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classicalchineseliterature.org
篩選出已提供英譯的作品
作者/出處
顯示全部...
隱藏...
〔西江月〕(淨扮樵子挑擔上)放目蒼崖萬丈,拂頭紅樹千枝;雲深猛虎出無時,也避人間弓矢。建業城啼夜鬼,維揚井貯秋屍;樵夫剩得命如絲,滿肚南朝野史。在下蘇崑生,自從乙酉年同香君到山,一住三載,俺就不曾回家,往來牛首、棲霞,採樵度日。誰想柳敬亭與俺同志,買隻小船,也在此捕魚為業。且喜山深樹老,江闊人稀;每日相逢,便把斧頭敲着船頭,浩浩落落,儘俺歌唱,好不快活。今日柴擔早歇,專等他來促膝閒話,怎的還不見到。(歇擔盹睡介)(丑扮漁翁搖船上)年年垂釣鬢如銀,愛此江山勝富春;歌舞叢中征戰裏,漁翁都是過來人。俺柳敬亭送侯朝宗修道之後,就在這龍潭江畔,捕魚三載,把些興亡舊事,付之風月閒談。今值秋雨新晴,江光似練,正好尋蘇崑生飲酒談心。(指介)你看,他早已醉倒在地,待我上岸,喚他醒來。(作上岸介)(呼介)蘇崑生。(淨醒介)大哥果然來了。(丑拱介)賢弟偏杯呀!(淨)柴不曾賣,那得酒來。(丑)愚兄也沒賣魚,都是空囊,怎麼處?(淨)有了,有了!你輸水,我輸柴,大家煮茗清談罷。(副末扮老贊禮,提絃携壺上)江山江山,一忙一閒,誰贏誰輸,兩鬢皆斑。(見介)原來是柳、蘇兩位老哥。(淨、丑拱介)老相公怎得到此?(副末)老夫住在燕子磯邊,今乃戊子年九月十七日,是福德星君降生之辰;我同些山中社友,到福德神祠祭賽已畢,路過此間。(淨)為何挾着絃子,提着酒壺?(副末)見笑見笑!老夫編了幾句神絃歌,名曰《問蒼天》。今日彈唱樂神,社散之時,分得這瓶福酒。恰好遇着二位,就同飲三杯罷。(丑)怎好取擾。(副末)這叫做「有福同享」。(淨、丑)好,好!(同坐飲介)(淨)何不把神絃歌領略一回?(副末)使得!老夫的心事,正要請教二位哩。(彈絃唱巫腔)(淨、丑拍手襯介)〔西江月〕12扮樵子挑擔上)放目蒼崖萬丈,拂頭紅樹千枝;雲深猛虎出無時,也避人間弓矢。建業城啼夜鬼3維揚井貯秋屍4;樵夫剩得命如絲,滿肚南朝野史。在下蘇崑生5自從乙酉年同香君到山6,一住三載,俺就不曾回家,往來牛首、棲霞7,採樵度日。誰想柳敬亭8與俺同志,買隻小船,也在此捕魚為業。且喜山深樹老,江闊人稀;每日相逢,便把斧頭敲着船頭,浩浩落落9,儘俺歌唱,好不快活。今日柴擔早歇,專等他來促膝閒話,怎的還不見到。(歇擔盹睡介)(10扮漁翁搖船上)年年垂釣鬢如銀,愛此江山勝富春11;歌舞叢中征戰裏,漁翁都是過來人。俺柳敬亭送侯朝宗12修道之後,就在這龍潭江畔,捕魚三載,把些興亡舊事,付之風月閒談。今值秋雨新晴,江光似練,正好尋蘇崑生飲酒談心。(指介)你看,他早已醉倒在地,待我上岸,喚他醒來。