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classicalchineseliterature.org
別來春半,觸目柔腸斷。砌下落梅如雪亂,拂了一身還滿。別來春半,觸目柔腸斷。1下落梅如雪亂,拂了一身還滿。
離別以來,不知不覺間春天又過去了一半。春天的景物,映入眼中,真叫人愁腸寸斷。階下的梅花像雪花一般落得亂紛紛。剛把它拂去,片刻後又落滿了全身。
雁來音信無憑,路遙歸夢難成。離恨恰如春草,更行更遠還生。雁來音信無憑,路遙歸夢難成。離恨恰如2春草,更行更遠還生。
鴻雁雖然歸來了,但卻沒有帶來故國的音訊。無奈路途遙遠,要做夢回歸,也難以辦成。離愁別恨就像春天的草一樣,愈想遠走逃離,它卻愈加瀰漫叢生。

導賞

李後主在經歷重大的亡國打擊後,遂以血淚寫心中亡國之恨。因此後主後期的作品,境界大為擴大。《清平樂》一詞即是後主後期的代表作之一,充分體現後主的藝術特色:
1. 自然直率,直寫所感:後主所有的詞,都是由自己親身感受而出發的,帶有一種新鮮、親切的風格。如在本篇中,李煜用白描的手法,一開始就清楚交代時間:別後。跟着就即景生情,寫離愁別恨,寫心中的故國之思。這種手法較諸透過不幸婦女之口,幽怨地吐出心聲的慣常做法,更能感動人心。
2. 突出事象的特點,強調人物的活動:如在本篇中,作者以「砌下落梅如雪亂,拂了一身還滿」兩句,即刻畫了一個獨立花下的斷腸人的形象,又寫了梅瓣紛紛飄落的情景。落梅如雪的景象,給人帶來離愁無限的心情。亡國之思如落梅般飄下,煩亂的愁緒又像亂雪紛紛落下般,叫人拂也拂不去。詞中雖寫後主自己獨立花下的靜態,但卻表現了後主積鬱於內、不得發洩的感情激流與漩渦。落梅如雪花般飄滿一身,後主的反應也只是用手「拂」了,並不走避。「拂」了以後,落梅仍飄滿一身。這種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的狀態,體現了強烈得令作者幾如癡呆的亡國痛苦。教人看了,為之肝腸寸斷。
3. 藝術概括性高:後主把感情融會在作品的景物之中。通過這些特殊的、獨有的景物,引起讀者的感受。又能截取部分特出的生活情景來反映那種生活的面貌。像本篇寫離愁,則全篇由首而末環繞着離愁別恨來抒寫。「觸目愁腸斷」明點出「愁」字。但這時節卻是充滿生機的春天啊!這美好、生氣蓬勃的春天在後主看來都毫無生機。明媚的春光,後主亦視而不見,但見落梅似雪,則惹起國破家亡、遠離故鄉的惆悵。「雁來音信無憑,路遙歸夢難成」以「無憑」把「無信」的意境,先行點示出來。以「難成」把「無夢」的愁苦表達出來。最後就寫出「無歸」的沉痛。這一層深似一層的哀傷,集於一身,故永難解決。鴻雁已經歸來,但卻一點兒也沒有帶來故鄉的消息。因路途遙遠,要做回歸的夢,也難辦到。鴻雁帶信,夢回故鄉這兩種可使愁懷別緒稍為開解的路徑也走不通了,鬱悶的心情可知。作者透過他高度的藝術概括力,以簡單的句子概括豐富的內容,因此特別感人。
4. 形象性強:後主善於塑造真實的形象。就是寫人物的心理活動,寫人生的觀感,寫自己的哀愁等抽象的東西,幾乎無不通過具體的形象顯現出來。後主詞最為人所傳頌的是他入宋後寫愁恨的作品。而這些作品中感染力最強的仍然在於形象的真實和生動。如本篇中,沒有「離恨恰如春草,更行更遠還生」一句,則當時懷念故國的情懷無從表達。正因為作品的感染力的強弱,繫於形象性的強弱。因此,有些地方,作者不必說出愁恨的心情,只寫一些具有愁恨心情的動作或靜態,讀者即能感受他的愁苦心情。本篇中「砌下落梅如雪亂,拂了一身還滿」也是如此。
5. 語言明淨準確:後主詞雖然有相當複雜的生活內容,有各種各樣的表現方式,然而他所運用的語言,卻是單純明淨的。這種語言的運用,是後主獨有風格的一種最明朗的表現。在本篇中,沒有一個僻詞怪字,也無雕琢的痕跡,讀來自然暢順,琅琅上口。「觸目愁腸斷」的「觸」字,「拂了一身還滿」的「拂」字和「滿」字,「路遙歸夢難成」的「難成」,「更行更遠還生」的「還生」,都精鍊準確,明淨真摯地表達了作者的思想感情,為後世詞樹立了嶄新的典範。
查閱次數:597
資料來源:
朗讀:馬寶珊(粵)、白雪蓮(普)
|
註釋、譯文:邱鎮京、邱宜文,《古典詩詞鑑賞》,文津出版社
|
導賞:邱鎮京、邱宜文,《古典詩詞鑑賞》,文津出版社(文)、馬寶珊(粵)

作者/出處

李煜

李煜,生於後晉高祖天福二年,卒於宋太宗太平興國三年(九三七──九七八)。初名從嘉,字重光,徐州(今江蘇)人。南唐中主李璟第六子,初封吳王,後立為世子,宋太祖建隆二年(九六一)時即位,世稱李後主。在位十五年,初年頗能修政,其後耽於逸樂。宋滅南唐後,被虜至汴京,封違命侯,軟禁為囚,後被宋太宗賜酒毒死。

李煜是中國詞學史上的一代詞宗。他工書畫,妙解音律,工於詞。早期多風花雪月之作,後期作品多寫亡國後的沉痛,抒發眷戀故國之情。有明萬曆庚申(一六二〇)虞山呂遠墨華齋刊《南唐二主詞》傳世。

查閱次數:491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創作背景

這首詞是後主亡國,被擄北上後有感於國破家亡的離愁別恨,及對南唐宮廷生活的無限依戀而寫下來的作品。充分表現了後主懷念故國的憂鬱心情。

資料來源:
邱鎮京、邱宜文,《古典詩詞鑑賞》,文津出版社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精讀 流動應用式
app1 app1 app3
© 2021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私隱政策|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