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classicalchineseliterature.org
年月日,季父愈,聞汝喪之七日,乃能銜哀致誠,使建中遠具時羞之奠,告汝十二郎之靈︰年月日,季父1愈,聞汝喪之七日2,乃能銜哀3致誠,使建中遠具時羞之奠4,告汝十二郎之靈:
某年某月某日,你的叔叔愈,聽到你的死訊以後的第七天,才能含着悲哀,盡了誠心,打發建中備了應時的祭品,去向你十二郎的靈祭告:
嗚呼!吾少孤,及長,不省所怙,惟兄嫂是依。中年,兄歿南方,吾與汝俱幼,從嫂歸葬河陽,既又與汝就食江南。零丁孤苦,未嘗一日相離也。吾上有三兄,皆不幸早世。承先人後者,在孫惟汝,在子惟吾;兩世一身,形單影隻。嫂嘗撫汝指吾而言曰︰「韓氏兩世,惟此而已!」汝時尤小,當不復記憶;吾時雖能記憶,亦未知其言之悲也。嗚呼!吾少孤,及長,不省所怙5,惟兄嫂是依。中年,兄歿南方6,吾與汝俱幼,從嫂歸葬河陽7,既又與汝就食江南8。零丁孤苦,未嘗一日相離也。吾上有三兄,皆不幸早世9。承先人後者,在孫惟汝,在子惟吾;兩世一身,形單影隻。嫂嘗撫汝指吾而言曰:「韓氏兩世,惟此而已!」汝時尤小,當不復記憶;吾時雖能記憶,亦未知其言之悲也。
唉唉!我從小就沒了父母,長大之後,不曉得父母是怎樣的,只有依靠着哥哥嫂嫂。哥哥正在中人的時候,不幸死在了南方,那時我和你年紀都小,跟着嫂嫂回到河陽安葬哥哥;之後,又同你到江南避難。雖然這樣地零丁孤苦,可是我們兩從來也沒有離開呢。我上面有三位哥哥,都不幸早早地就去世了。承繼先人的後代的,孫子輩裏只有你,兒子輩只有我;兩代都是單傳,實在太孤獨可憐了。嫂嫂曾撫摸着你、指劃着我說:「韓家兩輩子,只有你們了!」那時候你年紀更小,恐怕不會記得的;我那時雖然能記得,可也不知道她說這句話是多麼悲哀啊!
吾年十九,始來京城。其後四年,而歸視汝,又四年,吾往河陽省墳墓,遇汝從嫂喪來葬。又二年,吾佐董丞相於汴州,汝來省吾;止一歲,請歸取其孥。明年,丞相薨,吾去汴州,汝不果來。是年,吾佐戎徐州,使取汝者始行,吾又罷去,汝又不果來。吾念汝從於東,東亦客也,不可以久。圖久遠者,莫如西歸,將成家而致汝。嗚呼,孰謂汝遽去吾而歿乎!吾與汝俱少年,以為雖暫相別,終當久相與處,故捨汝而旅食京師,以求斗斛之祿。誠知其如此,雖萬乘之公相,吾不以一日輟汝而就也!吾年十九,始來京城10。其後四年,而歸視汝,又四年,吾往河陽省墳墓,遇汝從嫂喪來葬。又二年,吾佐董丞相於汴州11,汝來省吾;止一歲,請歸取其12。明年,丞相13,吾14汴州,汝不果來。是年,吾佐戎徐州15,使取汝者始行,吾又罷去16,汝又不果來。吾念汝從於東,東亦客也,不可以久。圖久遠者,莫如西歸,將成家而致汝。嗚呼,孰謂汝遽去吾而歿乎!吾與汝俱少年,以為雖暫相別,終當久相與處,故捨汝而旅食京師,以求斗斛之祿。誠知其如此,雖萬乘之公相,吾不以一日輟汝17而就也!
我十九歲那年,才到了京城。以後過了四年,我回去看了你一次,又過了四年,我到河陽去掃墓,正遇到你來安葬我的嫂嫂。又過了兩年,我在汴州輔佐董丞相做事,你來看我;只住了一年,就請求回去接你的妻兒來。第二年,丞相去世,我就離開汴州,因此你就沒有能夠來。這一年,我到了徐州做事,誰知我打發去接你的人剛走沒有好久,我就又離了職,因此你又沒有能夠來。我想就是你能跟我一起在東方,東方也是暫時做客,不能長久的。要打算一個長久的辦法,頂好是回到西方,我準備安置好了家庭,就接你來住。唉唉!誰想到你竟忽然拋了我就死了呢!我同你都是少年,以為雖然暫時相別,以後終能長久住在一起的,因此才捨了你到京城去謀生。如果那時真知道這樣的話,那就是有萬乘的公侯卿相大官等我去做,我也不能離開你一天而去就任的呀!
