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classicalchineseliterature.org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1,去日苦多。
飲酒作樂要盡情歡歌,人生能有多久?像晨露見陽光就乾沒,逝去的時日苦於太多。
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惟有杜康。慨當以慷2,憂思難忘。何以解憂?惟有杜康3
心情振奮而激昂慷慨,憂思難忘啊久位心窩。煩悶的憂思怎樣解脫,唯有狂飲美酒強作樂。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沈吟至今。青青子衿,悠悠我心4」。但為君故,沈吟至今。
「穿著青領服飾的賢才,長久地牽掛著我的心。」只是為思念你的緣故,我低聲吟詠此詩直到如今。
「呦呦鹿鳴,食野之苹,我有嘉賓,鼓瑟吹笙。」呦呦鹿鳴,食野之苹,我有嘉賓,鼓瑟吹笙5。」
「鹿羣於荒野呦呦共鳴,悠然而自得聚食艾蒿。尊貴的客人光臨舍下,我奏瑟吹笙熱情歡迎。」
明明如月,何時可掇?憂從中來,不可斷絕!明明如月,何時可6?憂從中來,不可斷絕!
高空懸掛的那輪明月,何時才能將你摘取呵?我心中壓抑著的憂思,不能斷絕不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闊談讌,心念舊恩。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闊談讌7,心念舊恩。
翻山越嶺遠道來賓客,有勞尊駕專程探望我。久別重逢共飲宴敍談,回憶往日情誼似長河。
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8,何枝可依?
明月燦爛星星微爍,眼望烏鵲向南飛去。繞樹盤旋一圈又一圈,哪個枝頭可作為依託。
山不厭高,水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山不厭高,水不厭深。周公吐哺9,天下歸心。
堆積土石山嶺拔天高,匯集細流海水深難測。像周公那樣禮待賢士,天下人心都歸附於我。

導賞

漢代獨尊儒術,上層社會的讀書人都致力鑽研儒家經學和寫作歌頌盛世的漢賦,並沒有致力創作反映自己感受和世情的詩歌。到漢末建安時代,這種情況才由「三曹」父子扭轉過來。「三曹」是指曹操、曹丕和曹植。
曹操一向以政治家出現在歷史舞台上,很少人以文學家名之。在一般人的心目中,他的奸雄形象更加根深柢固。長久以來,曹操的文學成就被忽略,其實他在造就建安時代的文學盛況很有貢獻。曹操雖是一代梟雄,戎馬半生,但他又十分喜歡文學,尤其「雅愛詩章」。他招攬了一批愛好文學的文人,而他自己也身體力行,寫有不少詩歌,才情頗佳。他愛好文學的作風也影響了他的兒子,一時創作之風大盛,造就了建安時代的文學興盛。
曹操流傳後世的作品不多,其中最有名的是《短歌行》。這首詩大概作於赤壁之戰前後,《三國演義》中便寫曹操在建安十三年率領百萬大軍南下攻吳,在橫渡長江時慷慨賦詩,就是這首《短歌行》。曹操此時已統一北方,進位漢相,成為北方的霸主,更打算率軍南下,統一全國,可說是意氣風發。
此詩全篇四言八韻,有點刻意仿效《詩經》的作法,很有古樸的作風,按文意可分為四大段。第一段由「對酒當歌」到「唯有杜康」,是曹操對人生苦短的感歎,憂思不能排遣,唯有借酒解憂。曹操此時已成就非凡,但轉戰多年,統一大業仍未成就,而他已五十多歲,年事漸高,因此會有「人生幾何」,「譬如朝露」的慨歎。第二段「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兩句引自《詩經》,「青衿」是周代學者的服裝,這四句表示自己思念賢材的深切。「呦呦鹿鳴,食野之苹。我有嘉賓,鼓瑟吹笙」引自《詩經.小雅.鹿鳴》;《鹿鳴》是歡宴賓客的詩篇,曹操借以表達自己招納賢材的熱誠。第三段前四句寫心中的願望就像天上的明月一樣,不知何時才可得到,因此心中憂思不絕;後四句寫渴望心中想念的人能遠道而來,互相歡讌交談,一敘往日情誼。最後一段,前四句以暗喻手法寫賢材就像「烏鵲南飛」,擇木而棲;後四句寫自己就像周公一樣,求材若渴,禮賢下士,希望天下賢材都會向自己歸心。
曹操知道要成就統一天下的偉業,一定要有眾多能人的輔助,因此他曾廣招人材,不論出身、人品,只要有治國用兵之術,他都會任用。這首詩正表達了這種欲仿效周公的宏偉氣魄,他求材若渴,希望得到「天下歸心」。全詩慷慨豪邁,感情充沛,表現了這位富於才情的大英雄的另一面貌。
曹操後來的形象不大好,被小說家塑造成大奸雄,其實他是一個富有文韜武略的軍事家,而且可算是當時的文壇領袖,建安時代文壇的蓬勃多少與他有關。
查閱次數:1367
資料來源:
朗讀:楊月波(粵)、白雪蓮(普)
|
註釋:《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
譯文:甘玉貞
|
導賞:甘玉貞(文)、甘玉貞(粵)

