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classicalchineseliterature.org
元和十年,予左遷九江郡司馬。明年秋,送客湓浦口。聞船中夜彈琵琶者。聽其音,錚錚然有京都聲。問其人,本長安倡女,嘗學琵琶於穆、曹二善才。年長色衰,委身為賈人婦。遂命酒,使快彈數曲。元和十年1予左遷九江郡司馬2。明年秋,送客湓浦口3。聞船中夜彈琵琶者。聽其音,錚錚然有京都聲4。問其人,本長安倡女5,嘗學琵琶於穆、曹二善才6。年長色衰,委身為賈人婦7。遂命酒,使快彈數曲。
元和十年,我降職為九江郡司馬。第二年秋天,到湓浦口送客,聽見船中有夜彈琵琶的人,聲音錚錚地,甚帶京都韻調。詢問之下,才知彈奏的人原是長安藝妓,曾在穆曹兩大名手門下學習琵琶,年齡老去,容貌衰謝以後,嫁給了商人,成為良家婦女了。於是叫人排上酒席,請她隨意彈奏幾曲。
曲罷,憫默。自敍少小時歡樂事,今漂淪鷦顇,轉徙於江湖間。予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感斯人言,是夕始覺有遷謫意,因為長句歌以贈之。凡六百一十二言,命曰琵琶行。曲罷,憫默8。自敍少小時歡樂事,今漂淪鷦顇9轉徙10於江湖間。予出官11二年,恬然12自安,感斯人13言,是夕始覺有遷謫意,因為長句歌以贈之。凡六百一十二言14,命曰琵琶行。
彈罷,她鬱鬱地沉默半響,自己談起年輕時的歡樂情形,如今則是漂泊憔悴,在江湖之間遷移流轉而已。我自京師外調,降為郡官,兩年以來,非常恬靜,頗能安於自己的遭遇。這晚聽到這女子的話,才忽然生起貶官失意的落寞之感。於是作成長詩,唱來贈送給她。共六百一十二字,題為「琵琶行」。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索索。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弦。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忽聞水上琵琶聲,主人忘歸客不發。潯陽江15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索索16主人下馬客在船17,舉酒欲飲無管弦18醉不成歡19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忽聞水上琵琶聲,主人忘歸客不發。
潯陽江頭,送行之夜,楓葉,荻花,冷冷逼人的秋意。主人下了馬送客上船,寂寞的酒杯排出了無聲的酒筵。淒涼的醉意只使別愁增添沉重,這握別的空虛呵──空虛,如月影在渺渺秋江浮動……呀!有貼水傳來的琵琶──是在夢中?讓主人忘卻歸途,讓客人解下征篷。
尋聲暗問彈者誰?琵琶聲停欲語遲。移船相近邀相見,添酒迴燈重開宴。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尋聲暗問彈者誰?琵琶聲停欲語遲。移船相近邀相見,添酒迴燈20重開宴。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
諦聽,追尋,「是誰呀──」輕輕地問,絃音止住了(在為答語躊躇?)久久地沉默不應。靠船過去,致意過去:「請來和司馬相見!」重添好酒,重掌華燈,重擺陳這場宵宴。千聲的邀請,萬遍的催,好容易纔跨出艙門,懷裏的琵琶仍遮蔽着女子大半個顏面。
轉軸撥弦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弦弦掩抑聲聲思,似訴平生不得意。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盡心中無限事。轉軸撥弦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弦弦掩抑21聲聲思,似訴平生不得意。低眉信手22續續彈,說盡心中無限事。
緊緊軸,調調絃──聽,這零星迸出的咚叮,在未成曲調之先,可不已飄來一縷哀情?彈吧,一根弦沉重過一根弦,一片聲幽怨過一片聲,彷彿在傾訴,傾訴此生的憔悴風塵;莊重地、從容地、靈活地、琵琶在指下續續顫鳴,無遺漏地表達出了一顆繁複的淒楚的心。
輕攏慢撚抹復挑,初為霓裳後六么。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灘。水泉冷澀弦疑絕,疑絕不通聲暫歇。輕攏慢撚抹復挑23初為霓裳後六么24大弦嘈嘈如急雨25小弦切切如私語26。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間關鶯語花底滑27,幽咽泉流水下灘。水泉冷澀弦疑絕28,疑絕不通聲暫歇。
輕敲,慢揉,緩撫,急挑,奏罷了《霓裳羽衣》,更奏出了《六么》。大弦嘈嘈,如盛夏的晴空急雨,小弦切切,如情人的春宵私語,嘈嘈聲與切切聲錯雜相彈,呵──大小珍珠,一顆顆掉落白玉的珠盤。「間關,間關」,有鶯語在花底滑轉,幽冷,嗚咽,有流水在冰下潺湲……──冰那麼冷,泉那麼澀,絃音凝固,封凍了!