(作上岸介)(呼介)蘇崑生。(淨醒介)大哥果然來了。(丑拱介)賢弟偏杯13呀!(淨)柴不曾賣,那得酒來。(丑)愚兄也沒賣魚,都是空囊,怎麼處14?(淨)有了,有了!你輸水,我輸柴,大家煮茗清談罷。(副末扮老贊禮15,提絃携壺上)江山江山,一忙一閒,誰贏誰輸,兩鬢皆斑。(見介)原來是柳、蘇兩位老哥。(淨、丑拱介)老相公怎得到此?(副末)老夫住在燕子磯16邊,今乃戊子年17九月十七日,是福德星君18降生之辰;我同些山中社友,到福德神祠祭賽19已畢,路過此間。(淨)為何挾着絃子20,提着酒壺?(副末)見笑見笑!老夫編了幾句神絃歌21,名曰《問蒼天》。今日彈唱樂神,社散之時,分得這瓶福酒。恰好遇着二位,就同飲三杯罷。(丑)怎好取擾。(副末)這叫做「有福同享」。(淨、丑)好,好!(同坐飲介)(淨)何不把神絃歌領略一回?(副末)使得!老夫的心事,正要請教二位哩。(彈絃唱巫腔)(淨、丑拍手襯介)
〔問蒼天〕新曆數,順治朝,歲在戊子;九月秋,十七日,嘉會良時。擊神鼓,揚靈旗,鄉鄰賽社;老逸民,剃白髮,也到叢祠。椒作棟,桂為楣,唐修晉建;碧和金,丹間粉,畫壁精奇。貌赫赫,氣揚揚,福德名位;山之珍,海之寶,總掌無遺。超祖禰,邁君師,千人上壽;焚郁蘭,奠清醑,奪戶爭墀。草笠底,有一人,掀鬚長嘆︰貧者貧,富者富,造命奚為?我與爾,較生辰,同月同日;囊無錢,竃斷火,不啻乞兒。六十歲,花甲週,桑榆暮矣;亂離人,太平犬,未有亨期。稱玉斝,坐瓊筵,爾餐我看;誰為靈,誰為蠢,貴賤失宜。臣稽首,叫九閽,開聾啓瞶;宣命司,檢祿籍,何故差池。金闕遠,紫宸高,蒼天夢夢;迎神來,送神去,輿馬風馳。歌舞罷,雞豚收,須臾社散;倚枯槐,對斜日,獨自凝思。濁享富,清享名,或分兩例;內才多,外財少,應不同規。熱似火,福德君,庸人父母;冷如冰,文昌帝,秀士宗師。神有短,聖有虧,誰能足願;地難填,天難補,造化如斯。釋盡了,胸中愁,欣欣微笑;江自流,雲自卷,我又何疑。〔問蒼天〕新曆數,順治朝,歲在戊子;九月秋,十七日,嘉會良時。擊神鼓,揚靈旗,鄉鄰賽社22;老逸民23,剃白髮,也到叢祠。椒作棟,桂為楣,唐修晉建;碧和金,丹間粉,畫壁精奇。貌赫赫,氣揚揚,福德名位;山之珍,海之寶,總掌無遺。超祖24,邁君師,千人上壽;焚郁蘭25,奠清醑26奪戶爭墀27。草笠底,有一人,掀鬚長嘆:貧者貧,富者富,造命奚為28?我與29,較生辰,同月同日;囊無錢,竃斷火,不啻30乞兒。六十歲,花甲週,桑榆暮矣31亂離人,太平犬,未有亨期32稱玉斝33,坐瓊筵,爾餐我看;誰為靈,誰為蠢,貴賤失宜。臣稽首34,叫九閽35,開聾啓36宣命司,檢祿籍,何故差池37金闕遠,紫宸高38,蒼天夢夢39;迎神來,送神去,輿馬風馳。歌舞罷,雞豚收,須臾社散;倚枯槐,對斜日,獨自凝思。濁享富,清享名,或分兩例;內才多,外財少,應不同規。熱似火,福德君,庸人父母;冷如冰,文昌帝,秀士宗師40。神有短,聖有虧,誰能足願;地難填,天難補,造化41如斯。釋盡了,胸中愁,欣欣微笑;江自流,雲自卷,我又何疑。
