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作者/出處
顯示全部...
隱藏...
浩浩乎平沙無垠,夐不見人。河水縈帶,羣山糾紛。黯兮慘悴,風悲日曛。蓬斷草枯,凜若霜晨。鳥飛不下,獸鋌亡羣。亭長告余曰︰「此古戰場也,常覆三軍。往往鬼哭,天陰則聞。」浩浩乎平沙無垠12不見人。河水縈帶3,羣山糾紛4。黯兮慘悴,風悲日5。蓬斷草枯,凜若霜晨。鳥飛不下,獸6亡羣。亭長7告余曰:「此古戰場也,常覆三軍。往往鬼哭,天陰則聞。」
無邊無際的漠漠平沙,到處看不到人的蹤影;只見河水像帶子般縈繞着,無數的山巒雜亂地峙列着。昏昏沉沉,悽悽慘慘;風在哀號,太陽沒有光彩;蓬蒿斷了,野草枯了;冷峭、嚴肅,如同霜天的早晨。鳥兒只在天空飛着,不敢下來;野獸沒命跑着,像離失了同伴一般。亭長告訴我說:「這便是古代的戰場。在這兒,不知道曾經覆滅過多少軍隊。直到現在,只要碰上陰雨天,還往往聽見鬼哭的聲音哩!」
傷心哉!秦歟?漢歟?將近代歟?吾聞夫齊魏徭戍,荊韓召募;萬里奔走,連年暴露。沙草晨牧,河冰夜渡。地闊天長,不知歸路。寄身鋒刃,腷臆誰愬?傷心哉!秦歟?漢歟?將近代歟?吾聞夫齊魏徭戍89韓召募;萬里奔走,連年暴露。沙草晨牧,河冰夜渡。地闊天長,不知歸路。寄身鋒刃,腷臆10誰愬?
傷心呀!到底這是那一代的戰場呢!秦朝嗎?漢朝嗎?或者近代的嗎?我聽說那齊和魏曾經徵過兵,戍過邊;楚和韓也曾興過師,動過眾。那些可憐的兵卒,不管山高路遠,奔走萬里;不辭風吹雨打,暴露連年。早上,在沙漠的草場上牧馬;夜晚,在黃河的冰塊上偷渡。地這麼闊,天這麼長,認不清何處是回家的道路。性命早已交給刀鎗,悶着滿肚皮冤屈,不知道該向誰人申訴。
秦漢而還,多事四夷;中州耗斁,無世無之。古稱戎夏,不抗王師。文教失宣,武臣用奇。奇兵有異於仁義,王道迂闊而莫為!秦漢而還,多事四夷;中州耗斁11,無世無之。古稱戎夏,不抗王師12。文教失宣,武臣用奇。奇兵有異於仁義,王道迂闊而莫為!
秦漢以來,糾紛事件,多在邊疆。結果勞師遠征,弄得國內民窮財盡,差不多沒有一個朝代不是這樣。但我們的古代卻不然;古代旳王者政治根本注重文教,縱不得已而用兵,也無論國內國外,誰都不敢抗拒王師。自從後世不重文教,武官開始行時走運,用詐用奇。奇兵原本不同於仁義;這風氣一開,王道便被看做迂闊,誰也不願談,不敢幹了。
