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classicalchineseliterature.org
南昌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軫,地接衡廬。襟三江而帶五湖,控蠻荊而引甌越。物華天寶,龍光射牛斗之墟;人傑地靈,徐孺下陳蕃之榻。南昌1故郡,洪都新府2星分翼軫3,地接衡廬4襟三江而帶五湖5控蠻荊而引甌越6物華天寶,龍光射牛斗之墟7人傑地靈,徐孺下陳蕃之榻8
南昌,從前的豫章故郡,如今是洪州的新府。這裏是天上的翼軫兩星分野的地方,和南邊的衡山相連,也和北邊的廬山相接。三江做了它的衣襟,五湖做了它的腰帶;它控制着蠻荊的地區,挨近着甌越的邊界。在這裏,萬物的精華凝結成稀世的奇寶,龍泉太阿的劍光,上射到牛斗的星座;在這裏,人才的拔萃,映襯出地方的靈秀,太守陳蕃設了榻,欵待着高士的徐穉。
雄州霧列,俊采星馳。臺隍枕夷夏之交,賓主盡東南之美。都督閻公之雅望,棨戟遙臨;宇文新州之懿範,襜帷暫駐。十旬休假,勝友如雲;千里逢迎,高朋滿座。騰蛟起鳳,孟學士之詞宗;紫電清霜,王將軍之武庫。雄州霧列,俊采星馳9臺隍枕夷夏之交10賓主盡東南之美11都督閻公之雅望,棨戟遙臨12宇文新州之懿範,襜帷暫駐13十旬休假14,勝友如雲;千里逢迎,高朋滿座。騰蛟起鳳,孟學士之詞宗15紫電清霜,王將軍之武庫16
附近雄偉的州郡像霧般羅列,來往俊傑的人物像星般奔馳,城池坐落在蠻夷和華夏的交界上,賓主完全是大江東南的一時之秀。眾望所歸的都督閻公,由高舉棨戟的騎士導引着從遠處蒞臨;器宇軒昂的宇文州牧,把他那去履新的車駕也停在這裏暫駐。正是十旬休沐的假期,這麼些良友像雲般聚集;千里遠道的逢迎,席上坐滿了高貴的嘉賓。論文嗎,像蛟龍騰空,像鳳凰起舞,有如孟學士那樣做了詞章的宗師;講武嗎,有紫電射光,有青霜吐芒,恰似王將軍武庫之中鋒利的刀兵。
家君作宰,路出名區;童子何知,躬逢勝餞。家君作宰,路出名區17童子何知,躬逢勝餞18
因為家嚴在交趾為令,我省親路過貴區;只是小孩子知道甚麼,竟奉邀前來與宴。
時維九月,序屬三秋;潦水盡而寒潭清,煙光凝而暮山紫。儼驂騑於上路,訪風景於崇阿。臨帝子之長洲,得仙人之舊館。層臺聳翠,上出重霄;飛閣流丹,下臨無地。19九月,序屬三秋20潦水盡而寒潭清,煙光凝而暮山紫21儼驂騑於上路,訪風景於崇阿22臨帝子之長洲,得仙人之舊館23層臺聳翠,上出重霄;飛閣流丹,下臨無地24
時候正當九月,按序已是三秋。道旁積水乾竭,寒潭分外的清澈;野外煙光籠罩,紫色染上了暮山。馳着的車馬在昂然前進,登高陵去瀏覽風景;來到滕王建閣的長洲,進入仙人住過的舊館。碧綠的樓臺層層地聳立到雲間;朱紅的高閣凌空般飛翔在江上。
鶴汀鳧渚,窮島嶼之縈迴;桂殿蘭宮,即岡巒之體勢。披繡闥,俯雕甍。山原曠其盈視,川澤盱其駭矚。閭閻撲地,鐘鳴鼎食之家;舸艦彌津,青雀黃龍之軸。虹銷雨霽,彩徹雲衢。鶴汀鳧渚,窮島嶼之縈迴25桂殿蘭宮,即岡巒之體勢26披繡闥,俯雕甍27山原曠其盈視,川澤盱其駭矚28閭閻撲地,鐘鳴鼎食之家29舸艦彌津,青雀黃龍之軸30虹銷雨霽,彩徹雲衢31
仙鶴和水鳥飛集洲渚,大小島嶼,說不盡的迴環曲折;桂殿和蘭宮坐落江濱,形態體勢,就像那起伏的岡巒。打開錦繡的屏風,倚着雕刻的屋棟,向遠處望望:高山、原野,完全收在眼底;長江、大湖,不禁令人驚奇。往近處瞧瞧:徧地羅列民房,都是富貴人家,船舶堵塞渡口,完全青雀黃龍。新雨初停,長虹銷盡,雲霞光彩,映照天空。
