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classicalchineseliterature.org
篩選出已提供英譯的作品
作者/出處
顯示全部...
隱藏...
慶曆四年春,滕子京謫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廢具興。乃重修岳陽樓,增其舊制,刻唐賢今人詩賦於其上;屬予作文以記之。慶曆1四年春,滕子京謫守巴陵郡2越明年3政通人和4百廢具興5。乃重修岳陽樓,增其舊制6,刻唐賢7今人詩賦於其上;8予作文以記之。
慶曆四年春天,滕子京降職外調為巴陵郡守。一年以後,政事調諧,人心融洽,一切該辦的事全着手興辦起來;於是,重修岳陽樓,擴大過去的規模,刻上唐代名家及現代人吟詠洞庭的詩賦,並囑我寫篇文章,作為紀念。
予觀夫巴陵勝狀,在洞庭一湖,銜遠山,吞長江,浩浩湯湯,橫無際涯,朝暉夕陰,氣象萬千,此則岳陽樓之大觀也;前人之述備矣。予觀夫巴陵勝狀,在洞庭9一湖,銜遠山10吞長江11浩浩湯湯12,橫無際涯13,朝14夕陰,氣象萬千,此則岳陽樓之大觀15也;前人之述備16矣。
就我看來,巴陵風物的佳勝,主要就在洞庭這一湖:浮織着遙遠的山,吞吐着長江的水,浩渺奔流,無邊無岸,璀燦的晨霞,迷茫的晚霧,一天裏面不知道多少變幻,多少風光──這便是岳陽樓的富麗雄奇,前人的描繪已夠充分的了。
然則北通巫峽,南極瀟湘,遷客騷人,多會於此,覽物之情,得無異乎?然則北通巫峽17南極瀟湘18遷客騷人19,多會於此,20物之情,得無異乎?
但這湖,北去直通巫峽,南航遠接瀟湘,失意的官員,善感的詩人,很多在這裏碰頭,觀賞景色的情懷,總該有點差異吧?
若夫霪雨霏霏,連月不開,陰風怒號,濁浪排空,日星隱曜,山岳潛形;商旅不行,檣傾楫摧;薄暮冥冥,虎嘯猿啼;登斯樓也,則有去國懷鄉,憂讒畏譏,滿目蕭然,感極而悲者矣!若夫霪雨霏霏21,連月不開,陰風怒號,濁浪22空,日星隱23,山岳潛形;商旅不行,檣傾楫摧24薄暮冥冥25,虎嘯猿啼;登斯樓也,則有去國26懷鄉,憂讒畏譏27,滿目蕭然28,感極而悲者矣!
試想,如果是霪雨霏霏,連月不停,悲風撼動着地,濁浪掀上了天,日月星辰的光輝隱藏了,山岳在漫漫霧障裏消失了,未出發的商旅,不敢動身,已出發的船隻,斷掉槳,倒掉桅檣,黃昏是一片陰沉,一片虎嘯猿啼──這時來登上這座樓,當然會有作客懷鄉之情,愁人毀謗,怕人挑剔,滿眼悽愴,陷入深沉的悲哀裏去!
至若春和景明,波瀾不驚,上下天光,一碧萬頃,沙鷗翔集,錦鱗游泳,岸芷汀蘭,郁郁青青;而或長煙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耀金,靜影沈璧,漁歌互答,此樂何極!至若春和景明29,波瀾不30,上下天光,一碧萬31,沙鷗翔集,錦鱗32游泳,岸芷汀蘭33郁郁34青青;而或長煙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耀金35靜影沈璧36漁歌37互答,此樂何極!
再看,如果是春暖天晴,波瀾平靜,雲上的天光映着湖裏的天光,望不見邊的碧澄澄的湖水,沙鷗在水面結隊飛翔,銀爛爛的魚在水中往來游泳,岸上是香草,洲頭是蘭花,一片的香,一片的青;或者,長烟橫抹過天空,看皓月流射千里,金燦燦地在水面漂浮,又白瑩瑩地悄悄躺向湖底,漁舟的歌聲,此唱彼和,這快樂,
登斯樓也,則有心曠神怡,寵辱皆忘,把酒臨風,其喜洋洋者矣!登斯樓也,則有心曠神怡38寵辱39皆忘,40酒臨風,其喜洋洋41者矣!
誰又能禁擔得起──這時來登上這座樓,當然會心曠神怡,忘卻了一切得失和是非,舉着杯,迎着風,在快樂中沉醉!
嗟夫!予嘗求古仁人之心,或異二者之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是進亦憂,退亦憂。嗟夫!予42求古仁人之心,或異二者之為,何哉?不以43喜,不以44悲。居廟堂之高45,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46,則憂其君,是進亦憂,退亦憂。
呃,不!我曾探索過古代仁者的胸懷,似乎和這兩種態度都不大相同,為什麼?他們,不因外在境遇而高興,不為個人命運而悲哀,處身在政府高位,就憂慮着人民,潛隱在鄉野遠方,就憂慮着朝政,這樣,豈不是進也是憂,退還是憂,
然則何時而樂耶?其必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歟!噫,微斯人,吾誰與歸!然則何時而樂耶?其必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歟!噫,微斯人47吾誰與歸48
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快樂呢?我想,那一定是「在天下的憂慮之先就去憂慮,在天下的快樂之後才會快樂」了!呵!也間要不是還有這一種人,我更能向誰尋找我的去處?