嗚呼噫嘻!吾想夫北風振漠,胡兵伺便;主將驕敵,期門受戰。野豎旄旗,川迴組練。法重心駭,威尊命賤。利鏃穿骨,驚沙入面,主客相搏,山川震眩。聲析江河,勢崩雷電。至若窮陰凝閉,凜冽海隅。積雪沒脛,堅冰在鬚。鷙鳥休巢,征馬踟躕。嗚呼噫嘻!吾想夫北風振漠,胡兵伺便;主將驕敵,期門13受戰。野豎旄旗,川迴組練14。法重心駭,威尊命賤。利鏃15穿骨,驚沙入面,主客相搏,山川震眩。聲析江河,勢崩雷電。至若窮陰凝閉,凜冽16海隅。積雪沒脛,堅冰在鬚。鷙鳥17休巢,征馬踟躕18
唉!真可哀可歎呀!我們試一想像:當那老北風振盪沙漠的時候,胡兵乘機進攻;主將輕視敵人,迫得連期門官都調去加入了戰鬥序列。漫山遍野,只見旌旗飄蕩;河灣谷口,只見衣甲發亮。軍法無情心膽戰,軍令森嚴性命賤。犀利的箭鏃穿骨,滾滾的塵沙撲面。敵我拚命搏鬥,山川都像震眩,喊聲動地,如同江河決堤;殺氣連天,好像雷電崩裂。至於碰上那窮冬的陰天,作戰在寒冷刺骨的海邊;積雪陷沒了膝蓋,堅冰凝住了鬍鬚。連騺鳥都不出而隱伏,連戰馬都不進而踟躕。
繒纊無溫,墮指裂膚。當此苦寒,天假強胡,憑陵殺氣,以相翦屠。徑截輜重,橫攻士卒;都尉新降,將軍覆沒。屍填巨港之岸,血滿長城之窟。無貴無賤,同為枯骨,可勝言哉?鼓衰兮力盡,矢竭兮弦絕,白刃交兮寶刀折,兩軍蹙兮生死決。繒纊19無溫,墮指裂膚。當此苦寒,天假強胡,憑陵殺氣,以相翦屠。徑截輜重,橫攻士卒;都尉新降20,將軍覆沒。屍填巨港之岸,血滿長城之窟。無貴無賤,同為枯骨,可勝言哉?鼓衰兮力盡,矢竭兮弦絕,白刃交兮寶刀折,兩軍蹙兮生死決。
綿軍服全沒暖意,直凍得掉了指頭裂了皮膚。偏這天寒地凍,好運道又給了強胡;他們全殺氣騰騰,正抓住我們的弱點,又宰又屠。截斷了我們的輜重,衝垮了我們的隊伍。只殺得長官們投降的投降,戰歿的戰歿。只殺得屍骸填平了大港的岸,鮮血流滿了長城的窟。沒有貴,沒有賤,都成了枯骨萬古沒人管,真是說也說不完!聽吧!鼓聲已經沒勁了,打鼓的已經力盡了;弓弦已經沒聲了,射箭的已經箭光了。瞧吧!白刃交鋒,寶刀斷了;兩軍拚死,命運定了。
降矣哉?終身夷狄!戰矣哉?骨暴沙礫!鳥無聲兮山寂寂,夜正長兮風淅淅。魂魄結兮天沉沉,鬼神聚兮雲冪冪。日光寒兮草短,月色苦兮霜白。傷心慘目,有如是耶?降矣哉?終身夷狄!戰矣哉?骨暴沙礫!鳥無聲兮山寂寂,夜正長兮風淅淅。魂魄結兮天沉沉,鬼神聚兮雲冪冪21。日光寒兮草短,月色苦兮霜白。傷心慘目,有如是耶?
當這生死關頭,投降嗎?一輩子老死夷狄;作戰嗎?轉眼間骨暴沙礫!山谷寂寂鳥兒沒有聲息,長夜漫漫風兒只是淅淅。沉沉的天空,魂魄都結在一堆;冪冪的層雲,鬼神也聚在一起。白天太陽的寒光照着短草;夜晚月亮的苦臉映着霜白。像這樣的戰爭圖畫,誰看了也會感到傷心慘目的吧!