(唱完放絃介)出醜之極。(淨)妙絕!逼真《離騷》、《九歌》了。(丑)失敬,失敬!不知老相公竟是財神一轉哩。(副末讓介)請乾此酒。(淨咂舌介)這寡酒好難吃也。(丑)愚兄倒有些下酒之物。(淨)是什麼東西?(丑)請猜一猜。(淨)你的東西,不過是些魚鱉蝦蟹。(丑搖頭介)猜不着,猜不着。(淨)還有什麼異味?(丑指口介)是我的舌頭。(副末)你的舌頭,你自下酒,如何讓客。(丑笑介)你不曉得,古人以《漢書》下酒;這舌頭會說《漢書》,豈非下酒之物。(淨取酒斟介)我替老哥斟酒,老哥就把《漢書》說來。(副末)妙妙!只恐菜多酒少了。(丑)既然《漢書》太長,有我新編的一首彈詞,叫做《秣陵秋》,唱來下酒罷。(副末)就是俺南京的近事麼?(丑)便是!(淨)這都是俺們耳聞眼見的,你若說差了,我要罰的。(丑)包管你不差。(丑彈絃介)六代興亡,幾點清彈千古慨;半生湖海,一聲高唱萬山驚。(照盲女彈詞唱介)(唱完放絃介)出醜之極。(淨)妙絕!逼真《離騷》、《九歌》了。(丑)失敬,失敬!不知老相公竟是財神一轉哩。(副末讓介)請乾此酒。(淨咂舌介)這寡酒42好難吃也。(丑)愚兄倒有些下酒之物。(淨)是什麼東西?(丑)請猜一猜。(淨)你的東西,不過是些魚鱉蝦蟹。(丑搖頭介)猜不着,猜不着。(淨)還有什麼異味?(丑指口介)是我的舌頭。(副末)你的舌頭,你自下酒,如何讓客。(丑笑介)你不曉得,古人以《漢書》下酒43;這舌頭會說《漢書》,豈非下酒之物。(淨取酒斟介)我替老哥斟酒,老哥就把《漢書》說來。(副末)妙妙!只恐菜多酒少了。(丑)既然《漢書》太長,有我新編的一首彈詞,叫做《秣陵秋》,唱來下酒罷。(副末)就是俺南京的近事麼?(丑)便是!(淨)這都是俺們耳聞眼見的,你若說差了,我要罰的。(丑)包管你不差。(丑彈絃介)六代興亡,幾點清彈千古慨;半生湖海,一聲高唱萬山驚。(照盲女彈詞唱介)
〔秣陵秋〕陳隋烟月恨茫茫,井帶胭脂土帶香;駘蕩柳綿沾客鬢,叮嚀鶯舌惱人腸。中興朝市繁華續,遺孽兒孫氣焰張;只勸樓臺追後主,不愁弓矢下殘唐。蛾眉越女才承選,燕子吳歈早擅場,力士簽名搜笛步,龜年協律奉椒房。西崑詞賦新溫李,烏巷冠裳舊謝王;院院宮妝金翠鏡,朝朝楚夢雨雲床。五侯閫外空狼燧,二水洲邊自雀舫;指馬誰攻秦相詐,入林都畏阮生狂。春燈已錯從頭認,社黨重鈎無縫藏;借手殺讎長樂老,脅肩媚貴半閒堂。龍鍾閣部啼梅嶺,跋扈將軍譟武昌;九曲河流晴喚渡,千尋江岸夜移防。瓊花劫到雕欄損,玉樹歌終畫殿涼;滄海迷家龍寂寞,風塵失伴鳳徬徨。青衣啣璧何年返,碧血濺沙此地亡;南內湯池仍蔓草,東陵輦路又斜陽。全開鎖鑰淮揚泗,難整乾坤左史黃。