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classicalchineseliterature.org
尊前擬把歸期說,未語春容先慘咽。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尊前1擬把歸期說,未語春容先慘咽。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宴席上想先說出歸期安慰她,話兒還沒有說出口,伊人的春容已經悲悲淒淒,害我也嗚咽傷情。癡情是人的本性,這和風月並沒關係。
離歌且莫翻新闋,一曲能教腸寸結。直須看盡洛城花,始共春風容易別!離歌且莫翻新闋2,一曲能教腸寸結3。直須看盡洛城花4,始共春風容易別!
莫再唱新的離別歌,一曲就已夠使人悲痛。也許要到看盡了遍地迎風招展的洛陽花後,才放得下心和春風告別。

導賞

一、這是一首惜別詞。但作者卻着力描述春色對人的眷戀以及自己對春的安慰,不落俗套。
二、「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是先把自己置身於情癡中,撇開風月,回身再竄入感情中去。風月本是不惹人的,而人卻往往自己去惹風月。惹了風月,又怨風月。現在因為把自己全融入了癡情,像春蠶作繭,愈縛愈急,所以把身外世界忘得乾乾淨淨。其實,今後情癡,正將「關乎風月」呢!
查閱次數:596
資料來源:
朗讀:黃雅然(粵)、白雪蓮(普)
|
註釋:《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
譯文:邱鎮京、邱宜文,《古典詩詞鑑賞》,文津出版社
|
導賞:邱鎮京、邱宜文,《古典詩詞鑑賞》,文津出版社(文)、黃雅然(粵)

作者/出處

歐陽修

歐陽修,生於北宋真宗景德四年,卒於北宋神宗熙寧五年(一〇〇七──一〇七二),字永叔,號醉翁,晚年號六一居士,廬陵(今江西吉安)人。北宋仁宗天聖八年(一〇三〇)舉進士,初任西京推官,歷任樞密副使、參知政事、刑部尚書及兵部尚書等職,官至太子少師。歐陽修出身寒微,了解民生疾苦與社會弊端。政治上,他支持改革派的范仲淹推行變法,曾因此數度被貶。晚年因與王安石政見不合,辭官歸隱。

歐陽修是北宋文壇巨擘,與尹洙、梅堯臣等同倡平易樸實的詩文,反對當時奇澀險怪的文風。他又主張文章應「明道致用」,繼承韓愈文以載道的精神。歐陽修被尊為唐宋八大家之一,無論散文、詩、詞都有很高成就。歐陽修也精於史學,曾奉詔修《新唐書》,又自撰《五代史記》。有明天順(一四五七──一四六四)間刊本《歐陽文忠公集》一百五十三卷《附錄》五卷傳世。

查閱次數:496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創作背景

歐陽修《玉樓春》選自《全宋詞》。

《玉樓春》一名《木蘭花令》,為詞調之一種,用於酒筵歌席,為行令的歌曲。此詞是歐陽修於宋仁宗景祐三年(一〇三六)時作。是年三月,歐陽修任滿西京留守推官,臨行作有《玉樓春》詞多首。此詞當寫於離筵上,表示對京城的惜別,於委婉的抒情中表達了人生哲理。本詞的風格,於豪放中見沉著。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精讀 流動應用式
app1 app1 app3
© 2021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私隱政策|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