去年,孟東野往,吾書與汝曰︰「吾年未四十,而視茫茫,而髮蒼蒼,而齒牙動搖。念諸父與諸兄,皆康彊而早世,如吾之衰者,其能久存乎?吾不可去,汝不肯來,恐旦暮死,而汝抱無涯之戚也。」孰謂少者歿而長者存,彊者夭而病者全乎!嗚呼!其信然邪?其夢邪?其傳之非其真邪?信也,吾兄之盛德而夭其嗣乎?汝之純明而不克蒙其澤乎?少者彊者而夭歿,長者衰者而存全乎?未可以為信也。夢也,傳之非其真也,東野之書,耿蘭之報,何為而在吾側也?嗚呼,其信然矣!吾兄之盛德而夭其嗣矣!汝之純明宜業其家者,不克蒙其澤矣!所謂天者誠難測,而神者誠難明矣!所謂理者不可推,而壽者不可知矣!雖然,吾自今年來,蒼蒼者或化而為白矣,動搖者或脫而落矣;毛血日益衰,志氣日益微,幾何不從汝而死也!死而有知,其幾何離;其無知,悲不幾時,而不悲者無窮期矣!汝之子始十歲,吾之子始五歲,少而彊者不可保,如此孩提者,又可冀其成立邪?嗚呼哀哉!嗚呼哀哉!去年,孟東野18往,吾書與汝曰:「吾年未四十,而視茫茫,而髮蒼蒼,而齒牙動搖。念諸父與諸兄,皆康彊而早世,如吾之衰者,其能久存乎?吾不可去,汝不肯來,恐旦暮死,而汝抱無涯之戚19也。」孰謂少者歿而長者存,彊者夭而病者全乎!嗚呼!其信然邪?其夢邪?其傳之非其真邪?信也,吾兄之盛德而夭其嗣乎?汝之純明而不克蒙其澤20乎?少者彊者而夭歿,長者衰者而存全乎?未可以為信也。夢也,傳之非其真也,東野之書,耿蘭21之報,何為而在吾側也?嗚呼,其信然矣!吾兄之盛德而夭其嗣矣!汝之純明宜業其家者,不克蒙其澤矣!所謂天者誠難測,而神者誠難明矣!所謂理者不可推,而壽者不可知矣!雖然,吾自今年來,蒼蒼者或化而為白矣,動搖者或脫而落矣;毛血日益衰,志氣日益微,幾何不從汝而死也!死而有知,其幾何離;其無知,悲不幾時,而不悲者無窮期矣!汝之子22始十歲,吾之子23始五歲,少而彊者不可保,如此孩提者,又可冀其成立邪?嗚呼哀哉!嗚呼哀哉!
去年,孟東野到江南去,我託他帶給你的信上說:「我年紀還沒到四十,可是眼睛看東西已經有點模糊,頭髮也漸漸變成花白,牙齒也動搖了。想到爸爸伯叔和哥哥們,都是身體康健卻早亡,像我這樣未老先衰,還是活得久嗎?我不能到江南去,你又不肯到京城來,恐怕我一早一晚死去,使你抱着無窮的悲傷呢。」誰想到年輕的竟會死去而年長的倒反生存,強壯的竟會夭折而有病的倒反保全呢!唉!這是真的嗎?這是做夢嗎?這傳聞的不確嗎?如果是真的,像我哥哥那樣大的德行,能會叫他的後嗣夭折嗎?像你這樣的純真英明,能會不得承受他的福澤嗎?年輕的強壯的能會夭折死亡,年長的有病的倒反生存保命嗎?按說這不能是真的。如果是做夢,是傳聞的不確,那麼,東野的信,耿蘭的報告,為甚麼又在我的身邊呢?唉唉!這是真的了!像我哥哥那樣大的德行,竟然叫他的後嗣夭折了!像你這樣純真英明,應該成家立業的,竟然不能承受他的福澤了!所說的上天真沒法測度,鬼神真沒法明白了!所說的情理真不可理解,壽命真不可知道了!雖然這樣說,我從今年以來,花白的頭髮有的已經變成全白了,動搖的牙齒有的已經脫落了;毛血一天衰敗起一天,志氣一天消沉起一天,還能有多久不也跟着你死去呢!如果死了能有知覺的話,那麼,我和你不在一起的日子也沒有多久了;如果死了沒有知覺的話,那麼,悲傷的日子已經沒有多久,不悲傷的日子便沒有盡期了!你的兒子才十歲,我的兒子才五歲。少年而強壯的都不能保全,像這麼幼小的孩子,又怎能期望他們會長大成人呢?唉唉!悲傷極了!唉唉!悲傷極了!
汝去年書云︰「比得軟腳病,往往而劇。」吾曰︰「是疾也,江南之人,常常有之。」未始以為憂也。嗚呼!其竟以此而殞其生乎?抑別有疾而至斯乎?汝之書,六月十七日也;東野云,汝歿以六月二日;耿蘭之報無月日。蓋東野之使者,不知問家人以月日;如耿蘭之報,不知當言月日。東野與吾書,乃問使者;使者妄稱以應之耳。其然乎,其不然乎?汝去年書云:「比得軟腳病24,往往而劇。」吾曰:「是疾也,江南之人,常常有之。」未始以為憂也。嗚呼!其竟以此而25其生乎?抑別有疾而至斯乎?汝之書,六月十七日也;東野云,汝歿以六月二日;耿蘭之報無月日。蓋東野之使者,不知問家人以月日;26耿蘭之報,不知當言月日。東野與吾書,乃問使者;使者妄稱以應之耳。其然乎,其不然乎?