建帝飄零烈帝慘,英宗困頓武宗荒;那知還有福王一,臨去秋波淚數行。〔秣陵秋〕陳隋烟月恨茫茫,井帶胭脂44土帶香;駘蕩45柳綿沾客鬢,叮嚀鶯舌惱人腸。中興朝市46繁華續,遺孽兒孫47氣焰張;只勸樓臺追後主48不愁弓矢下殘唐49。蛾眉越女才承選,燕子吳歈50早擅場,力士簽名搜笛步,龜年協律奉椒房51西崑詞賦新溫李52烏巷冠裳舊謝王53院院宮妝金翠鏡54朝朝楚夢雨雲床55五侯閫外空狼燧56二水洲邊自雀舫57指馬誰攻秦相詐58入林都畏阮生狂59春燈已錯從頭認,社黨重鈎無縫藏60借手殺讎長樂老61脅肩媚貴半閒堂62龍鍾閣部啼梅嶺63跋扈將軍譟武昌64九曲河流晴喚渡,千尋江岸夜移防65瓊花劫到雕欄損,玉樹歌終畫殿涼66滄海迷家龍寂寞,風塵失伴鳳徬徨67青衣啣璧何年返68碧血濺沙此地亡69南內湯池仍蔓草70東陵輦路又斜陽71全開鎖鑰淮揚泗72難整乾坤左史黃73建帝飄零烈帝慘74英宗困頓武宗荒75;那知還有福王一76,臨去秋波淚數行。
(淨)妙妙!果然一些不差。(副末)雖是幾句彈詞,竟似吳梅村一首長歌。(淨)老哥學問大進,該敬一杯。(斟酒介)(丑)倒叫我吃寡酒了。(淨)愚弟也有些須下酒之物。(丑)你的東西,一定是山殽野蔌了。(淨)不是,不是。昨日南京賣柴,特地帶來的。(丑)取來共享罷。(淨指口介)也是舌頭。(副末)怎的也是舌頭?(淨)不瞞二位說,我三年沒到南京,忽然高興,進城賣柴。路過孝陵,見那寶城享殿,成了芻牧之場。(丑)呵呀呀!那皇城如何?(淨)那皇城牆倒宮塌,滿地蒿萊了。(副末掩淚介)不料光景至此。(淨)俺又一直走到秦淮,立了半晌,竟沒一個人影兒。(丑)那長橋舊院,是咱們熟遊之地,你也該去瞧瞧。(淨)怎的沒瞧,長橋已無片板,舊院剩了一堆瓦礫。(丑搥胸介)咳!慟死俺也。(淨)那時疾忙回首,一路傷心;編成一套北曲,名為《哀江南》。待我唱來!(敲板唱弋陽腔介)俺樵夫呵!(淨)妙妙!果然一些不差。(副末)雖是幾句彈詞,竟似吳梅村77一首長歌。(淨)老哥學問大進,該敬一杯。(斟酒介)(丑)倒叫我吃寡酒了。(淨)愚弟也有些須下酒之物。(丑)你的東西,一定是山殽野蔌了。(淨)不是,不是。昨日南京賣柴,特地帶來的。(丑)取來共享罷。(淨指口介)也是舌頭。(副末)怎的也是舌頭?(淨)不瞞二位說,我三年沒到南京,忽然高興,進城賣柴。路過孝陵,見那寶城享殿,成了芻牧之場。(丑)呵呀呀!那皇城如何?(淨)那皇城牆倒宮塌,滿地蒿萊了。(副末掩淚介)不料光景至此。(淨)俺又一直走到秦淮,立了半晌,竟沒一個人影兒。(丑)那長橋舊院78,是咱們熟遊之地,你也該去瞧瞧。(淨)怎的沒瞧,長橋已無片板,舊院剩了一堆瓦礫。(丑搥胸介)咳!慟死俺也。(淨)那時疾忙回首,一路傷心;編成一套北曲,名為《哀江南》。待我唱來!(敲板唱弋陽腔79介)俺樵夫呵!