吾聞之︰牧用趙卒,大破林胡,開地千里,遁逃匈奴。漢傾天下,財殫力痡。任人而已,其在多乎?周逐獫狁,北至太原。既城朔方,全師而還,飲至策勳,和樂且閑,穆穆棣棣,君臣之間。吾聞之:22用趙卒,大破林胡23,開地千里,遁逃匈奴24。漢傾天下,財殫力痡25。任人而已,其在多乎?周逐獫狁26,北至太原27。既城朔方28,全師而還,飲至策勳29,和樂且閑,穆穆棣棣30,君臣之間。
我又聽說:從前李牧統率趙國部隊,曾經大破林胡;開闢了千里的地盤,趕跑了強悍的匈奴。到了漢代,雖傾全國人力財力闢土開疆;成績也見不得比李牧強。政治上只在用人得當,光憑量多又能怎麼樣?例如周打獫狁,只憑着尹吉甫文武雙全,一口氣便把部隊挺進太原;終於把獫狁趕走,築城朔方,全師勝利奏凱而還。歸來時皇上安排酒宴賀功,君臣們又同樂,又寫意,又恭敬,又威儀,全都是滿面春風。
秦起長城,竟海為關,荼毒生靈,萬里朱殷。漢擊匈奴,雖得陰山,枕骸徧野,功不補患。秦起長城,竟海為關,荼毒生靈,萬里朱殷31。漢擊匈奴,雖得陰山,枕骸徧野,功不補患。
又如秦築長城,直延長到海邊設關;徒使人民萬里迢迢流血流汗,一轉眼仍然是保不住江山。再如漢打匈奴,雖然得了陰山;可是戰死的屍骨漫山遍野,依舊是論功勞補不過禍患。
蒼蒼蒸民,誰無父母,提攜捧負,畏其不壽?誰無兄弟,如足如手?誰無夫婦,如賓如友?生也何恩,殺之何咎?其存其歿,家莫聞知;人或有言,將信將疑;悁悁心目,寢寐見之。布奠傾觴,哭望天涯,天地為愁,草木淒悲。蒼蒼蒸民,誰無父母,提攜捧負,畏其不壽?誰無兄弟,如足如手?誰無夫婦,如賓如友?生也何恩,殺之何咎?其存其歿,家莫聞知;人或有言,將信將疑;悁悁32心目,寢寐見之。布奠傾觴,哭望天涯,天地為愁,草木淒悲。
戰爭真可咀咒啊!這許多活生生的人民,誰個沒有父母?嬌生慣養,怕他不壽?誰個沒有兄弟?同氣連枝,如足如手?誰個沒有夫婦,客客氣氣,如賓如友?如果男兒定須死沙場,那麼,當年生他是憑了甚麼恩德?如果犯罪才能被殺戮,那麼,現在殺他是犯了甚麼罪咎?他的生,他的死,家裏全不聞知;偶然間,得消息,也是將信將疑。親人成天提心吊膽,唯有夢裏才能聚會。陳酒漿,安靈位,空向海角天涯哭祭;天也愁,地也慘,無情的草木也淒悲。
弔祭不至,精魂何依?必有凶年,人其流離!嗚呼噫嘻!時耶?命耶?從古如斯。為之奈何?守在四夷。弔祭不至,精魂何依?必有凶年33,人其流離!嗚呼噫嘻!時耶?命耶?從古如斯。為之奈何?守在四夷34
可是弔自弔,祭自祭,只不過盡盡人事;到底亡人的精靈魂魄流落何方,還是個茫然的謎。不但如此;老子說大軍後必有凶年;足見不光「死者長已矣」,活着的也不免逃荒走難,不知死在何地何時!唉,真是可歎可哀呀!這是時運不濟嗎?還是命該如此呢?為甚麼從古以來,一直都這樣呢?這到底該怎麼辦?只有以王道來感化四夷,使不進犯,才可以避免戰爭。

