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classicalchineseliterature.org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漸霜風淒慘,關河冷落,殘照當樓。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惟有長江水,無語東流。 瀟瀟1暮雨灑江天,一番2清秋。漸霜風淒慘3關河4冷落,殘照當樓。是處紅衰翠減5苒苒物華休6惟有長江水,無語東流7。 
對着江天之間瀟瀟的暮雨,大地又被清洗成淒清的秋天。涼風漸漸越吹越冷,山河益加冷落,殘陽如血映照高樓。到處紅花枯謝,綠葉周零,美好的景物漸漸沒有了,只有長江水默默地向東奔流。
不忍登高臨遠,望故鄉渺邈,歸思難收。歎年來蹤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妝樓顒望,誤幾回、天際識歸舟。爭知我、倚闌干處,正恁凝愁?不忍登高臨遠,望故鄉渺邈,歸思難收8。歎年來蹤迹,何事苦淹留9!想佳人、妝樓顒望10誤幾回、天際識歸舟1112知我、倚闌干處,正恁凝愁?
不忍心登高遠眺,望着遙遠的故鄉總會控制不住回家的願望。感嘆自己一年來總是四處飄零,為了甚麼事老是滯留在外呢?想來她在妝樓上屢屢凝望,多少次錯把遠處駛來的船隻當作心上人的歸舟。她又怎能知道我正倚在欄杆上也是滿腹的憂愁、思念啊!

導賞

一、這首詞寫旅客的淒苦心情,但寫得氣勢雄渾、格調高雅,是柳永「雅詞」的代表作之一。
二、上片用蒼勁的筆觸描繪了一場驟急秋雨後的山河景象。全詞開頭用一個「對」字領起,寫作者登高眺望聽到見到的壯闊之景。接下來一個「漸」字一脈貫穿,由雨後淒冷的霜風引出冷落的山河,日落西山的殘陽,這一切都盡收於「當樓」的遊子眼中。蒼茫寥落的自然景物帶着一種悲壯淒涼的色彩,情感很是凝重。上片末寫秋天花草樹木枯萎凋謝的衰敗景象,美好景物的消失,同長江流水的恆在,形成鮮明的對比,暗暗流露出一種時光永恆、人生無常的悲哀。
三、下片層層深入地抒發遊子情思。「不忍登高」偏已登樓遠眺,懷鄉之情不能自已;感嘆身世飄零,不能歸去卻又不知為甚麼事久久滯留,一種虛無之感油然而生,該回家的念頭越來越強烈。「想佳人妝樓顒望,誤幾回天際識歸舟」,從寫自己思念故鄉轉到寫家人盼望自己,最後又轉到寫自己感情:我知道她在望我,然而她又知不知道我在想她?「爭知我,正恁凝愁!」着眼點屢屢轉換,轉一次,感情便加深一層,手法之巧妙。讓人嘆為觀止。
查閱次數:452
資料來源:
朗讀:錢景亮(粵)、白雪蓮(普)
|
註釋:《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
譯文:邱鎮京、邱宜文,《古典詩詞鑑賞》,文津出版社
|
導賞:邱鎮京、邱宜文,《古典詩詞鑑賞》,文津出版社(文)、錢景亮(粵)

作者/出處

柳永

柳永,生卒年不詳,約生活於宋太宗雍熙四年至宋仁宗皇祐五年(九八七?──一〇五三?)間。字耆卿。原名三變,崇安(今福建崇安)人。屢試不中,長期與樂工歌女交往,過其「偎紅倚翠」風流自賞的生活。仁宗景祐元年(一〇三四)進士,任官陸州團練使推官,官至屯田員外郎,世稱柳屯田。晚景落魄,死後家無餘財,由歌妓合資殮葬。

柳永是北宋著名詞人,精音律之餘,曉通俗文藝,創作了很多慢詞長調。柳詞題材廣泛,而以抒寫羈旅行役和男女愛情的作品為人所稱賞,那些詠讚山河壯麗、描寫都市風光的作品也受到推崇。柳詞廣受歡迎,當時有「凡有井水飲處,即能歌柳詞」的讚語。傳世有《樂章集》。

查閱次數:313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創作背景

柳永《八聲甘州》(對瀟瀟暮雨灑江天)取自《全宋詞》。

《八聲甘州》,一名《甘州》,也是唐玄宗時教坊大曲名,來自西域。曲譜為西涼人所創,後人據以填詞,遂演為詞調。此調前後段共八韻,故又名《八聲甘州》。柳永此詞以第一人稱寫作,前片寫景,皆眼前事物;過拍「惟有長江水,無語東流」,融入感情,可見羈留之無奈。然寫景逼真之外,氣象特大,堪與太白「西風殘照,漢家陵闕」一意匹敵。換頭「不忍登高臨遠」三句,乃一篇主旨所在。「歎年來蹤迹,何事苦淹留」二句倒戟而入,為勾勒留滯苦況而設。「想佳人」二句與「爭知我」一結,兩兩對言,愈見相思之情,深厚真摯,已達海枯石爛之極境。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精讀 流動應用式
app1 app1 app3
© 2021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私隱政策|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