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classicalchineseliterature.org
歐陽子方夜讀書,聞有聲自西南來者,悚然而聽之,曰︰「異哉!」初淅瀝以蕭颯,忽奔騰而砰湃,如波濤夜驚,風雨驟至。其觸於物也,鏦鏦錚錚,金鐵皆鳴;又如赴敵之兵,銜枚疾走,不聞號令,但聞人馬之行聲。歐陽子1方夜讀書,聞有聲自西南來者,悚然2而聽之,曰:「異哉!」初淅瀝以蕭颯3,忽奔騰而砰湃4,如波濤夜驚,風雨驟至。其觸於物也,鏦鏦錚錚5,金鐵皆鳴;又如赴敵之兵,銜枚6疾走,不聞號令7,但聞人馬之行聲。
歐陽子正在夜間讀書,聽得有一種聲音從西南來的,吃驚地聽了聽,說:「奇怪呀!」這聲音起初聽去,不過淅淅瀝瀝、蕭蕭颯颯,忽然就奔騰澎湃起來,像排山倒海的驚濤巨浪,像驀地襲來的狂風驟雨,驅走了深夜的靜寂。這聲音和甚麼東西一接觸,就鏦鏦錚錚,像是金鐵器物互撞齊鳴;又像是軍隊開往戰場,秘密地火速進軍,聽不見號令,只聽見人馬奔馳的腳步聲。
余謂童子︰「此何聲也?汝出視之。」童子曰︰「星月皎潔,明河在天,四無人聲,聲在樹間。」余曰︰「噫嘻,悲哉!此秋聲也。胡為而來哉。余謂童子8:「此何聲也?汝出視之。」童子曰:「星月皎潔,明河9在天,四無人聲,聲在樹間。」余曰:「噫嘻10,悲哉!此秋聲也。胡為11而來哉。
我對童子說:「這是甚麼聲音呀?你出去看看!」童子回來說:「星星、月亮、瑩潔光明,銀河掛在天空四外沒有人聲,這聲音嗎,是在樹林之中。」
蓋夫秋之為狀也,其色慘淡,煙霏雲歛;其容清明,天高日晶;其氣慄冽,砭人肌骨;其意蕭條,山川寂寥。故其為聲也,淒淒切切,呼號憤發。豐草綠縟而爭茂,佳木葱蘢而可悅;草拂之而色變,木遭之而葉脫;其所以摧敗零落者,乃其一氣之餘烈。蓋夫秋之為狀也12,其色慘淡13煙霏雲歛14;其容清明,天高日晶15;其氣慄冽1617人肌骨;其意蕭條,山川寂寥18。故其為聲也,淒淒切切,呼號憤發。豐草綠19而爭茂,佳木葱蘢而可悅;草拂之而色變,木遭之而葉脫20;其所以摧敗零落者,乃其一氣之餘烈21
我說:「唉唉!可悲呵!這是秋的聲音呀!現在怎麼就來了呢!原來秋的形狀是這樣的:它的顏色暗淡,煙霧已經飛散,雲霞也已收斂;它的面容清明,蒼天特別的高,白日特別的晶瑩;它的氣真冷,刺透人們的肌骨;它的意態蕭條,高山大水都顯得寂寞無聊。因此它發出來的聲音,就淒涼悲切,像在拚命地號天呼地。那豐潤的綠草,本來是那樣茂盛,但一碰着秋就變了顏色;那青蔥的美樹,本來是那樣可愛,但一遇着秋就掉了葉子。草木所以被摧殘得衰敗零落的緣故,就只是秋氣的餘威所致。