〔哀江南〕〔北新水令〕山松野草帶花挑,猛抬頭秣陵重到。殘軍留廢壘,瘦馬臥空壕;村郭蕭條,城對着夕陽道。〔哀江南〕〔北新水令〕山松野草帶花挑,猛抬頭秣陵重到。殘軍留廢壘,瘦馬臥空壕;村郭蕭條,城對着夕陽道。
〔駐馬聽〕野火頻燒,護墓長楸多半焦。山羊羣跑,守陵阿監幾時逃。鴿翎蝠糞滿堂拋,枯枝敗葉當階罩;誰祭掃,牧兒打碎龍碑帽。〔駐馬聽〕80野火頻燒,護墓長楸多半焦。山羊羣跑,守陵阿監81幾時逃。鴿翎蝠糞滿堂拋,枯枝敗葉當階罩;誰祭掃,牧兒打碎龍碑帽。
〔沉醉東風〕橫白玉八根柱倒,墮紅泥半堵牆高,碎琉璃瓦片多,爛翡翠窗櫺少,舞丹墀燕雀常朝,直入宮門一路蒿,住幾個乞兒餓殍。〔沉醉東風〕82橫白玉八根柱倒,墮紅泥半堵牆高,碎琉璃瓦片多,爛翡翠窗櫺少,舞丹墀83燕雀常朝,直入宮門一路蒿,住幾個乞兒餓殍。
〔折桂令〕問秦淮舊日窗寮,破紙迎風,壞檻當潮,目斷魂消。當年粉黛,何處笙簫。罷燈船端陽不鬧,收酒旗重九無聊。白鳥飄飄,綠水滔滔,嫩黃花有些蝶飛,新紅葉無個人瞧。〔折桂令〕84問秦淮舊日窗寮,破紙迎風,壞檻當潮,目斷魂消。當年粉黛,何處笙簫85。罷燈船端陽不鬧,收酒旗重九無聊。白鳥飄飄,綠水滔滔,嫩黃花有些蝶飛,新紅葉無個人瞧。
〔沽美酒〕你記得跨青谿半里橋,舊紅板沒一條。秋水長天人過少,冷清清的落照,剩一樹柳彎腰。〔沽美酒〕你記得跨青谿半里橋,舊紅板沒一條。秋水長天人過少,冷清清的落照,剩一樹柳彎腰。
〔太平令〕行到那舊院門,何用輕敲,也不怕小犬哰哰。無非是枯井頹巢,不過些磚苔砌草。手種的花條柳梢,儘意兒採樵;這黑灰是誰家廚?〔太平令〕行到那舊院門,何用輕敲,也不怕小犬哰哰86。無非是枯井頹巢,不過些磚苔砌草。手種的花條柳梢,儘意兒採樵;這黑灰是誰家廚?
〔離亭宴帶歇指煞〕俺曾見金陵玉殿鶯啼曉,秦淮水榭花開早,誰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風流覺,將五十年興亡看飽。那烏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鳳凰臺棲梟鳥。殘山夢最真,舊境丟難掉,不信這輿圖換稿。謅一套哀江南,放悲聲唱到老。〔離亭宴帶歇指煞〕87俺曾見金陵玉殿鶯啼曉,秦淮水榭花開早,誰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風流覺,將五十年興亡看飽。那烏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鳳凰臺棲梟鳥88。殘山夢最真,舊境丟難掉,不信這輿圖換稿89。謅一套哀江南,放悲聲唱到老。
(副末掩淚介)妙是絕妙,惹出我多少眼淚。(丑)這酒也不忍入唇了,大家談談罷。(副淨時服,扮皂隸暗上)朝陪天子輦,暮把縣官門;皂隸原無種,通侯豈有根?自家魏國公嫡親公子徐青君的便是,生來富貴,享盡繁華。不料國破家亡,剩了區區一口。沒奈何在上元縣當了一名皂隸,將就度日。今奉本官籤票,訪拿山林隱逸,只得下鄉走走。(望介)那江岸之上,有幾個老兒閒坐,不免上前討火,就便訪問。正是︰開國元勳留狗尾,換朝逸老縮龜頭。(前行見介)老哥們有火借一個!(丑)請坐。(副淨坐介)(副末問介)看你打扮,像一位公差大哥。(副淨)便是。