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32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33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34
這時看到幾片落雲,同江上一隻野鴨,一齊在飛;碧水和藍天合成了一種顏色。漁舟唱出晚歌,歌聲飄送到鄱陽湖邊;雁陣不耐寒冷,鳴聲停止在南嶽山前。
遙襟俯暢,逸興遄飛。爽籟發而清風生,纖歌凝而白雲遏。睢園綠竹,氣凌彭澤之樽;鄴水朱華,光照臨川之筆。四美具,二難并。窮睇眄於中天,極娛遊於暇日。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望長安於日下,指吳會於雲間。遙襟俯暢,逸興遄飛35爽籟發而清風生,纖歌凝而白雲遏36睢園綠竹,氣凌彭澤之樽37鄴水朱華,光照臨川之筆38四美具39二難并40窮睇眄於中天,極娛遊於暇日41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42;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43望長安於日下,指吳會於雲間44
漫長的吟唱這樣美暢,超邁的意興如此飛騰。萬籟發出了聲響,清風徐徐地吹來,女子纖細的歌喉,配合着悅耳的樂器,連飄蕩的白雲也為它停留不動了。想到「睢園綠竹」,今日各位乾杯,確勝過彭澤令陶淵明的獨酌;記起「鄴水朱華」,如今諸公吟詠,可媲美臨川史謝靈運的詩篇。良辰、美景、賞心、樂事,這四樣美好的條件,都已具備;賢主、嘉賓,這兩種難得相遇的人物,也都湊合在一起。面向太空精密地觀察,利用假期盡量地遊樂。天這樣高,地這樣遠,才感到宇宙萬物無窮無盡;興致盡了,悲哀來了,方識得盈虛消長都有定數。向太陽下面望望長安國都,在雲層中間指指吳會二郡。
地勢極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遠。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盡是他鄉之客。懷帝閽而不見,奉宣室以何年。嗟乎!時運不齊,命途多舛;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屈賈誼於長沙,非無聖主;竄梁鴻於海曲,豈乏明時。地勢極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遠45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46萍水相逢47,盡是他鄉之客。懷帝閽而不見,奉宣室以何年48嗟乎!時運不齊,命途多舛49馮唐易老,李廣難封50屈賈誼於長沙,非無聖主51竄梁鴻於海曲,豈乏明時52
東南地勢盡了,因而南海最深;西北天柱高拔,所以北辰很遠。關山無法渡過,有誰可憐迷途的人呢?萍水卻易相逢,都是他鄉作客的朋友。心雖思念皇帝,可是無由覲見;期待宣室奉召,不知等到何年?啊啊!時運不好,命途太壞。像馮唐,那麼容易老,縱有機會,已感太遲;像李廣,遭遇真奇怪,功雖蓋世,未能封侯。賈誼屈居長沙,並非沒有聖主呀!梁鴻逃避海曲,能說政治黑暗嗎?