夫秋,刑官也,於時為陰;又兵象也,於行為金。是謂天地之義氣,常以肅殺而為心。天之於物,春生秋實。故其在樂也,商聲主西方之音,夷則為七月之律。商,傷也,物既老而悲傷。夷,戮也,物過盛而當殺。夫秋,刑官也22於時為陰23;又兵象24也,於行為金25。是謂天地之義氣26常以肅殺而為心27。天之於物,春生秋實。故其在樂也,商聲主西方之音28夷則為七月之律29商,傷也30,物既老而悲傷。夷,戮也31,物過盛而當殺。
「要知道,秋是刑官的名稱,按四季來講,它屬於『陰』;又是戰爭的象徵,按五行來講,它屬於『金』;這就是所謂天地的嚴肅之氣,嚴厲摧殘就是它的本性。上天對於萬物,春天使牠們生長,一到秋天就使牠們結果。所以秋在音樂上,是五音中純粹西方之音的『商』聲,是十二律中作為七月之律的『夷則』。『商』,是悲傷的意思,萬物已經老了的時候都會悲傷;『夷』,是殺戮的意思,萬物過於興盛的時候就應衰亡。
嗟乎!草木無情,有時飄零。人為動物,惟物之靈;百憂感其心,萬事勞其形,有動於中,必搖其精。而況思其力之所不及,憂其智之所不能,宜其渥然丹者為槁木,黝然黑者為星星。奈何以非金石之質,欲與草木而爭榮?念誰為之戕賊,亦何恨乎秋聲!」嗟乎!草木無情,有時飄零。人為動物,惟物之靈;百憂感其心,萬事勞其形,有動於32,必搖其33而況思其力之所不及,憂其智之所不能34宜其渥然丹者為槁木,黝然黑者為星星35奈何以非金石之質,欲與草木而爭榮36念誰為之戕賊,亦何恨乎秋聲37!」
「唉唉!草木沒有感覺,到了時候才會飄零,人是動物,在萬物之中最靈;卻有百樣憂慮煩擾他的心,有萬種事由勞苦他的身;心裏一有感動,必定消耗他的精神。何況還尋思那些他的力量不能辦到的事體,憂慮那些他的聰明不能解決的疑問;這樣自然那紅潤的面龐就會變成乾枯的木柴,烏黑的頭髮就會變成灰白的荒梗。不知為了甚麼,本來並沒有金石那樣堅實的質地,卻偏要跟繁茂的草木來鬥艷爭榮?應該想想殘害自己的是誰,又何必多此一舉去怨恨那秋聲!」
童子莫對,垂頭而睡。但聞四壁蟲聲唧唧,如助余之歎息。童子莫對38,垂頭而睡。但聞四壁蟲聲唧唧,如助余之歎息。
童子沒有說甚麼,低下頭睡着了。這時陪着我歎息的,只有牆角邊唧唧的蟲聲。