(淨問介)要火吃煙麼,小弟帶有高煙,取出奉敬罷。(敲火取煙奉副淨介)(副淨吃煙介)好高煙,好高煙!(作暈醉臥倒介)(淨扶介)(副淨)不要拉我,讓我歇一歇,就好了。(閉目臥介)(丑問副末介)記得三年之前,老相公捧着史閣部衣冠,要葬在梅花嶺下,後來怎樣?(副末)後來約了許多忠義之士,齊集梅花嶺,招魂埋葬,倒也算千秋盛事,但不曾立得碑碣。(淨)好事,好事,只可惜黃將軍刎頸報主,拋屍路旁,竟無人埋葬。(副末)如今好了,也是我老漢同些村中父老,檢骨殯殮,起了一座大大的墳塋,好不體面。(丑)你這兩件功德,却也不小哩。(淨)二位不知,那左寧南氣死戰船時,親朋盡散,却是我老蘇殯殮了他。(副末)難得,難得。聞他兒子左夢庚襲了前程,昨日扶柩回去了。(丑掩淚介)左寧南是我老柳知己。我曾託藍田叔畫他一幅影像,又求錢牧齋題贊了幾句;逢時遇節,展開祭拜,也盡俺一點報答之意。(副淨醒,作悄語介)聽他說話,像幾個山林隱逸。(起身問介)三位是山林隱逸麼?(眾起拱介)不敢,不敢,為何問及山林隱逸?(副淨)三位不知麼,現今禮部上本,搜尋山林隱逸。撫按大老爺張掛告示,布政司行文已經月餘,並不見一人報名。府縣着忙,差俺們各處訪拿,三位一定是了,快快跟我回話去。(副末)老哥差矣,山林隱逸乃文人名士,不肯出山的。老夫原是假斯文的一個老贊禮,那裏去得。(丑、淨)我兩個是說書唱曲的朋友,而今做了漁翁樵子,益發不中了。(副淨)你們不曉得,那些文人名士,都是識時務的俊傑,從三年前俱已出山了。目下正要訪拿你輩哩。(副末)啐,徵求隱逸,乃朝廷盛典,公祖父母俱當以禮相聘,怎麼要拿起來!定是你這衙役們奉行不善。(副淨)不干我事,有本縣籤票在此,取出你看。(取看籤票欲拿介)(淨)果有這事哩。(丑)我們竟走開如何?(副末)有理。避禍今何晚,入山昔未深。(各分走下)(副淨趕不上介)你看他登崖涉澗,竟各逃走無蹤。(副末掩淚介)妙是絕妙,惹出我多少眼淚。(丑)這酒也不忍入唇了,大家談談罷。(副淨時服,扮皂隸90暗上)朝陪天子輦,暮把縣官門91;皂隸原無種,通侯92豈有根?自家魏國公嫡親公子徐青君的便是,生來富貴,享盡繁華。不料國破家亡,剩了區區一口。沒奈何在上元縣93當了一名皂隸,將就度日。今奉本官籤票,訪拿山林隱逸,只得下鄉走走。(望介)那江岸之上,有幾個老兒閒坐,不免上前討火,就便訪問。正是:開國元勳留狗尾94,換朝逸老縮龜頭95。(前行見介)老哥們有火借一個!(丑)請坐。(副淨坐介)(副末問介)看你打扮,像一位公差大哥。(副淨)便是。(淨問介)要火吃煙麼,小弟帶有高煙96,取出奉敬罷。(敲火取煙奉副淨介)(副淨吃煙介)好高煙,好高煙!(作暈醉臥倒介)(淨扶介)(副淨)不要拉我,讓我歇一歇,就好了。(閉目臥介)(丑問副末介)記得三年之前,老相公捧着史閣部衣冠,要葬在梅花嶺下,後來怎樣?(副末)後來約了許多忠義之士,齊集梅花嶺,招魂埋葬,倒也算千秋盛事,但不曾立得碑碣。(淨)好事,好事,只可惜黃將軍刎頸報主,拋屍路旁,竟無人埋葬。(副末)如今好了,也是我老漢同些村中父老,檢骨殯殮,起了一座大大的墳塋,好不體面。(丑)你這兩件功德,却也不小哩。(淨)二位不知,那左寧南氣死戰船時,親朋盡散,却是我老蘇殯殮了他。(副末)難得,難得。聞他兒子左夢庚襲了前程,昨日扶柩回去了。(丑掩淚介)左寧南是我老柳知己。