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作者/出處
顯示全部...
隱藏...

磧中作
Written in the Desert

走馬西來欲到天,辭家見月兩回圓。走馬西來欲到天,辭家見月兩回圓。
躍馬西行,似乎要走到天盡頭的另一邊。離別家鄉,不知不覺已過了兩次月圓。
To the west I've come on horseback, to this a sky-high terrene;
E'er since I left my homestead, the moon, twice full, has been.
今夜未知何處宿,平沙莽莽絕人煙。今夜未知何處宿,平沙莽莽1絕人煙。
今晚不知將在何處紮營住宿?但見廣袤無垠的沙漠瀚海,舉目不見人煙。
I know not where, tonight, shall we camp and rest for the night;
'Tis a land of sands so boundless, no human dwellings be seen.

導賞

這是沙漠(磧)行軍途中野營生活的剪影,大約天寶八載(七四九)作者第一次從軍西征時在沙漠中所作。從詩中可知作者離開長安已近兩個月,詩人回顧兩個月的行程,如今宿營在萬里平沙中,正巧又遇上十五的月亮,他想到月圓人未歸。看到唐軍在沙磧中列營而宿,寫下了這首絕句。
全詩僅四句,但每句詩都能給人不同的藝術感受。起句寫空間過程,有一股勃發的激情和大無畏的精神,雄奇壯美而豪邁。次句寫時間過程,情深意遠,含蘊豐富。三句以設問宕開前句,有轉折回旋的韻致。結句似答非答,以景作結,於暮色蒼蒼之中,使人感到氣象壯闊。整首詩給人以悲壯蒼涼的藝術感受。杜甫稱讚岑參的詩「篇終接渾茫」(《寄彭州高三十五使君適虢州二十七長史參三十韻》),便是指他的詩結尾渾厚,氣象闊大,不可窺其涯際。從結句「平沙莽莽絕人煙」來看,境界闊大。茫無邊際,「篇終接渾茫」五字,是當之無愧的。
查閱次數:1582
資料來源:
朗讀:馬寶珊(粵)、宋海岩(普)
|
註釋、譯文:邱鎮京、邱宜文,《古典詩詞鑑賞》,文津出版社
|
英譯:黃宏發
|
導賞:邱鎮京、邱宜文,《古典詩詞鑑賞》,文津出版社(文)、馬寶珊(粵)

作者/出處

岑參

岑參,生於唐玄宗開元七年,卒於唐代宗大曆五年(七一五──七七〇)。江陵(今湖北江陵)人,一說南陽(今河南南陽)人。早歲喪父,家貧,刻苦自學。天寶三年(七四四)中進士,授右率府兵曹。先後出任安西、北庭節度判官等職。晚年依劍南節度使杜鴻漸,客死成都。曾為嘉州刺史,世稱岑嘉州。

岑參的詩早年以風華綺麗見長,後來兩度從軍,往來西北邊塞,詩風變為雄奇奔放。他的七言長歌,吸收了樂府民歌的特色。除七言歌行外,岑參又以五言詩見長。有《岑嘉州集》十卷。

查閱次數:756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創作背景

這是沙漠(磧)行軍途中野營生活的剪影,大約天寶八載(七四九)作者第一次從軍西征時在沙漠中所作。

資料來源:
邱鎮京、邱宜文,《古典詩詞鑑賞》,文津出版社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精讀 流動應用式
app1 app1 app3
支援Android 6丶IOS 10 或以後的版本
© 2022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