你在去年給我的信上說:「近來害軟腳病,漸漸厲害起來。」我當時還說:「這種病,住在大江以南的人,常常有的。」因此就沒有把它當做一件值得憂慮的事。唉唉!難道說就是這種病奪去你的生命的嗎?還是另外有了別的病致死的呢?你這次的來信,是六月十七日寫的;東野卻說你死的那天是六月初二;耿蘭的報告上,沒有說幾月幾日。我想大概是這樣的,東野的僕人,不知道向家裏人問問月日;耿蘭寫報告時,不知道應該寫明月日。東野給我寫信的時候,一定問問僕人;那僕人自己不知道,便隨便說出幾月幾日回答他罷了。對嗎?還是不對呢?
今吾使建中祭汝,弔汝之孤,與汝之乳母。彼有食可守以待終喪,則待終喪而取以來;如不能守以終喪,則遂取以來;其餘奴婢,並令守汝喪。吾力能改葬,終葬汝於先人之兆,然後惟其所願。今吾使建中祭汝,弔汝之孤,與汝之乳母。彼有食可守以待終喪,則待終喪而取以來;如不能守以終喪,則遂取以來;其餘奴婢,並令守汝喪。吾力能改葬,終葬汝於先人之27,然後惟其所願。
現在我打發建中來祭你,並弔唁你的孩子和你的乳母。他們如果還有吃的,能夠守滿你的喪期,那就等到滿了喪期再接他們到這裏來;如果他們不能守滿你的喪期,那麼,這一次就接他們到這裏來;至於那麼些奴僕,叫他們都在那裏給你守喪。我的力量如果能夠改葬的話,一定把你改葬到祖先的墳地裏,然後才算隨了我的心願。
嗚呼!汝病吾不知時,汝歿吾不知日;生不能相養以共居,歿不得撫汝以盡哀;斂不憑其棺,窆不臨其穴。吾行負神明,而使汝夭;不孝、不慈,而不得與汝相養以生,相守以死。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生而影不與吾形相依;死而魂不與吾夢相接。吾實為之,其又何尤!彼蒼者天,曷其有極!自今以往,吾其無意於人世矣!當求數頃之田於伊、潁之上,以待餘年,教吾子與汝子,幸其成;長吾女與汝女,待其嫁,如此而已!嗚呼!汝病吾不知時,汝歿吾不知日;生不能相養以共居,歿不得撫汝以盡哀;斂不憑其棺,28不臨其穴。吾行負神明,而使汝夭;不孝、不慈,而不得與汝相養以生,相守以死。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生而影不與吾形相依;死而魂不與吾夢相接。吾實為之,其又何29!彼蒼者天,曷其有極!自今以往,吾其無意於人世矣!當求數頃之田於伊、潁30之上,以待餘年,教吾子與汝子,幸其成;長吾女與汝女,待其嫁,如此而已!
唉唉!你的病,我不知道你甚麼時候得的;你的死,我又不知道你甚麼日子死的;你活着的時候,我沒有能夠養活你,同你住在一起;你死去的時候,我又沒有得到親來看你哭你的機會;成殮的時候,我不能來扶着你的棺木;安葬的時候,我也沒有來到你的墳上。我這種行為實在對不起神明,使你這麼年紀輕輕的死去,我真是又不孝、又不慈,沒有得着同你一道生活,相守到死。一個在天涯,一個在地角,活着的時候你同我不能形影相依,死去後你同我又不能魂夢相接。這都是我自己弄的,還能怨恨誰呢!青青的上天啊,我的悲傷哪裏還有完盡的時候呢!從今以後,我也沒有心思在人間混下去了!應該在伊水和穎水之間,弄幾頃田地,渡過我的殘餘的歲月,教導我的兒子和你的兒子,希望他們成人;撫養我的女兒和你的女兒,直到她們出嫁,這樣就算完了!
嗚呼!言有窮而情不可終,汝其知也邪?其不知也邪?嗚呼哀哉!尚饗!嗚呼!言有窮而情不可終,汝其知也邪?其不知也邪?嗚呼哀哉!尚饗31
唉唉!話有說完了的時候,情意卻沒有完盡,你會知道嗎?你會不知道嗎?唉唉!悲傷極了!希望你來享用這祭品吧!