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銀缾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曲終收撥當心畫,四弦一聲如裂帛。東舟西舫悄無言,唯見江心秋月白。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銀缾乍破水漿迸29,鐵騎突出刀槍鳴。曲終收撥當心畫30,四弦一聲如裂帛。東舟西舫悄無言,唯見江心秋月白。
四座悄然,儘幻夢在耳邊繚繞,美妙的空寂呵,你反使新的哀愁暗暗滋生,這時的聲音消失,比充滿聲音還好。──像銀瓶炸破時的噴泉,一下子弦音飛迸,像鐵騎衝鋒時的戰陣,驀地裏劍戟鏗鳴,曲子──完了。牙片向當心一劃,四絃尖起急收,如綾羅撕成碎帕。滿江的船舶寂靜忘言,唯見江心的秋月,蒼白如畫。
沈吟放撥插弦中,整頓衣裳起斂容,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蝦蟇陵下住。十三學得琵琶成,名屬教坊第一部。曲罷曾教善才伏,妝成每被秋娘妒。五陵年少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鈿頭雲篦擊節碎,血色羅裙翻酒汙。沈吟放撥插弦中,整頓衣裳起斂容31,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蝦蟇陵32下住。十三學得琵琶成,名屬教坊第一部33。曲罷曾教善才伏,妝成每被秋娘34妒。五陵年少爭纏頭35一曲紅綃不知數36鈿頭雲篦擊節碎37血色羅裙翻酒汙38
半晌沉吟,把牙片插置弦中,整衣正色,站起來,訴出了往事重重:「我本是京華的女兒,可逛過蝦蟆陵?我家,就在陵下居住。十三歲,我就學成了彈奏琵琶,那時的聲名?是的,在教坊中,我列居第一部。奏罷長曲,我曾使曠代的名手不敢批評,勻好新妝,我曾使遲暮的美人滿懷羞妒。滿都城的公子哥兒搶着賞給我「纏頭」,一曲方完,收到的紅綃,簡直不能計數。鑲金的雲篦,打節拍打碎了──多麼有趣!血紅的羅裙,給酒痕污損了──拋掉重做。
今年歡笑復明年,秋月春風等閒度。弟走從軍阿姨死,暮去朝來顏色故,門前冷落鞍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今年歡笑復明年,秋月春風等閒度。弟走從軍阿姨39死,暮去朝來顏色故40,門前冷落鞍馬稀,老大41嫁作商人婦。
今年歡笑過去,接着又是明年……璀燦的春,澄朗的秋,就這麼輕輕偷度。──弟弟從軍去了,阿姨死了,一個個黃昏追趕着一次次黎明,容顏漸暗蒙塵霧;門庭日益冷落,客人的車馬日益稀疏,老了!我,嫁給商人,變成了中年主婦。
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梁買茶去,去來江口守空船,繞船月明江水寒。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梁42買茶去,去來江口守空船,繞船月明江水寒。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43
商人捨不得微薄的利潤卻捨得長遠的別離,上月獨往浮梁,只為了賈茶前去。走後剩我一人,在江口孤守空船,上面是明月的徹夜清輝,下面是江水的深寒。午夜,忽然夢見年青時候的狂歡,我哭醒了,讓淚水洗掉脂粉,讓辛酸浸紅眼瞼……」