我曾託藍田叔畫他一幅影像,又求錢牧齋題贊了幾句;逢時遇節,展開祭拜,也盡俺一點報答之意。(副淨醒,作悄語介)聽他說話,像幾個山林隱逸。(起身問介)三位是山林隱逸麼?(眾起拱介)不敢,不敢,為何問及山林隱逸?(副淨)三位不知麼,現今禮部上本,搜尋山林隱逸。撫按大老爺張掛告示,布政司行文已經月餘,並不見一人報名。府縣着忙,差俺們各處訪拿,三位一定是了,快快跟我回話去。(副末)老哥差矣,山林隱逸乃文人名士,不肯出山的。老夫原是假斯文的一個老贊禮,那裏去得。(丑、淨)我兩個是說書唱曲的朋友,而今做了漁翁樵子,益發不中了。(副淨)你們不曉得,那些文人名士,都是識時務的俊傑,從三年前俱已出山了。目下正要訪拿你輩哩。(副末)啐,徵求隱逸,乃朝廷盛典,公祖父母97俱當以禮相聘,怎麼要拿起來!定是你這衙役們奉行不善。(副淨)不干我事,有本縣籤票在此,取出你看。(取看籤票欲拿介)(淨)果有這事哩。(丑)我們竟走開如何?(副末)有理。避禍今何晚,入山昔未深。(各分走下)(副淨趕不上介)你看他登崖涉澗,竟各逃走無蹤。
〔清江引〕大澤深山隨處找,預備官家要。抽出綠頭籤,取開紅圈票,把幾個白衣山人嚇走了。〔清江引〕大澤深山隨處找,預備官家要。抽出綠頭籤98,取開紅圈票99,把幾個白衣山人嚇走了。
(立聽介)遠遠聞得吟詩之聲,不在水邊,定在林下,待我信步找去便了。(急下)(內吟詩曰)(立聽介)遠遠聞得吟詩之聲,不在水邊,定在林下,待我信步找去便了。(急下)(內吟詩曰)
漁樵同話舊繁華,短夢寥寥記不差;漁樵同話舊繁華,短夢寥寥記不差;
曾恨紅箋啣燕子,偏憐素扇染桃花。曾恨紅箋啣燕子,偏憐素扇染桃花。
笙歌西第留何客?烟雨南朝換幾家?笙歌西第留何客?烟雨南朝換幾家?
傳得傷心臨去語,年年寒食哭天涯。傳得傷心臨去語,年年寒食100哭天涯。

導賞

孔尚任的《桃花扇》寫明末侯方域和李香君悲歡離合的愛情故事,側寫南明衰亡的史實和南京的社會狀況。有別於大部分戲曲作品以小說為藍本,或以虛構人物為主,《桃花扇》是一部歷史劇,所寫年代跟孔尚任非常接近,劇中主要人物都是真有其人,基本情節忠於史實,只在一些細節上作了藝術加工。
《餘韻》是《桃花扇》的續四十齣,是全劇的最後一齣。本來全劇故事到四十齣就結束了,寫南明滅亡,侯方域和李香君雙雙入道,作者卻再加上一齣,借兩個著名藝人之口點評歷史。這齣寫南明滅亡之後,蘇崑生在南京附近的牛首山、棲霞嶺砍柴度日,柳敬亭在龍潭江畔捕魚為業,兩人經常相會閒話。在順治五年福德星君壽辰的一天,他們相會時遇到剛在福德神祠做完祭祀的老贊禮,三人就在一起喝酒,共話滄桑。
這三人分別用不同形式的歌曲演唱,表達心中所感。首先是老贊禮,自彈絃子唱自編的神絃歌【問蒼天】。他的身分是祭師,用巫腔演唱,內容是在敬神時對人生命運無常和社會世道不公的感慨。接着是柳敬亭,他自彈絃子唱【秣陵秋】。他是說書藝人,以盲女彈詞的方式演唱,內容敘述南明由建都南京至敗亡的歷史,感歎國家興亡。最後是蘇崑生,他自敲雲板唱【哀江南】套曲。他是教唱曲的師傅,以弋陽腔演唱北曲,內容是自己再回南京時所見境況,哀傷無限。