所賴君子見機,達人知命。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酌貪泉而覺爽,處涸轍以相懽。北海雖賒,扶搖可接;東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嘗高潔,空餘報國之情;阮籍倡狂,豈效窮途之哭。所賴君子見機,達人知命53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54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55酌貪泉而覺爽56處涸轍以相懽57北海雖賒,扶搖可接58東隅已逝,桑榆非晚59孟嘗高潔,空餘報國之情60阮籍倡狂,豈效窮途之哭61
可以信賴的是:君子能夠安於貧賤,通達的人知道自己的命運。老了,應當更加壯健,哪能就有白頭的思想?窮了,應當更加堅強,不甘墜落青雲的志向。飲了貪泉的污水,仍然覺着清爽;處在困難的環境,還是照常歡樂。北海的地方雖然遙遠,乘着風勢可能到達;過去的一切已經算了,將來補救還不為晚。高潔像孟嘗,也是空存着報國的志願;猖狂如阮籍,怎可效法他窮途的痛哭?
勃三尺微命,一介書生。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有懷投筆,慕宗慤之長風。舍簪笏於百齡,奉晨昏於萬里。非謝家之寶樹,接孟氏之芳鄰。他日趨庭,叨陪鯉對;今茲捧袂,喜託龍門。楊意不逢,撫凌雲而自惜;鍾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勃三尺微命62一介書生63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64有懷投筆,慕宗慤之長風65舍簪笏於百齡,奉晨昏於萬里66非謝家之寶樹,接孟氏之芳鄰67他日趨庭,叨陪鯉對68今茲捧袂,喜託龍門69楊意不逢,撫凌雲而自惜70鍾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71
我呀,只是三尺的童子,一個小小的學生,好比終軍那樣少年就為國捐軀,我卻沒有路子去請纓報國;羡慕宗慤那種「長風破浪」的豪情,我也想學班超的投筆從戎。捨棄百年的富貴,到萬里以外去省親。自問不是謝家的寶樹,卻幸已有孟母的芳隣,他日到達交趾,願和孔鯉一樣侍受父教,今朝進謁來此,也像身登龍門那樣光榮。再沒有一個楊得意,空讀「凌雲」的賦句而自哀傷;既然遇到了鍾子期,就奏「流水」的琴曲有何慚愧!
嗚呼!勝地不常,盛筵難再;蘭亭已矣,梓澤邱墟。臨別贈言,幸承恩於偉餞;登高作賦,是所望於群公。敢竭鄙誠,恭疏短引;一言均賦,四韻俱成。請灑潘江,各傾陸海云爾。嗚呼!勝地不常,盛筵難再72蘭亭已矣,梓澤邱墟73臨別贈言,幸承恩於偉餞74登高作賦75,是所望於群公。敢竭鄙誠,恭疏短引76一言均賦,四韻俱成77請灑潘江,各傾陸海云爾78
啊啊!名勝的地方不常在,豐盛的宴會難再來,蘭亭已成過去,梓澤也變丘墟。臨別贈言,答謝閻公恩賜的酒筵;登高作賦,希望與會諸公同來執筆。我很冒昧,竭誠恭敬地做了這篇短序,又照文意寫成一首四韻的詩篇。這不過是藉以拋磚引玉,請各位來傾灑那潘江陸海般的文才罷了。