導賞

本篇以反戰為骨幹,主張修文教而守四夷;目的在弔古警今。孔子所謂「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論語‧季氏篇》)正是本文所闡發的主題。通篇以反戰為主題,卻不從正面着筆,只從戰爭的殘酷極意渲染;渲染得愈逼真,即反對得愈徹底;猶如畫家畫月,只加意畫雲而月自見;畫雲,只加意畫山而雲自厚;正是一理。文共分五段,茲依次分析如下:
1描寫戰場環境。借亭長之口點題。
2提出「文教」「王道」,乃積極的反戰主張;以見秦漢以來所以戰亂頻仍,即此文教失宣王道莫為的結果。
3極寫戰時之慘。以「嗚呼噫嘻」起,以「傷心慘目」結,不言弔而可弔之意悽然紙上。
4補足第二段「文教失宣,武臣用奇」意。意謂縱使戰爭不可避免,亦只在「任人而已」,如趙用李牧,周用尹吉甫已夠;如秦漢之傾國動員,則終屬「功不補患」。
5從戰前戰後寫,亦即從戰場以外寫,較之第三段專為戰時及戰場之內,又更進一層,亦即反戰之意思更深一層。末結以「守在四夷」句,弔古警今之意油然。所謂「守在四夷」者,勸時君縱不能積極修文德以來之,亦唯宜消極修邊防以備之,切不可好大喜功,擅開邊釁,以蹈「功不補患」之覆轍也。
本篇屬祭文。凡人用文字對鬼神有所申訴慰藉,都用這種文體。這種文體,原則都須用韻。句法則或用四言,或駢散相參,倒可隨便。本篇句法乃屬於後者。至用韻處,可分段列舉如左:
1垠、人、紛、曛、晨、羣、軍、聞為韻(屬十一真,十二文,二韻古通)。
2首三「歟」字為韻;次戍、募、露、渡、路、愬為韻(屬七遇);又次夷、之、師、奇、為為韻(屬四支)。
3首便、戰、練、賤、面、眩、電為韻(屬十七霰);次隅、鬚、躕、膚、胡、屠為韻(屬七虞);次卒、沒、窟、骨、絕、決為韻(屬六月,九屑,二韻古通);次狄、礫、寂、淅、冪、白為韻(屬十二錫,十一陌,二韻古通)。
4首胡、奴、痛、乎為韻(屬七虞);次原、還、閑、間、關、殷、山、患為韻(除「原」字屬十三元外,餘均十五刪)。
5首母(讀如某)、壽(讀如首)、手、友、咎為韻(均屬二十五有);次知、疑、之、涯、悲、依、離、斯、夷為韻(均屬四支)。
查閱次數:133
資料來源:
朗讀:(粵)、程廣寛(普)
|
註釋、譯文:《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
導賞:《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文)、(粵)

作者/出處

李華

李華,字遐叔,唐趙郡(今河北趙縣)人。開元二十三年(公元七三五)進士擢第。天寶中為監察御史,累轉侍御史、禮部吏部二員外郎。善屬文;與當時名士蕭穎士友善。華為進士時,曾做《含元殿賦》萬餘字,穎士很加讚賞;認為在何平叔《景福殿賦》之上,王文考《魯靈光殿賦》之下。李華疑穎士讚詞不實在,另做《祭古戰場文》,故意把稿紙燻成陳舊顏色,夾在佛書裏面。一天,和穎士同讀佛書,發現此文,讀後,又故意考驗穎士說:「這篇文章怎麼樣?」穎士說:「成。」再追問:「依你看,現代人物裏面,誰做得出?」穎士說:「你稍微用點心思,可以做得出。」李華這才驚異拜服。李華又曾給魯山令元德秀做墓碑,由顏真卿寫,李陽冰篆額;因為德秀本人也是文豪,當時人都認這碑為「四絕碑」。安祿山之亂,李華陷賊中,受偽職為鳳閣舍人;事平貶官,卒於家。為文體氣溫麗,著有《李遐叔文集》。

查閱次數:75
資料來源:
《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創作背景

本篇《舊唐書》本傳原名《祭古戰場文》。坊間選本均易「祭」作「弔」,茲從之。此文故事已見上「作者」欄,是作自自矜才藻之作,並非真為弔古戰場而作的。

資料來源:
《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精讀 流動應用式
app1 app1 app3
支援Android 6丶IOS 10 或以後的版本
© 2022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