【哀江南】套曲共有七支曲子,弔古傷今,寫得情真意切,感人肺腑,歷來為人讚賞。第一支曲【北新水令】,唱的是蘇崑生挑柴到南京城,沿途所見景象;經歷改朝換代,沿途滿目蕭條,已不是舊時模樣。第二支曲【駐馬聽】,唱的是到明孝陵憑弔;孝陵是明代開國君主朱元璋的陵墓,現在已無人祭掃,荒廢殘破。第三支曲【沉醉東風】是憑弔明故宮,昔日宮殿已殘破不堪,成為乞丐落腳的地方。第四、五、六支曲【折桂令】【沽美酒】【太平令】是憑弔秦淮河一帶舊院。劇中女主角李香君是秦淮名妓,蘇崑生曾教她唱曲,經常在這一帶行走。如今故地重臨,看到這個曾是紙醉金迷的繁華之地,已經荒涼破敗,有恍如隔世之感。第七支曲【離亭宴帶歇指煞】是總結性地憑弔南明滅亡和南京的興衰。五十年間,南京城經歷了巨大的變化,蘇崑生作為歷史見證人,有深沉的哀傷。
三人演唱完畢,再安排一個皂隸角色上場。以對白交代三人為多位為國犧牲的忠臣將領殯殮,皂隸知道他們是明朝遺老,就說是新朝廷的撫按老爺派他來訪拿,嚇得三人逃走無蹤。這裏說朝廷徵求隱逸,不是以禮相聘,而是去拿人,又是一番譏諷之詞。
《餘韻》一齣,弔古傷今,抒發亡國的哀思,而且曲詞典雅工麗,深沉婉轉;雖是最後附加部分,但可代表《桃花扇》全劇的基調和文辭風格,被喻為古典戲曲的佳作。
查閱次數:3330
資料來源:
朗讀:甘玉貞(粵)、林珂宇、張雅茜、洪斯穎(普)
|
註釋:《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
導賞:甘玉貞(文)、甘玉貞(粵)

作者/出處

孔尚任

孔尚任,生於清世祖順治五年,卒於清聖祖康熙五十六年(一六四八──一七一七)。字聘之,一字季重,號東塘、岸塘,又稱雲亭山人。山東曲阜人,孔子六十四代孫。孔尚任自幼愛好詩文,讀書於曲阜北石門山中。三十七歲那年,被薦為清聖祖康熙講解《大學》,深受賞識,獲破格提拔為國子監博士。歷任戶部主事、戶部廣東司員外郎等職。晚年回到故鄉曲阜,重過隱居生活。

孔尚任是清初著名傳奇作家。代表作《桃花扇》寫南明朝廷的腐敗和江南志士抗清的決心。經過十年時間,三易其稿才完成,甫面世即轟動一時。除《桃花扇》外,另與顧彩合著《小忽雷》。詩文集有《湖海集》、《石門山集》、《長留集》等。今人汪蔚林輯為《孔尚任詩文集》。

查閱次數:1291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創作背景

本課選自《桃花扇》續四十齣《餘韻》,是全劇的最後一齣,版本據人民文學出版社排印本。《桃花扇》是清代傳奇的佳作。全劇以明末名士侯方域和秦淮名妓李香君的愛情故事為骨幹,寫南明亡國的史實。「桃花扇」劇名的由來,出自李香君力拒田仰逼婚時,以頭撞向屋柱,血濺扇上,楊文驄加以點染,繪成折枝桃花,寄給侯方域的故事。

《餘韻》一齣,寫柳敬亭、蘇崑生歸隱山林,以漁樵為生,偶遇老贊禮攜酒同飲,各自慷慨悲歌,概括了南明興亡的因由,抒發了亡國的哀思。本齣和開頭的《先聲》,前後呼應,洵為劇壇異彩。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精讀 流動應用式
app1 app1 app3
支援Android 6丶IOS 10 或以後的版本
© 2022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私隱政策|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