導賞

本文痛悼至親骨肉的死亡,抒寫不能自已的悲戚。
作者和十二郎,名義上雖是叔姪,但實際上卻超越了普通叔姪的關係。因為他和十二郎同在其嫂鄭夫人的撫養之下長大成人,南北流離奔波,二人相依為命,幾乎就是同胞兄弟。作者的嫂嫂死時,史書記載他曾服喪三年,這簡直是以嫂嫂當作母親看待。嫂嫂既然撫養了他,嫂嫂死後,對於十二郎的撫養,雖然年紀上大不了多少,卻也是義不容辭的。如今想不到十二郎年紀輕輕的就死了,且道路修阻,連得的是甚麼病,甚麼時候死的都不知道,其愧悔悲哀的心情,實非筆墨所能宣,但作者卻已在這篇祭文中表達出來了。
本文共分八段:首段冒頭,是祭文應有的格式;次段敍家世及與十二郎的關係;三段敍與十二郎生前的離合,表達心裏的悔恨;四段自傷衰老,痛悼十二郎之死,自「其信然邪?其夢邪?」以下,悲惻蝕骨,不忍卒讀;五段以未能確知十二郎病及死期,深以為憾;六段告以派人致祭及接其遺孤事;七段再抒心中負疚追悔之情;末段以「言有窮而情不可終」作結,以示悲痛將無盡期。
祭文是生者對死者所說的話,以抒情為主。自六朝以來,祭文大都用韻文來寫,但作者此文卻是用散文寫的,因此有人說道是祭文中的變體。
本文是一向認為名作的。情辭深懇,語語嗚咽,感人下淚;想見他當時執筆之際,至痛澈心,有幾乎不能卒篇之概。韓文素以得陽剛之美著稱,此文雖是曲曲抒寫悲戚,但氣勢噴薄雄放,仍如長江大河。
查閱次數:601
資料來源:
朗讀:曾菀嫈(粵)、程廣寬(普)
|
註釋、譯文:《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
導賞:《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文)、曾菀嫈(粵)

作者/出處

韓愈

韓愈,生於唐代宗大曆三年,卒於唐穆宗長慶四年(七六八──八二四)。字退之,河南河陽(今河南孟縣)人。因昌黎(今河北省昌黎縣)有韓氏望族,故世稱韓昌黎。父仲卿,早卒。韓愈幼年孤苦,勤奮力學。唐德宗貞元八年(七九二)舉進士,初任宣武節度使推官,後調四門博士。德宗貞元十九年(八〇三)轉任監察御史時,因上書抨宮市之弊,被貶為陽山(今廣東陽山)令。唐憲宗元和十四年(八一九)任刑部侍郎,因諫迎怫骨,貶為潮州(今廣東豐順、潮陽一帶)刺史。元和十五年(八二〇),穆宗召為國子祭酒,轉任京兆尹兼御史大夫,終任吏部侍郎。謚文,世稱韓文公。

韓愈是唐代古文運動的倡導者。他推尊儒學,力排佛老;倡文以載道,反對六朝以來的駢偶文風,推崇兩漢古文。韓愈的古文,各體兼長,字句精煉,蘇軾譽為「文起八代之衰」。韓愈的詩,氣勢壯闊,力求新奇,開「以文為詩」的風氣,對宋詩影響深遠。韓愈著述豐富,較通行的版本有明萬曆(一五七三──一六一九)中徐氏東雅堂刊本《昌黎先生集》四十卷、《外集》十卷、《遺文》一卷、《昌黎先生集傳》一卷,另有近人馬其昶《韓昌黎文集校注》。

查閱次數:608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創作背景

十二郎,是作者的姪兒,名老成。作者有三個哥哥:會、介、俞;會無子,介有二子:長曰百川,次曰老成。百川早死,老成過繼給會為嗣。作者少孤,即賴兄會及嫂鄭夫人撫養成人,自幼及長,與十二郎在一起,非常親愛,唐德宗貞元十九年(公元八零三),作者得十二郎死訊,哀痛極了,因寫此文祭之。

資料來源:
《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精讀 流動應用式
app1 app1 app3
支援Android 6丶IOS 10 或以後的版本
© 2021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私隱政策|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