我聞琵琶已歎息,又聞此語重唧唧。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我從去年辭帝京,謫居臥病潯陽城。潯陽小處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住近湓江地低溼,黃蘆苦竹繞宅生。我聞琵琶已歎息,又聞此語重唧唧44。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我從去年辭帝京,謫居臥病潯陽城45。潯陽小處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住近湓江地低溼,黃蘆苦竹46繞宅生。
琵琶中流出的怨情,已使我深深歎息,現在更聽到這段哀詞,如江岸的秋蟲唧唧!「你和我,同是落魄天涯的人,今日這番相逢,何須定要從前相識?我從去年離開帝京,貶官,鬧病,一直就枯守在這潯陽小城,這個偏僻的潯陽怎會尋到音樂?終年都聽不見弦管的聲音。住居又靠近湓江,地勢是那麼低溼,只黃蘆苦竹,繞屋子莽莽滋生。
其間旦暮聞何物?杜鵑啼血猿哀鳴。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還獨傾。豈無山歌與村笛?嘔啞嘲哳難為聽。今夜聞君琵琶語,如聽仙樂耳暫明。莫辭更坐彈一曲,為君翻作琵琶行。其間旦暮聞何物?杜鵑啼血47猿哀鳴。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還獨傾。豈無山歌與村笛?嘔啞嘲哳難為聽48。今夜聞君琵琶語,如聽仙樂耳暫明。莫辭更坐彈一曲,為君翻作49琵琶行。
這些時來,早晚能聽到些甚麼?杜鵑的悲啼與猿猴的哀鳴。春江花發,秋空月圓,清晨,良宵,拿起酒壺,往往是獨飲自斟。當然,這裏有山歌,也有村笛,呀,那股咿嗚聒噪,只使我掩上耳根!今夜能聽到你的琵琶的語言,彷彿仙樂天風,雙耳這霎時纔覺爽朗清明。請千萬不要推辭,再讓大家欣賞一曲,願替你譯作長詩,贈給你『琵琶行』。」
感我此言良久立,卻坐促弦弦轉急。淒淒不似向前聲,滿座重聞皆掩泣。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溼。感我此言良久立,卻坐促弦50弦轉急。淒淒不似向前聲,滿座重聞皆掩泣。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溼51
受到了我的話的感動?靜靜地站立許久,坐下來,催動弦絲,四條弦忽地雨狂風驟,情調的悽愴不像方纔的圓柔,滿座重聽的客人全流淚了,一個個掩上衣袖。座上流淚的人,誰流得最多,最悲哀?──江州司馬的青衫,早被淚痕溼透。

導賞

白居易除了擅寫諷諭詩,他的敘事詩也十分著名,其中最膾炙人口的,是他的史詩式作品《長恨歌》。他有另一首為人熟知的作品《琵琶行》,也是長篇敘事詩,全詩八十八句,六百一十六字。詩中寫淪落天涯的琵琶女和被貶江州的詩人偶遇,引發出一個動人的場面。以六百多字寫一個晚上的聚會,可見其中的描寫十分細緻。
《琵琶行》詩前有序,說明寫這首詩的緣起。白居易說自己出任九江司馬時,有一晚送客到江邊,聽到鄰船有人彈奏琵琶,有京都的樂聲,便邀請彈奏者過船彈奏。彈奏者說自己年少時本是長安的歌伎,學得一手好琵琶,過着夜夜笙歌的生活,所得賞賜無數;但年長色衰時,只有嫁作商人婦,漂泊江湖之間。白居易聽到她的遭遇,忽然感慨起來,對自己被貶謫有所感觸,於是寫成這詩贈給她。
《琵琶行》用十二句寫遇到琵琶女的經過,用二十八句寫彈奏琵琶的情況,用二十二句寫琵琶女自述身世,用二十句寫自己因此勾起被貶謫的感慨而寫作此詩,最後六句寫再奏一曲時在座者的反應作結。