導賞

賦在漢代盛行以來,歷朝仍有不少人寫,但已經歷了很多變化。在唐代杜牧的《阿房宮賦》,賦的鋪陳揚麗寫法仍有跡可尋。到了宋代,賦的寫法有更大的改變,領導這種改變的是歐陽修。
歐陽修是宋代著名的文學家和史學家,是唐宋八大家之一,更是宋代古文運動的領袖,以散文最為著名,也寫有大量的詩和詞。他的《秋聲賦》很有特色,改變唐代以來賦的「律體」為「散體」,與散文更為接近,被稱為「文賦」的始祖,對賦的發展有重要意義。
《秋聲賦》約作於宋仁宗嘉祐四年(一〇五九),歐陽修當時已五十三歲。全文可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寫自己在夜間讀書時,忽然聽到有異聲自西南而來,吃驚而細聽之。這個起頭很特別,有一點懸疑的氣氛,吸引讀者對這「異聲」的興趣。接着他以多種形象化的手法描寫這種異聲。這種聲音起初像淅瀝的雨聲和蕭颯的風聲,忽然變得像奔騰澎湃的浪濤,又像突然而來的狂風驟雨。這聲音碰觸到物件,就發出鏦鏦錚錚,像是金鐵器物互撞齊鳴的聲音;又像是軍隊開赴敵營,銜枚疾走,聽不到號令,只聽到人和馬的腳步聲。歐陽修叫童子到外面探視,看看是甚麼聲音。童子說外面四野無人,聲音在樹木之間。
這個起段完全不像賦,也未言「秋」,只應了題旨一個「聲」字。到底歐陽修如何賦秋聲,要到第二部分才作分解。
第二部分又可分為三段。第一段寫秋的特質,詳寫其色、其容、其氣、其意、其聲,都是給人慘淡蕭條、寂寥淒切的感覺。最後說樹木在秋天色變葉脫,是抵受不了秋之氣所致,歸結到秋帶來的是「摧敗零落」。
第二段再以另一角度描述秋,是從傳統中國人對秋的詮釋着筆。刑官、陰、兵象、金和五音十二律等,都是古代陰陽家的說法,認為天象與人事之間有密切關係,因此把兩者互相配合,教人順天命而盡人事,趨吉避凶。這裏表示萬物到老就會悲傷,過盛就會衰亡,都是自然現象。
第三段是抒情,說出人是萬物之靈,不免常被煩憂所擾,當有感動時就會勞損精神,以致形容枯槁,頭髮斑白。這裏表示自己也受煩憂困擾,結合歐陽修的生平際遇,可知此時他受到政敵攻擊,請求外調。此段最後四句勸戒人應知道自己並非金石之質,不要自困自怨,戕害自己。
最後一部分寫童子的反應。童子並不了解歐陽修的心情,早已睡去,只有四壁蟲聲像和應他的歎息。這表示了自己的寂寞,可見煩憂仍難以排遣。
這篇賦雖然偏向散文化,但仍保留賦的特色。像採用主客答問的形式,在描述秋聲部分,有押韻,句式工整,以四字句為主,而且極力鋪陳等,都是賦的傳統作法特色。不過歐陽修不像前人鋪陳宮殿都城等題材,而是洋洋灑灑地極寫一種抽象的東西:「秋」。這抽象的季節先具體化地以「聲」來表現,再加以詳述。最後表達自己的寂寞憤慨,結尾尤富文學性,言有盡而意有餘。
查閱次數:579
資料來源:
朗讀:馮倩雯(粵)、程廣寬(普)
|
註釋:《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
譯文:《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
導賞:甘玉貞(文)、甘玉貞(粵)

作者/出處

歐陽修

歐陽修,生於北宋真宗景德四年,卒於北宋神宗熙寧五年(一〇〇七──一〇七二),字永叔,號醉翁,晚年號六一居士,廬陵(今江西吉安)人。北宋仁宗天聖八年(一〇三〇)舉進士,初任西京推官,歷任樞密副使、參知政事、刑部尚書及兵部尚書等職,官至太子少師。歐陽修出身寒微,了解民生疾苦與社會弊端。政治上,他支持改革派的范仲淹推行變法,曾因此數度被貶。晚年因與王安石政見不合,辭官歸隱。

歐陽修是北宋文壇巨擘,與尹洙、梅堯臣等同倡平易樸實的詩文,反對當時奇澀險怪的文風。他又主張文章應「明道致用」,繼承韓愈文以載道的精神。歐陽修被尊為唐宋八大家之一,無論散文、詩、詞都有很高成就。歐陽修也精於史學,曾奉詔修《新唐書》,又自撰《五代史記》。有明天順(一四五七──一四六四)間刊本《歐陽文忠公集》一百五十三卷《附錄》五卷傳世。

查閱次數:493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創作背景

歐陽修《秋聲賦》選自《歐陽修全集》。

《秋聲賦》作於宋仁宗嘉祐四年(一〇五九)。以秋聲發端,描寫暮秋的蕭條景象,感歎自己因人事憂勞,而形神衰老。本文用散文寫法,間以駢偶,是宋朝流行文體之一,稱為文賦。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精讀 流動應用式
app1 app1 app3
© 2021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私隱政策|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