導賞

古時文人雅集,多在風景名勝之處,飲酒賦詩為樂。洪州都督在滕王閣大宴賓客,為遠行者餞別,自是盛會,與會者更不能沒有題詩,以留紀念。但開頭理應有一序文,以為各詩的引言。
這種序文,當然以敍述集會的來由、經過,和集會所在地及人物為主題,使人明白這些詩篇在怎樣的情形之下產生出來的。所以本文對南昌的形勝和滕王閣的風景,以及與會的主人和賓客,都做了誇大的描寫,極盡鋪張的能事。不過,王勃當時是一個失意的人,自己坎坷不遇,還連累父親遠謫異鄉,正在萬里省親的途中,心情自是萬分沉痛。現在在這冠蓋雲集的盛會上,看到賓客們都洋洋得意,相形之下,就觸發了他的無限感慨,便一股腦兒抒發了出來。這一點,並非題內應有之義,王勃的確是在借題發揮;可是他從觀賞風景以悟宇宙偉大、假日遊樂以悟人事無常入手,卻很自然,絲毫不覺勉強。最後又以「接孟氏之芳隣」「嘉託龍門」「鍾期既遇」等等詞句來誇讚賓主,很巧妙地把自己的牢騷不平填在中間,不但不使在座的人感覺討厭,即後世讀者也不會覺到有節外生枝的毛病。
本文共分七段:
一、從南昌的位置、形勝、人物,引敍當日會中的主人和賓客,以及自己的與會。
二、從時序、秋景,引敍賓客的聚臨,並描寫滕王閣的崇高及其風景的佳勝。
三、敍憑欄外眺,景色如畫,以及閣內集會的盛況。
四、從對宇宙無窮及虛有數的感慨,引出緬懷君國和潦倒失意的悲哀。
五、敍自己的抱負,以「貪泉」「涸轍」等語強自慰勉。
六、敍即將南下省親,自己雖不遇時,但已「接芳隣」「託龍門」「遇鍾期」,可以知足;並藉以恭維在座的賓主。
七、承以上三段,總結其意;並致謝餞別盛情,表示作序的意義。回顧首段,點明主題。
本文是用駢文的文體寫的一篇序文,完全着重描寫,並雜以抒情和議論,很少記述成分。由於詞句的富麗堂皇,使它成為千古傳誦的美文,為無數的讀者所熱愛。其中如「物華天寶」「人傑地靈」「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萍水相逢」「命途多舛」「老當益壯」「一介書生」等句,早已膾炙人口,沿用為最流行的成語。本文對後世影響之大,於此可以概見。
查閱次數:1672
資料來源:
朗讀:黃雅然(粵)、程廣寛(普)
|
註釋:《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
譯文:《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
導賞:《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文)、黃雅然(粵)

作者/出處

王勃

王勃,生於唐太宗貞觀二十二年,卒於唐高宗上元二年(六四八──六七五)。字子安,絳州龍門(今山西河津)人。王通之孫,六歲能文,九歲讀《漢書》,著《指瑕》十卷。十四歲獲右丞相劉祥道舉薦對策,授朝散郎,並為沛王府修撰。以《鬥雞文》觸怒高宗,外放虢州參軍。於訪父途中路經南昌作《滕王閣餞別序》,名聲更顯於朝野。其後十五年,又往交趾郡省親,不慎溺水而死,卒年才二十九歲。

王勃與楊炯、盧照鄰、駱賓王並稱於時,而才氣名聲均膺首選。四人詩文雖深受齊、梁餘風的影響,然於流麗婉暢之中,自有其宏放渾厚的氣象,開創唐代文學的新風格。王勃的五言詩和駢文最為世人所傳誦。有《王子安集》二十卷。

查閱次數:546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創作背景

《滕王閣餞別序》選自《王子安集》卷五,又稱《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餞別序》、《滕王閣序》。序是古代文體之一,有書序、贈序和宴集序等。本篇屬於多寫盛會場面和宴飲之樂的宴集詩序。滕王,傳統認為是唐高祖第二十二子李元嬰。唐高宗顯慶四年(六五九),元嬰任洪州都督,建閣於南昌章江門和廣潤門之間,前臨贛江,瑰奇雄偉,稱滕王閣。本序的寫作年代,舊有二說,一說是高宗上元二年(六七五),一說是寫於作者十四歲時。而據《新唐書》,當時王勃往交趾(今越南)省父,九月九日路經洪州,正值當時的洪州都督閻公在閣上宴客,邀王勃參加盛會,即席寫成此序及七言詩一首,舉座讚歎。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精讀 流動應用式
app1 app1 app3
支援Android 6丶IOS 10 或以後的版本
© 2021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私隱政策|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