詩的開頭交代詩人在潯陽江頭夜送客,宴罷主客將別,忽然聽到水上傳來琵琶聲,於是邀請彈奏之人移船演奏,重新開宴。以下二十八句描寫演奏琵琶的情況。頭兩句「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先寫演奏者的姿態,她遲遲不出來,又以琵琶半遮面,顯示了這女子的矜持,也增加了神祕感。下面寫演奏開始,最初八句先寫彈奏的手法和神態,其中在描寫彈奏手法中,穿插寫彈奏者的「情」。「未成曲調先有情」、「似訴平生不得志」、「說盡心中無限事」三句,說出彈奏者吸引作者的,是有濃厚的感情傾注在曲調之中。接着十四句由「輕攏慢撚抹復挑」至「此時無聲勝有聲」寫樂聲和演奏的技巧。視覺和聽覺是不同的感官,要用文字來表達聲音並不容易,要寫出樂音的美妙難度更高。白居易用大量比喻來寫琴音的特點,大的樂音像急雨,小的樂音像人喁喁細語,大小樂音錯綜起來,有如大和小的珍珠錯落地跌落玉製的盤中。以下四句除了以鶯語和泉流來比喻琴音,更描繪了不同景色來形容琴音的變化,像是從春天有紓緩喜悅的花間鳥語,變為冬天水泉冷澀而幾近凝固,至此聲音由漸低至幾乎完全停頓。白居易在此點出了樂曲中一些留白的作用,是「此時無聲勝有聲」。
後面四句寫琴音停頓後又陡然迸起,像銀瓶忽然爆破,琴音高亢,越來越響,像千軍萬馬刀鎗交併。當聲音到達高潮,聽眾情緒到了高峰時,演奏者忽然在琵琶四條弦線當心一畫,以一急速的、像撕裂布帛的聲音收結。下面四句寫曲終的情況,曲已奏完,但曲終人未散,聽者都不動不語,似乎仍未從音樂的振動中恢復過來。這是以聽眾的反應去襯托琴音的引人入勝,又以一句「唯見江心秋月白」寫景,襯托這個忽然寂靜的氣氛。最後描述演奏者放下琵琶站起,也是演奏的真正結束。
一向以來,以文學形式描寫音樂的作品不多,尤其以詩歌的形式來表達的更少。白居易以高超的文字技巧,使讀者感受了一場精采的琵琶演奏,如聞其聲,如見其人。用今天的分析術語,這可說是以「通感」的方法,讓讀者用眼睛去「聽」音樂。
詩人在描寫琵琶演奏完畢後,開始交代演奏者的身世,並以琵琶女自白的方式道出。她自言是京城人士,屬教坊中人,十三歲已學得一手好琵琶。「曲罷曾教善才伏」至「秋月春風等閒度」八句寫她年少時風光的日子,藝高貌美,富家子弟爭相饋贈,夜夜歡宴,笙歌不斷。可惜好景不常,在「弟走從軍阿姨死,暮去朝來顏色故」這兩句轉折之後,便是八句強烈對比的淪落生活:年華漸老,門庭冷落,只得嫁作商人婦,以求歸宿;但商人經常離家遠行,自己獨守空船,夜來夢到少年事,只有暗自飲泣。
詩人先受到琵琶演奏的振動,再聽了琵琶女的身世,興起了濃烈的感慨之情:「我聞琵琶已嘆息,又聞此語重唧唧。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琵琶女自繁華歸於平淡,老來嫁作商人婦,本也是這類人物的必然命運,並非特別感人肺腑,為何白居易卻對她傾注這樣濃烈的感情?這是因為他的感慨並非單純因外在的因素而來,而是這個外來的因素觸動了他內心一直埋藏着的悲情,藉這次聽琵琶而一併發泄出來。他表示自己去年貶謫至此,一直臥病。潯陽地處偏僻,終年聽不到樂聲,只有杜鵑和猿猴的哀鳴,以及難聽的山歌和村笛。《琵琶行》作於元和十一年(公元816年)秋。在這之前一年,白居易因宰相武元衡被刺事件開罪了朝廷的權貴,被貶為江州司馬。司馬是刺史的助手,聽起來好像不錯,但實際上,在中唐時期這個職位是專門安置「犯罪」官員的,是變相發配到某地去接受監督看管。當時江州(今江西九江市)地勢荒僻,環境惡劣,白居易臥病傷懷,四周更無一點開心解悶的東西。當然這是詩人主觀心情欠佳,所以舉目無可觀,聲聲難入耳。到他遇到琵琶女,首先吸引他的是「京都聲」,然後由琵琶女的身世引起他「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慨。在苦悶寂寞中,他把琵琶女的琴音當作一種發泄和慰藉,有如得聞仙樂,更要為她寫作《琵琶行》。
