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今日精選
項目介紹
Apps
classicalchineseliterature.org
黔無驢。有好事者船載以入。至,則無可用,放之山下。虎見之,龐然大物也,以為神,蔽林間窺之。稍出近之,憖憖然莫相知。1無驢。有好事者2船載以入。至,則無可用,放之山下。虎見之,龐然大物也,以為神,蔽林間窺之34出近之,憖憖然莫相知5
黔這地方沒有驢子,有好事的人用船載了一隻去。到達後卻無可派用場,把牠放在山下。老虎看到了牠,──這麼龐大的傢伙呀,以為是位神,便隱藏在樹林裏偷偷地窺探。漸漸就走出來靠近牠,小心謹慎地不敢造次,可是仍然猜不透牠是個甚麼東西。
他日,驢一鳴,虎大駭,遠遁,以為且噬己也,甚恐。然往來視之,覺無異能者,益習其聲,又近出前後,終不敢搏。稍近益狎,蕩倚衝冒。他日,驢一鳴,虎大6,遠遁,以為且噬7己也,甚恐。然往來視之,覺無異能8者,9習其聲,又近出前後,終不敢搏。稍近益10蕩倚衝冒11
有一天,驢子鳴叫了一聲,老虎大驚,遠遠地逃跑了,以為牠要來吃自己,非常恐懼。然而再往來看了幾次,覺得牠並沒有別的本領;更加聽慣了牠的聲音,便又來靠近牠,走到牠的前面和後面,但終究不敢招惹牠。後來老虎漸漸不怕了,試着再靠近,更設法戲弄牠,向牠靠近、碰撞、冒犯。
驢不勝怒,蹄之。虎因喜,計之曰︰「技止此耳!」因跳踉大㘚,斷其喉,盡其肉,乃去。不勝怒1213之。虎因喜,計之14曰:「15止此耳!」因跳踉大㘚16,斷其喉,盡其肉,17去。
驢子忍不住怒氣了,便用蹄子踢老虎。老虎便樂了,心裏想:「牠的本領不過這樣罷啦。」於是跳上前去,狠狠地咬牠,咬斷了牠的咽喉,吃盡了牠的肉,便走了。
噫!形之龐也類有德,聲之宏也類有能,向不出其技,虎雖猛,疑畏,卒不敢取。今若是焉,悲夫!18!形之龐也19有德,聲之宏也類有能,向不出20其技,虎雖猛,疑畏21卒不敢取22。今若是焉,悲夫!
唉!形體龐大,看去像是有德的;聲音宏亮,聽來像是有些技能的。如果一直不顯露牠的拙劣本領,老虎雖然兇猛,因為懷疑、畏懼,始終不敢攻擊牠的。現在像這樣的下場,可悲啊!

導賞

《三戒》的主題,作者已經明白寫在「序」裏,即所謂「世之人不知推己之本,而乘物以逞:或依勢以干非其類,出技以怒強,竊時以肆暴,然卒迨其禍。」當時社會上存在着這三種類型的人,結果都是自取滅亡。作者編造了三個動物的故事,藉着故事給人們一個勸導。
作者用的三種動物分別是麋鹿、驢子和老鼠。本篇是第二個故事,用驢子來比仿那些虛有其表毫無實力的人。虛聲雖可以奪人,但終不足恃,一旦紙老虎拆穿,禍患就要臨身了。
這是一個寓言,寓言的文體是敍述文。不過寓言和其他敍述文不同,因為它不只敍述一個故事而已,故事必含着教訓的、勸導的意味;無論它講到的是甚麼動物,總寄託着關涉到對於人的教訓和勸導。換句話說,寓言是講一個故事,但其目的卻不在故事的本身,而是在借故事表達作者的教訓和勸導。直接表達教訓和勸導的文體是議論文。本篇的主題,作者也可以寫成議論文的。不過寓言的作用在暗示,它把教訓和勸導的意思化了裝在讀者眼前活動,讓讀者自己發現,其效果比議論文更大。
寫寓言必須注意三點:1、故事本身要簡單明白,不必要的鋪敍或描寫都得略去,以免分散讀者的注意力;2、教訓和勸導的意旨,雖不正面說出,卻須極為顯明,使讀者容易推想和理解,不致惝怳迷離;3、故事中動物性格須顧及牠們固有的特性,不可失其真實。像本篇所寫驢的喝叫和踢蹄,虎的跳踉大㘚,都是大家公認的牠們的特性。
查閱次數:1262
資料來源:
朗讀:莫菁兒(粵)、程廣寬(普)
|
註釋:《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
譯文:《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
|
導賞:《友聯活葉文選》,友聯出版社(文)、莫菁兒(粵)

作者/出處

柳宗元

柳宗元,生於唐代宗大曆八年,卒於唐憲宗元和十四年(七七三──八一九)。字子厚,河東(今山西永濟)人。德宗貞元九年(七九三)舉進士,初任校書郎,歷任藍田(今陝西藍田)尉,貞元十九年(八〇三)年,任監察御史。王叔文執政時,擢禮部員外郎。其後王氏失勢,柳氏被貶為永州(今湖南零陵)司馬。唐憲宗元和十年(八一五),再貶為柳州(今廣西僮族自治區柳州市)刺史。元和十四年(八一九),病逝於柳州,年僅四十七歲。

柳宗元與韓愈並稱「韓柳」,都是唐代古文運動的領袖。韓愈評他的散文「雄深雅健,似司馬子長」。他的哲理散文,說理透闢。傳記則取材廣泛,形象感人,意味雋永。他的山水遊記,流暢清新,刻劃細緻,寄寓他被貶謫邊遠的愁緒。此外,他也擅長辭賦和詩歌,有《柳河東集》四十五卷,《外集》二卷傳世。

查閱次數:798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創作背景

本課選自《河東先生集》卷三,是《三戒》中的第二篇。孔子說:「君子有三戒」(《論語‧季氏》),柳宗元便用「三戒」作為三篇寓言的總題,意思是告訴人們三件應該警戒的事情。黔,唐代的黔中道,包括現在的湖北、四川、貴州、湖南部分地區,後來改稱現在的貴州地區為黔。本文描寫了一頭外強中虛的驢子,終於被老虎識破而吃掉。按作者在《三戒》前的小序中所說,這是對「出技以怒強」的人的警戒,也是諷刺那種本事不大而又好勝的人。「黔驢技窮」這個成語即出自本文。

資料來源:
《中國文學古典精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免費下載 中國古詩精讀 流動應用式
app1 app1 app3
支援Android 6丶IOS 10 或以後的版本
© 2021 國粹文化有限公司| 私隱政策| 免責聲明
本網站使用cookies, 以提供最佳用戶體驗. 同 意