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作者/出處
顯示全部...
隱藏...
不惜千金買寶刀,不惜千金買寶刀,
貂裘換酒也堪豪。貂裘換酒1也堪2
一腔熱血勤珍重,一腔熱血勤珍重,
灑去猶能化碧濤。灑去猶能化碧濤3

導賞

秋瑾是清末傑出的女權提倡者及反清的革命義士。秋瑾生於一個官宦家庭,自幼天資聰穎,過目成誦,嫻於辭令,作品雅緻。後隨父遊宦福建、臺灣、湖南等地。1895年,與王廷鈞結婚,後隨夫移居北京。曾遊歷各地的秋瑾,親睹烈強肆虐中國的情景,內心感慨。幾年後,秋瑾因對家事國事的看法,與丈夫王廷鈞決裂,並於1903年離家出走。從此,秋瑾開始結交時賢,與吳芝瑛、呂碧城等從事女權活動,又認識日人服部繁子,東渡日本,進一步了解西學、女權、革命,性情日益剛烈。革命家陳去病《鑒湖女俠秋瑾傳》說:「(秋瑾)好劍俠傳,習騎馬,善飲酒,慕朱家、郭解之為人。」本詩《對酒》頗能反映秋瑾以身許國、革命終身的豪情壯志。
這首七絕,詩題《對酒》,明顯是秋瑾對酒而作的。「不惜千金買寶刀」,「不惜」二字,虛字及入聲發端,強而有力。「寶刀」,刀劍是傳統詩人作品言志的典型意象,如溫庭筠《過陳琳墓》「欲將書劍學從軍」,刀劍就是象徵建功立業。秋瑾有不少涉及刀劍的作品,如《寶刀歌》、《紅毛刀歌》、《日本鈴木文學士寶刀歌》、《寶劍篇》、《寶劍行》等,吳芝瑛《記秋女俠遺事》亦云:「秋瑾在京師時,攝有舞劍小影,又喜作《寶刀歌》、《劍歌》等篇,一時和者甚眾。」吳芝瑛又指出秋瑾曾在日本購得一把寶刀,所以秋瑾對刀劍極為鍾愛,蓋其內心充滿抱負,欲藉個人力量推動清末女權活動,提升婦女的社會地位,更號召志士推翻腐敗的滿清政府。因此,她不惜千金購買寶刀,裝備自己,寶刀就是革命武器,秋瑾詩中時時以刀抒發其革命的情感,如《寶刀歌》云:「莫嫌尺鐵非英物,救國奇功賴爾收」、「鑄造出千柄萬柄寶刀兮,澄清神州」、「一洗數千餘年國史之奇羞」。所以為了澄清神州,拯救多災多難的人民,秋瑾不惜千金買寶刀,全身投入革命事業。次句「貂裘換酒也堪豪」,呼應詩題《對酒》,拈出其刀酒平生的豪氣。「貂裘換酒」典出《晉書・阮孚傳》、李白《將進酒》等古人以貂裘換酒之事,乘興行樂,豪氣干雲,作為女士的秋瑾亦居然有鬚眉壯男的氣概,「不惜」與「堪豪」互文修辭,俱見其巾幗英雄的豪氣,亦如其《鷓鴣天》所云「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龍泉壁上鳴」,陽剛形象極為突出。「一腔熱血勤珍重」,承接上句豪情壯志,由於有寶刀作伴、又有美酒壯膽,抱負理想更趨堅定,內心熱血也日漸高漲,「勤珍重」三字猶見作者自勉自勵的決心,珍惜每一滴熱血,為革命而活着。「灑去猶能化碧濤」接上句,出人意表,想像力何其豐富,一腔熱血灑去化成滔滔碧濤,意象鮮明,極具氣勢。此句暗用《莊子》「萇弘死於蜀,藏其血,三年而化為碧」之典,相傳周代忠臣萇弘被陷害而死,三年後其血化作碧色,後人遂以碧血形容烈士之血,秋瑾用此典故,流露其堅決革命的決心,以推翻滿清政府為己任,即使付出個人生命,亦在所不惜。因此,全詩情感很像《寶劍行》所云「千金市得寶劍來,公理不恃恃赤鐵。死生一事付鴻毛,人生到此方英傑」,二詩實可以並讀齊美。
綜觀全詩,可見秋瑾一介女士,居然詩情豪氣,躍然紙上,這種豪氣並非傳統詩人純粹借酒癲狂尋樂的豪氣,而是一腔報國的革命氣概,極其難能可貴。又《對酒》的聲調頗為響亮,尤其是「不惜」、「猶能」虛字,開闔有力,「也」、「勤」詩眼用字亦甚老練,使詩歌益顯剛健豪放的藝術色彩。

查閱次數:1585
資料來源:
朗讀:《積學與涵泳——中學古詩文誦讀材料選篇》,香港教育局(粵、普)
|
註釋:《積學與涵泳——中學古詩文誦讀材料選篇》,香港教育局
|
譯文:
|
導賞:《積學與涵泳——中學古詩文誦讀材料選篇》,香港教育局(文)、朱培慶(粵)、程廣寛(普)

作者/出處

秋瑾

秋瑾(公元一八七五——一九〇七年),原名秋閨瑾,字璿卿,號旦吾。後改名瑾,自署鑒湖女俠、惜寸陰主人等。浙江山陰(今紹興)人。生於官宦之家。自幼好學,嫻於辭令,長而喜談辯,善飲酒,愛舞劍。因就國事及家事的看法不同,與丈夫決裂,離家出走。1903年,秋瑾訂交吳芝瑛及日人服部繁子,接觸西學、女學,關心國事。1904年夏,秋瑾東渡日本,學習女子教育,接觸革命思想。次年夏,重赴日本入讀青山實踐女學附設師範班,又加入光復會、同盟會,同年底回國。1906年,任教湖州南潯女校,結交徐自華、徐蘊華,創辦《中國女報》,提倡女權,又積極發展光復會,倡導革命。1907年,主持大通學校校務,組織光復軍,準備舉事反清。不幸,事漏被補。七月十五日在紹興古軒亭口被殺,終年三十三歲。秋瑾善詩文,遺作不少,後人編為《秋瑾集》、《秋瑾全集箋注》。

查閱次數:833
資料來源:
《積學與涵泳——中學古詩文誦讀材料選篇》,香港教育局

創作背景

晚清政局不穩,歷經鴉片戰爭、英法聯軍之役、太平天國之亂、甲午戰爭、八國聯軍入侵,國家積弱,民生困苦,民心思變。又隨着西方文明、民權思想的大量輸入,有志之士紛紛鼓吹改革,辦學興國,啟發民智,提高女性地位;又有革命志士提倡民族主義,積極從事反清的活動,秋瑾就是其中著名的革命義士。秋瑾在短短的生命裏,赴日留學,接觸西學及革命思想,回國從事革命,興學辦報,寫詩詠志。《對酒》,便是秋瑾詩歌的代表作之一。此詩見載張寄涯《秋瑾遇難前小紀》,刊於1926年12月30日《申報・自由談》。張寄涯曾與秋瑾共事革命,此詩得而保存。詩約作於秋瑾自日本返國後,以酒助興,抒發懷抱。《秋瑾全集箋注》(郭長海、郭君兮編)繫此詩於1906年9月所作。或云此詩作於日本。

資料來源:
《積學與涵泳——中學古詩文誦讀材料選篇》,香港教育局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文精讀 流動應用程式
app1 app1app3
支援Android 6丶IOS 10 或以後的版本
© 2024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