最後,琵琶女也受到這位知音人感動,不免再奏一曲,琴聲卻比之前更哀怨,使聽眾都哭起來。「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為何白居易哭得最厲害?已不言而喻了。他把歌詠者與被歌詠者的思想感情融而為一,大家命運相同、息息相關,最後同聲一哭,也令到千古讀者為之感動。
白居易的《琵琶行》是唐詩的名篇,詩中寫琵琶演奏一段,更為歷代人所讚賞,被喻為描述音樂的經典。這首詩中很多句子都成了千古傳誦的名句,有些我們到今天還經常使用,如「千呼萬喚始出來」、「此時無聲勝有聲」、「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這首詩雖然不及《長恨歌》的史詩式愛情故事為人熟悉,流傳沒有這麼廣,卻有另一角度的欣賞價值。它仔細記載了詩人自己的一個生活片段,遇到一些人,引起一種感慨。他遇到的琵琶女是社會中的小人物,可能被其他人遺忘,但他與這個琵琶女的相遇激起了一種強烈的感情,以詩歌記下了這個動人的片段。文學作品不一定要寫很偉大的事,或有很偉大的抱負才可流傳千古,只要寫得精采,寫得深刻,便值得後世人欣賞。
查閱次數:3617
資料來源:
朗讀:甘玉貞(粵)、張雅茜(普)
|
註釋:《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
譯文:《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
導賞:甘玉貞(文)、甘玉貞(粵)

作者/出處

白居易

白居易,生於唐代宗大曆七年,卒於唐武宗會昌六年(七七二──八四六)。字樂天,晚號香山居士,祖籍太原(今山西太原),後遷居下邽(今陝西渭南)。自幼聰慧,刻苦讀書。唐德宗貞元十六年(七九九)進士,初任校書郎,歷任翰林學士、左拾遺,因敢言直諫,上疏亟論宰相武元衡被盜殺事,為當政者所忌,貶為江州(今江西九江)司馬。其後歷任忠州、杭州、蘇州刺史,官至刑部尚書,晚年退居洛下,崇奉佛法。

白居易是中唐大詩人,與元稹齊名,並稱「元白」。他提倡「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反對「嘲風雪,弄花草」的文學,強調《詩經》的美刺傳統和杜甫的創作精神。白詩的特色是語言淺俗,使老嫗、兒童都能解讀,諷諭詩《秦中吟》及《新樂府》是其中的代表。晚年寫了不少閒適詩和感傷詩。有明萬曆三十四年(一六〇六)馬元調刊本《白氏長慶集》傳世。

查閱次數:1305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創作背景

《琵琶行》選自《全唐詩》卷四百三十五,作於唐憲宗元和十一年(八一六)秋。據白居易自序云,作者於憲宗元和十年(八一五)被貶為九江郡(今江西九江)司馬。次年秋,送客於湓浦口。夜中偶逢琵琶女,從她的漂泊遭遇,想到自己仕途上的失意坎坷,遂寫成《琵琶行》。「同是天涯淪落人」句,是一篇之旨。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精讀 流動應用式
app1 app1 app3
支援Android 6丶IOS 10 或以後的版本
© 2021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私隱政策|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