個樣子的疾苦而危險。這樣說來,政治和我們種樹的這一行業,也沒類似的地方吧?」
問者嘻曰︰「不亦善夫?吾問養樹,得養人術。傳其事以為官戒也。」問者29曰:「不亦善夫?吾問養樹,得養人術。傳其事以為官戒也。」
問的人笑道:「這不也很好嗎?我問養樹,卻得到了養人的方法,把這事記下,給做官的作者警戒罷。」

導賞

本文主題是以善於種樹及不善於種樹,來比喻好的政治及不好的政治。善於種樹者,並無特殊的技能,只是「能順木之天,以致其性」,只是「不害其長,不抑耗其實」而已。善於為政者,亦宜如此。
全篇是敘述及議論的混合體。
第一、二兩段為敍述:一敍郭橐駝取名的由來,一敍郭橐駝業種樹而藝高於人;藉以引出下文的問答。
第三段藉問答發揮善於種樹及不善於種樹的分別,主要在於順其自然與違其自然的不同。實際上也就是說的優良政治與惡劣政治的分別,主要也在於順民意與逆民意的不同。
第四段直接點出以種樹比政治的意思,並敘當時老百姓身受的痛苦,以諷刺時政。
末段說明作傳之由作結。
查閱次數:797
資料來源:
朗讀:張敬才(粵)、程廣寬(普)
|
註釋、譯文:《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
導賞:《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文)、張敬才(粵)

作者/出處

柳宗元

柳宗元,生於唐代宗大曆八年,卒於唐憲宗元和十四年(七七三──八一九)。字子厚,河東(今山西永濟)人。德宗貞元九年(七九三)舉進士,初任校書郎,歷任藍田(今陝西藍田)尉,貞元十九年(八〇三)年,任監察御史。王叔文執政時,擢禮部員外郎。其後王氏失勢,柳氏被貶為永州(今湖南零陵)司馬。唐憲宗元和十年(八一五),再貶為柳州(今廣西僮族自治區柳州市)刺史。元和十四年(八一九),病逝於柳州,年僅四十七歲。

柳宗元與韓愈並稱「韓柳」,都是唐代古文運動的領袖。韓愈評他的散文「雄深雅健,似司馬子長」。他的哲理散文,說理透闢。傳記則取材廣泛,形象感人,意味雋永。他的山水遊記,流暢清新,刻劃細緻,寄寓他被貶謫邊遠的愁緒。此外,他也擅長辭賦和詩歌,有《柳河東集》四十五卷,《外集》二卷傳世。

查閱次數:799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創作背景

種樹,替以栽種樹木為業的人。郭橐駝,人名;不過實際上卻沒有這麼一個人,只是作者為了發揮他的政治主張,和諷刺當時的行政,特假託了這樣一個人名,藉種樹做比喻罷了。所以雖然標題為「傳」,卻不是「傳」,而是一篇寓言。選自《柳河東集》。

資料來源:
《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精讀 流動應用式
app1 app1 app3
支援Android 6丶IOS 10 或以後的版本
© 2021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私隱政策|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