導賞

岳陽樓在湖南岳陽,樓高三層,下臨洞庭湖,相傳其前身為三國時期吳國都督魯肅的閱兵臺。現時的岳陽樓,則為唐玄宗開元四年(公元716年),張説謫守岳州時,在閱兵臺舊址所建。至北宋慶曆四年(公元1044年),滕子京被貶到岳州巴陵郡為太守,第二年重修岳陽樓,並寫信給范仲淹,並附上一幅《洞庭晚秋圖》,請他作記。范仲淹未嘗到過岳州,便憑藉此圖,於慶曆六年九月寫成了《岳陽樓記》。當時范仲淹被貶官河南鄧州,藉此文抒發鬱悶心情,亦道出「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志向。
就內容而言,本文分五段。
文章首段即切入正題,說明作記之緣由。作者先以「慶曆四年春」點明時間,接着以「謫守」二字,抒寫仕途失意的悲慨,為下文設下伏筆,復道出好友滕子京,被貶官至岳州後,政績卓著,不到一年時間,已做到了「政通人和,百廢具興」,藉此引出重修並擴建岳陽樓,以及作記之事。
在文章的次段,作者先寫自己的看法,點出岳州的美好景色,都集中在洞庭湖之中,先從空間切入,以「銜遠山,吞長江,浩浩湯湯,橫無際涯」數語,極言湖面之廣闊與水勢之浩大;接着從時間着墨,以「朝暉夕陰,氣象萬千」,概說洞庭湖早晚景色的陰晴變化。然後以「此則岳陽樓之大觀也,前人之述備矣」一語承前啟後,回應首段「刻唐賢今人詩賦」句,說明岳陽樓之大觀,已盡在前人詩賦之中,不必重覆記述。最後經「然則」一轉,帶出「遷客騷人」,自然地引出以下兩段,以情景交融的筆法,抒寫其「覽物之情」。
第三段寫覽物而悲者。以「若夫」起筆,作者用四字短句,描寫惡劣天氣下陰慘悲涼的景象。天空陰風怒號,湖上濁浪排空,不但使日星無光,山嶽藏形,也使商旅不敢出行,船隻損壞;暮色沉沉,虎嘯猿啼,聲聲入耳。這時登上岳陽樓,滿眼蕭條冷落,觸景傷情,引發「去國懷鄉」的感慨,既擔心奸人的誹謗,亦害怕小人的譏刺,感傷到極點而悲慟不止。
第四段寫覽物而喜者。以「至若」領起,作者以極為簡練的筆墨,繪出春日晴和、陽光明媚、水天一碧的良辰美景。鷗鳥在天上自由翱翔,魚兒在水裏歡快泳游,岸邊的花草顏色青蔥,散發出濃郁的香氣。夜間可見湖上的煙雲一掃而空,明月照耀着千里大地,浮動的月光閃耀着金光,靜靜的月影沉浸水底,有如璧玉。
漁夫的歌聲互相唱和,帶出無邊的歡樂。這時登上岳陽樓,便會「心曠神怡」,榮辱全忘,舉杯暢飲,臨風開懷,感到無比的歡欣愉悅。
三、四兩段並行而下,陰晴悲喜,兩相對照。所謂情隨景生,作者以對比的寫法,呈現出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情境,藉着這兩段描寫,引出文章的第五段。
第五段是全文重心所在,以「嗟夫」開啟,提出古仁人之心,否定前兩段所寫的兩種覽物之情,提出一種更高的思想境界,那就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古代的仁人,有堅定的意志,不為外界條件的變化而動搖,無論是「居廟堂」還是「處江湖」,是「進」還是「退」,都以民為先,憂國憂民之心始終不變,點明了文章「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主旨。
就藝術而論,本篇亦富特色。分述如下:
文章的題目是《岳陽樓記》,然而,「岳陽樓之大觀,前人之述備矣」,范仲淹沒有對岳陽樓的修建進行具體闡述,而是另闢蹊徑,寫洞庭湖的氣魄壯闊,並寫出「遷客騷人」登樓所見所感,引出末段「古仁人之心」,可見其文構思之精巧。
《岳陽樓記》以單行散句為主,卻穿插了許多駢偶短句,令行文暢達、簡潔凝練。文中駢散結合,句式亦隨文章內容而有所變化。如開頭部分的敘說文字,多用散句,質樸而自然;而中間的幾段文字,寫景狀物的語句,則多用駢句,如「浮光躍金,靜影沉璧」,「日星隱曜,山岳潛形」、「沙鷗翔集,錦鱗游泳」,句麗辭暢、音韻和諧,為文章增添了色彩。至「嗟夫」一段,亦多用散句。駢散交替運用,句式多變,抑揚頓挫,具有很強的藝術感染力。
作者煉字造句的功夫也很深,如「銜遠山,吞長江」,寥寥數語,以「銜」、「吞」兩字,就將洞庭湖氣勢之浩瀚描寫得極為生動。又如「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把豐富的意義熔鑄於句中,可謂字字有力。
全文將記敘、寫景、抒情、議論結合起來,融為一體。尤其是議論部份,精警深刻,雖然字數不多,卻道出了全文的重心,闡述了作者的政治理想,拓寬了文章的境界。
查閱次數:28408
資料來源:
朗讀:楊月波(粵)、賀晨(普)
|
註釋、譯文:《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
導賞:張磊(文)、吳瑞卿(粤)