作者/出處

曹操

曹操,生於漢桓帝永壽元年,卒於漢獻帝建安二十五年(一五五──二二〇)。字孟德,沛國譙(今安徽亳縣)人。漢靈帝時舉孝廉,他以討伐董卓及黃巾立功。建安元年(一九六)脅獻帝遷都許昌,封為丞相,先後消滅呂布、袁術、袁紹及劉表等,成為北方的實際統治者。其子曹丕纂漢後,追謚為魏武帝。

曹操為建安時代的文壇領袖。雖戎馬半生,然雅好文學,所作樂府歌辭,氣勢磅礴,格調沉雄,無可比擬。有《曹操集》十卷。

查閱次數:710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創作背景

「行」是古體詩的一種形式,《短歌行》是樂府《相和歌辭中的平調曲名。作者就用這種詩體,抒發內心的感慨和懷抱,蒼勁悲壯,浩淼雄深,在詩國中得到極高的評價。全詩四言八韻,也就自然地分做八段。第一段劈頭一句「對酒當歌」,豪情陡發,引起對於人生短暫的感歎。第二段就從上段「去日苦多」這句話,生出了一種無名的憂愁,仍然得用酒來澆灌。第三段又想到了友人,引用兩句詩經,寫別後的思念。所謂友人,詩人心中未必實有其人;不過因為酒後感到空虛和寂寬,萌生了嚶鳴求友的意念。第四段整個引用《詩經》的成句,寫出了這時的想望。他雖然感到孤獨,卻想像一旦能夠宴樂嘉賓,心裏該有多麼快樂。第五段詩人的心境又有了新的變化,以上關於人生短暫的憂慮,已有杜康來解決;對於寂寞的悲哀也已被美滿的想像來驅散;那麼,這一新的憂愁,就成了「不知何時可以把明月摘取到手」。此處以「明月」來象徵他的遠大抱負,理想的事業一時不能成功,在酒後不禁憂從中來。第六段再想到友人,這友人和第三段的友人不同,這裏似是確有所指。因為「越度」「相存」「談讌」都應指有具體的事實,而不只是抽象的概念。不過究竟指的是誰,後世註者言人人殊,類皆揣測之辭。我們讀詩,主要是欣賞作品藝術,固不必妄事推敲。第七段看見眼前的實景,心中似乎又有所感觸,才發出了「何枝可依」的喟歎。最後四句以山高水深以及周公之聖,來自期自勉,也可看出作者的抱負不凡。

資料來源:
《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精讀 流動應用式
app1 app1 app3
支援Android 6丶IOS 10 或以後的版本
© 2021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私隱政策|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