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classicalchineseliterature.org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十年生死兩茫茫1。不思量2,自難忘。千里孤墳3,無處話淒涼4。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5鬢如霜6
你我生死永別,茫茫然之間已過了十年。即使我不去思念,也難以忘懷。你的墳墓孤零零地遠在千里之外,無處可以訴說心中淒苦。現在即使我們相逢,你也不會認識我,因為我已憔悴得風塵滿面,鬢髮白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夜來幽夢忽還鄉7。小8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9處,明月夜,短松岡10
昨夜我在朦朧夢中忽然回到了故鄉。看見你坐在小屋內窗邊,正在梳妝打扮。我們互相對望,一時說不出話來,只有眼淚不停地流着。想到每年令我傷心難過的地方,就是在明月之夜,你在松樹山岡的埋骨之處。

導賞

蘇軾是宋詞的代表人物,更被譽為開創豪放詞派的宗師。他的詞並不局限在狹隘的男女私情,而是用這種文學形式來表現自己的生活和真率的感受。所以他的詞作中有家國之情、兄弟之情、男女之情、感懷之情,也有自然之趣、生活軼事,十分多樣化,寫法也不限於豪放一類。蘇軾的詞集《東坡樂府》中作品就包括多種不同的風格。
從前有人批評蘇軾詞「短於情」,事實卻剛好相反,他只是不喜歡用一般浮淺的豔情字眼,他的詞中蘊含了很豐富真摯的情。我們讀他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正好看到他的深情和表現手法的高超。
這是蘇軾為悼念妻子而寫的。他的妻子王弗十六歲與他成婚,夫妻恩愛,但王弗在二十七歲時不幸去世,葬在家鄉四川眉山。此詞在王弗去世十年後寫成,此時蘇軾身在密州(今山東諸城),與家鄉相隔千里。詞的上闋寫十年來對亡妻的思念,下闋記夢,寫自己還鄉與妻子重逢。
這首詞的寫作手法非常現代,就像看電影,有場景的跳接,又有超時空的相遇。短短七十字,第一場景是今天自己思念亡妻,第二場景跳到千里外的亡妻孤墳,第三場景又回到今天看自己的形貌,第四場景忽然進入夢中,回到故鄉。這個夢裏出現的妻子是十年前的形象,在閨房中梳妝,而蘇軾自己也有出現,卻是今日飽歷滄桑,「塵滿面,鬢如霜」的形象。一個十年前的妻子和十年後的蘇軾超時空相遇,情境如何?在蘇軾筆下,沒有互訴衷情,沒有重逢驚喜,只是「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一切盡在不言中,彼此的淒酸,不用明言已理解了。最後又回到千里外孤墳的場景,以一幅靜景作結。這種淡淡道來的筆調,傷感含蓄卻深刻,是最動人的寫法。
結合蘇軾的際遇來看,這首詞不單蘊含對亡妻的思念之情,還有感慨自身的孤單愁苦,歷盡滄桑,無處可訴,只有想起與自己共同渡過青春美好歲月的妻子;而她卻已逝去十年了,孤單地埋在故鄉,同樣淒涼。這年蘇軾四十歲,仍未到政治上最坎坷的時期。不過他當時的感受,是由青年時期的一舉成名,到開始被新黨排擠,與王安石政見不合請求外任,親人又相繼離開,父親、妻子去世,與摯愛的弟弟分離,經歷人生的第一個挫折期。他此時初到密州上任,離家千里,特別感到孤苦。
蘇軾的可愛處,就在他很懂得開解自己,不會沉溺在自怨自憐中。到他在密州安頓下來,他又融入生活之中,在這年的年底寫了另一首《江城子.密州出獵》。詞中表現了雖身為文人,卻有報效國家,迎擊侵略者的抱負。詞中描寫的場面熱鬧,所用字詞音節嘹亮,洋溢着豪情壯志,顧盼自雄,與這首《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的情調完全不同。
蘇軾的詞並沒有刻意的雕琢,而是以平實的手法道出人與人之間最真摯的感情,為家為國,同樣灌注了他的深情,終其一生表現在作品之中。他的填詞手法也為這種新文學形式示範了新的方向,使最初不為文人重視的小道歌詞成為宋代的代表文學體裁。正如宋人王灼指出:「東坡先生非醉於音律者,偶爾作歌,指出向上一路,新天下耳目,弄筆者始知自振。」(《碧雞漫志》卷二)
查閱次數:3019
資料來源:
朗讀:楊月波(粵)、白雪蓮(普)
|
註釋:《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
譯文:甘玉貞
|
導賞:甘玉貞(文)、甘玉貞(粵)

作者/出處

蘇軾

蘇軾,生於北宋仁宗景祐三年,卒於北宋徽宗建中靖國元年(一〇三六──一一〇一)。字子瞻,號東坡居士,眉州眉山(今四川眉山)人。北宋仁宗嘉祐二年(一〇五七)進士。初任福昌主簿,歷密州、徐州、湖州知州,後因「烏臺詩案」,涉作詩諷刺朝政被貶黃州團練副使。北宋哲宗元祐七年(一〇九二),官至禮部尚書,其後屢遭貶謫,終任朝奉官。政治上,蘇軾反對王安石的新法。任地方官時,關心百姓疾苦,有治績。

蘇軾是「唐宋八大家」之一,一生著述豐富,散文、詩、詞、書畫皆有卓越成就。其文縱橫揮灑,其詩奔放豪邁,清新暢達,富於理趣,與黃庭堅並稱「蘇黃」。其詞突破了唐五代詞綺艷柔靡的傳統,開創豪放詞派,與辛棄疾並稱「蘇辛」,在中國文學史上影響深遠。有明萬曆三十四年(一六〇六)吳興茅維刊本《東坡全集》七十五卷和《四部叢刊》據南宋刊本影《經進東坡文集事略》六十卷傳世。

查閱次數:1752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創作背景

本詞名為《江城子》,共七十字。前後兩半闋相同,各為八句,句法為七三三、四五、七三三,均五用韻。

本詞作者自註云:「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乙卯,即宋神熙寧八年。乃作者妻子死後十年,夢中相見,醒後所作。前半闋先寫生離死別後十年間相思之苦,以及對於自己蒼老之感慨。後半闋正記夢境,忽然回到故鄉,見到她在窗妝,兩人相對沒有說話,只是一個勁兒地流淚。誰知醒來乃是一夢,她仍在年年思念的松岡上埋著。

蘇軾的詞本以豪放見稱,本詞在豪放中含蓄著淒惋哀切之情,尤足感人。

資料來源:
《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精讀 流動應用式
app1 app1 app3
© 2021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私隱政策|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