作者/出處

范仲淹

范仲淹,生於宋太宗端拱二年,卒於宋仁宗皇祐四年(九八九──一〇五二),字希文,蘇州吳縣(今江蘇蘇州)人。幼孤貧,苦學成才,北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一〇一五)進士。初任廣德軍司理參軍,歷任右司諫、樞密副使、參知政事、資政殿學士、官至青州安撫使。仲淹任參知政事時,推行新政,史稱慶曆變法,曾帶兵防禦西夏入侵,在政事和軍事上都有功績。

范仲淹是北宋名臣,也善長詩文,其詩多寫民生疾苦。詞作以邊塞風光和將士生活為內容,風格豪邁,開宋詞豪放派先河。有宋乾道三年(一一六七)鄱陽郡齋刊元天曆(一三二八──一三二九)間范氏歲塞堂修補本《范文正公集》二十卷附《別集》四卷行世。

查閱次數:1275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創作背景

岳陽樓在湖南岳陽,樓高三層,下臨洞庭湖,相傳其前身為三國時期吳國都督魯肅的閱兵臺。現時的岳陽樓,則為唐玄宗開元四年(公元716年),張説謫守岳州時,在閱兵臺舊址所建。至北宋慶曆四年(公元1044年),滕子京被貶到岳州巴陵郡為太守,第二年重修岳陽樓,並寫信給范仲淹,並附上一幅《洞庭晚秋圖》,請他作記。范仲淹未嘗到過岳州,便憑藉此圖,於慶曆六年九月寫成了《岳陽樓記》。當時范仲淹被貶官河南鄧州,藉此文抒發鬱悶心情,亦道出「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志向。

資料來源:
張磊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精讀 流動應用式
app1 app1 app3
支援Android 6丶IOS 10 或以後的版本
© 2022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私隱政策|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